德政:政权合法性的判断尺度

08-05-28

Permalink 18:55:33, 分类: 社会论丛

德政:政权合法性的判断尺度

德政:政权合法性的判断尺度
作者:王世保

人体有心脏主运滋养一身的血脉,国家同样需要一个政府来管理方方面面的公共事务。政府是一个国家政权的实体,也是一个国家各个公共管理机构的全体。在历史上政府的存在有两种典型的形态:一种是西式的全民选举的公共机关,即民主制政府;一种是东方的世袭的公共管理机构,即君主制政府。无论是民选的民主制政府,还是世袭的君主制政府,政府的本质特征就是一种行使公共管理权的机构。
既然政府属于国家的公共管理机关,其公共权力的行使对象就是其所管辖的人民,这里就涉及到一个核心主题,即一个国家的人民愿意不愿意接受这个政府的管理,这就是国家政权存在的合法性问题。
对于一个国家政权的合法性判断,有人说在君主制社会里,世袭的就是合法的;有人说在民主制的社会里,选举的就是合法的。事实上,无论是世袭还是选举,都是产生政权的一种途径,它们并没有直接决定这个政权的存在到底合法不合法,一个政权合法不合法只有在其有效的运行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我们知道《尚书》是记载中国古代政事的最早的书籍,这本书记录了上古三代统治者的主要政令、政事和言行,它们已经有效地给出了古代君主制社会中人民对于一个政权合法与否的判断标准,我们可以通过《尚书》中记载的两次改朝换代的革命,即商汤革夏桀和周武革殷纣来进行具体探讨。
商汤革命
《汤誓》一文记载了商汤革命理由,我们可以从中分析夏商时期一个旧政权合法性被废弃和一个新政权合法性被确立的理由。
“有夏多罪,天命殛之”。
这是汤认为夏朝失去自己政权合法性的判断尺度,也就是夏桀没有遵循天命行德于天下,为天下百姓谋福利,而是荒淫暴虐,残害人民,这样夏桀也就自动放弃了上天赋予的统治天下的权力,那么天下的百姓就要执行天意来革命。
“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夏桀残暴于天下,触怒了上帝,也就毁弃了自己统治万民的权利,那么我商汤就是奉上天之命来惩罚夏桀的,我必须来讨伐他,不然上帝就会降罪于我,所以我畏惧上帝对我的惩罚,就对夏桀发动了革命,我是遵循天命的,天命已经下降于我。所以,我随之确立的政权也就具备了天命的合法性。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统治天下的王权是由上天来授予的,但上天授予王权的前提就是被授予者必须行德于天下,能够治理好天下的百姓,为百姓谋福利。一旦行王权者不能再行德于天下,而是戕害于百姓,使得百姓民不聊生,那么他就会自动毁弃上天授予的王权。
周武革命
周武革命与商汤革命大同小异,我们可以从《牧誓》的分析中对商汤的革命作出进一步的补充与佐证。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
武王伐纣仍然象商汤一样先列出纣王的罪过,指出纣王荒淫暴虐,残害百姓,自己毁弃了上天的授命,而他自己是有德的,所以接受了上天的授命,来对纣王进行惩罚。同理,上天授命于武王领导天下诸侯讨伐纣王时,也就把未来统治天下的任务交给他了,其前提就是武王能够行德于天下,这样周朝也就确立了自己的政权合法性。
武力夺取国家政权的政府机构,一旦能有效地行德于天下,也就是能够施行德政,那么它的合法性就会自动生效,民众就会承认这个政府机构,并在其管理下安宁幸福地生活。但是,如果它不能行德于天下或者逐渐失德,那么它的合法性也就会自动失效,人民也就会考虑重新更换自己的政府机构,这种更换有君主制下的暴力革命,也有民主制下的靠民选来完成。
民主制社会的政权更换不是象世袭的君主制那样比较激进,采取一种暴力手段推翻已经丧失德行的旧政权,而是靠自下而上的选举。在选举时,新政权产生的合法性往往是预设的,也就是说这个新政权能不能施行德治只有等到选举后有效运行时才能判断,这是只是依据法律程序假设其是合法的。
无论采取哪种途径生成政权,也无论一个国家的政权采取哪种形式运作,其内在的合法性判断尺度也就只有一个,就是这个国家政权是否在施行德政,是否能够全心全意地为人民谋福祉!

中华静修园

王世保先生的学术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