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乱记_03_心中中胡梦中吟

08-12-27

Permalink 18:24:55, 分类: 散文, 往事如石

胡琴乱记_03_心中中胡梦中吟

(中胡)

二十多年前从上海带回一把二胡之时,也带回一把中胡。现时在温哥华常见的中音二胡是音箱稍大的六角中胡,我的那一把却是较大的圆筒中胡。

在乐器店里看子棠哥为我挑选中胡的时候,我听他说过那种中胡的特点,现在虽然记不起他说的话,还是记得他试奏的情形。我在那一天以前没见过四根手指在两根琴弦上跑得那么快,因而联想到半只蜘蛛在蛛丝上急爬。直到今天,我也没见过半只蜘蛛爬蛛丝,但可以断定,让一万零半只蜘蛛去爬,也爬不出那种声势,因为我当年听到的是《打虎上山》。

子棠哥本在上海民族乐团拉高胡,乐团一九七三年解散,上海京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就把他要去,请他搞音响。那时候,上海奇缺搞音响的人才,自学成才的子棠哥常被出国演出的团体借用,很吃香,所以在上海民族乐团于一九七八年复建时也不回乐队。他平日不再练琴,但拿起琴来一拉,依然不同凡响。有一次,他带我去看张学津主演的京剧《谭嗣同》,给我安排了座位,就去调试音响设备。开场后,京胡在乐队里大出锋头,但也一度休止,让高胡奏出一段动人的旋律。散场后我才知道,那段旋律是子棠哥拉的,因为他高胡拉得好,乐队需要高胡独奏时就请他客串。

高胡拉得好的人,中胡不一定拉得好,但我看到他用中胡拉《打虎上山》,彷佛看到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纵马穿林海跨雪原,不禁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说那把中胡好我就买那把中胡。

买到好的中胡,不一定拉得好中胡。其实,我知道自己一定拉不好中胡,因为我不比别人聪明,却比别人懒惰。我连拉了多年的二胡也拉不好,本来不应该去碰中胡,但当年身为乐队的小字辈,只能服从分配。

我们在一九七八年成立的温哥华中华民族乐团名头响亮,实际上是一支编制不合常规的业余乐队,而团员工作忙或家事忙就不来排练,使声部更不均衡。乐团创建之初,我在拉弦组里拉二胡,过了两三年,拉中胡的团友走光了,我就去接班了。

当时,乐团已流失很多乐手,有些声部无人演奏,中胡也就我一个人拉,我无法滥竽充数了。一人拉中胡,弓向错了不要紧,就是不能偷懒,否则又会少了一个声部。我拉不惯中胡,感到双弦又粗又紧,运弓不当就出噪音。从中国回来,我就拉自己的中胡,而琴新蟒皮紧,让我大有机会以噪音和狼音向指挥声明自己不偷懒。:)后来,一位吹笛子的团友伸出援手,为我制作了一个底部接触面较大的琴马,使我的中胡音质变得比较纯净,音色变得比较淳厚。

拉了一段时间的中胡,我对那把琴已经感到满意,但就是对要拉的声部感到不满意。

以前的民乐合奏常用D调、G调,有时也用F调、C调,偶然用用降B调、A调,而中胡一般定音g、d1,因此,拉那些调的时候,内弦的空弦音就分别是简谱的4、1、2、5、6、降7。排练时,我发现有的乐曲给中胡写的一些音符低于内弦的空弦音,因而要翻高八度来演奏。我不胜其烦,就忍不住指责那些作曲家不懂乐器,引得团友都笑起来。后来,我自己学了民族管弦乐法,才知道有些民族乐器的定弦法没有统一,而且,胡琴之中有一种定音比二胡低八度的中胡,其内弦定d,外弦定a。

不过,有些合奏曲的中胡声部确实写得不好,尽管所有的音符都在中胡音域之内。中胡音色丰满、宽厚,在合奏中也可以担任歌唱性的旋律,但有的作曲家只把它拿来填充和弦的内声部,而且只考虑竖的和声关系,不注意横的线条,使中胡的演奏变得十分机械,无比沉闷。因此,我在家里很少拉中胡分谱。

新胡琴要常拉,使皮膜逐渐老化,音色才会日益柔美。我的中胡只在乐队里拉,后来索性被我打入冷宫,因为拉高胡的团友离开了乐队,我又要去接他的班,中胡就由另一位团友去拉。

又过了很多年,更多的团友离去,留下来的也意兴索然,再支撑了几年,就让乐队解散了。:(不再参加音乐活动,我就更少练琴,现在偶尔要“杀鸡”,也只是抄起一把二胡,而不会去惊动在琴盒里酣睡的中胡。然而,看到绿色的琴盒,我依稀听到心中中胡梦中吟,幽幽叙说我还有印象的旧事。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8.12.27
点击(2085) - 评分(376) - 2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44687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沙发哈!
08-12-27 @ 19:02
“我不胜其烦,就忍不住指责那些作曲家不懂乐器,引得团友都笑起来。”
可以想象木木的认真,至今没变。哈哈!
08-12-27 @ 19:11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嗯,欣赏二胡的演奏效果.中胡发出的声部要么较沉闷,要么很高的音...

曉臨的胡琴一定拉得挺漂亮滴!有空时就拉几曲把它录在光盘里然后放在博里咱们欣赏一下呗!



08-12-27 @ 19:14
晓临大哥原来有这么多故事---七八年到现在,中乐团和您,请慢慢告诉我们。
08-12-27 @ 20:36
评论源自: 秋水居士 · http://www.mmmca.com/blog_u8954/index.html
听晓临兄娓娓道来的往事,不胜唏嘘!
08-12-27 @ 21:01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沙发哈!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嗯,欣赏二胡的演奏效果.中胡发出的声部要么较沉闷,要么很高的音...

曉臨的胡琴一定拉得挺漂亮滴!有空时就拉几曲把它录在光盘里然后放在博里咱们欣赏一下呗!
----
小河請先坐坐,叫我拉胡琴,不如叫我去拉木頭,搭個台子讓小河唱一唱。

中胡的音色淳厚開闊,在一些獨奏曲和協奏曲裡得到很好的發揮,小河可以去聽聽獨奏曲《草原上》(劉明源曲)、《憶秦娥》(周成龍曲)和協奏曲《蘇武》(劉洙曲)、《科拉芯草原的傳說》(周成龍曲)等。
08-12-28 @ 00:34
评论源自: 郭慧英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309/index.html
“我不胜其烦,就忍不住指责那些作曲家不懂乐器,引得团友都笑起来。”
可以想象木木的认真,至今没变。哈哈!
-----
那祇顯示了我的膚淺。我們以前演奏的一些樂曲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作品,有的作曲家當年採用定音較低的中胡。
08-12-28 @ 00:35
评论源自: 瓢虫 · http://www.mmmca.com/blog_u4703/index.html
晓临大哥原来有这么多故事---七八年到现在,中乐团和您,请慢慢告诉我们。
----
瓢蟲聽過庇詩中樂團的音樂會,但我在文中提及的溫哥華中華民族樂團,是由海鋒會、青聯、振華聲、清韻、藝林、UBC中國同學會的器樂愛好者聯合創建的。那些團友之中有很多人在六十年代就開始搞民樂,我在樂團成立前夕才參加他們的活動,所以資歷最淺。不過,我在樂團存在的十七年期間一直沒離開過,因此了解它的歷史。這個樂團是在溫哥華生存得最長久的中樂團,曾在本地中樂界產生過相當大的影響,我是應該記敘一下它的歷程。

至於庇詩中樂團,我沒加入,但對它的情況也知道一點,因為我的妻子生前是那個樂團的六位創團成員之一,而我有時也會幫點小忙。
08-12-28 @ 00:40
评论源自: 秋水居士 · http://www.mmmca.com/blog_u8954/index.html
听晓临兄娓娓道来的往事,不胜唏嘘!
----
說來慚愧,我從小喜歡器樂,可是向來懶於練琴,多少年過去了,還是原地踏步。
08-12-28 @ 00:41
评论源自: 曉臨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那祇顯示了我的膚淺。我們以前演奏的一些樂曲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作品,有的作曲家當年採用定音較低的中胡。
--------------------
哪会是肤浅呢?某位人士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现在捣浆糊的人多于认真地人,所以世界不怕了。
08-12-28 @ 10:34
楼上错别字更正:
现在捣浆糊的人多于认真的人。。。
08-12-28 @ 10:36
木木不拉,那只好我拉了。我说的是中胡···这这是不是属于诈胡?
08-12-28 @ 15:47
评论源自: 郭慧英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309/index.html
楼上错别字更正:
现在捣浆糊的人多于认真的人。。。
----
英姐認真地更正錯別字,看來正在向組織靠攏。
08-12-28 @ 20:25
评论源自: 逸立 · http://blog.westca.com/blog_yili/index.html
木木不拉,那只好我拉了。我说的是中胡···这这是不是属于诈胡?
----
詐胡?你要欺騙胡哥?
08-12-28 @ 20:27
胡琴要拉好也不容易,完全靠感覺,就像朋友一樣,相處也靠感覺。呵呵。祝新年快樂。
08-12-29 @ 00:05
琴声依旧,新年却已临近,往事如同一曲琴声,弦音缭绕。
08-12-30 @ 07:35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 http://www.mmmca.com/blog_u4505/index.html
问候!新年快乐!
08-12-30 @ 23:30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曉臨新年快乐!
08-12-31 @ 21:26
评论源自: 温城 · http://blog.westca.com/blog_wencheng/index.html
胡琴要拉好也不容易,完全靠感覺,就像朋友一樣,相處也靠感覺。呵呵。祝新年快樂。
----
溫城說得對,拉琴靠感覺,與朋友相處也一樣,我們從小就會說:拉拉手,好朋友。2009年的日子也拉著手來了,祝溫城在每一個日子裡都找到好的感覺!
09-01-01 @ 00:17
评论源自: zxwsh · http://www.mmmca.com/blog_zxwsh/index.html
琴声依旧,新年却已临近,往事如同一曲琴声,弦音缭绕。
-----
2009年來了,願牛娃新年聽好音!
09-01-01 @ 00:19
评论源自: 昨日咖啡 · http://www.mmmca.com/blog_u4505/index.html
问候!新年快乐!
----
同樂同樂!
09-01-01 @ 00:19
评论源自: 泉水叮咚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276/index.html
曉臨新年快乐!
----
祝小河新年更樂!
09-01-01 @ 00:20
您会一种乐曲,能自娱自乐,真是太好了!
我也喜欢音乐。只能放碟听音乐,而且也不懂乐理,实乃一种遗憾。
09-02-26 @ 23:39
您会一种乐器,能自娱自乐,真是太好了!
我也喜欢音乐。只能放碟听音乐,而且也不懂乐理,实乃一种遗憾。
09-02-27 @ 00:08
评论源自: hongquans · http://www.mmmca.com/blog_hongquans/index.html
您会一种乐曲,能自娱自乐,真是太好了!
我也喜欢音乐。只能放碟听音乐,而且也不懂乐理,实乃一种遗憾。
----
我小時候看到父親教人拉二胡,就自己學著拉,但一直不肯用功,所以到現在也拉不好。因此,我還是樂於被娛--聽別人演奏。

聽音樂不必懂樂理,聽得出樂音的高低、色彩、快慢、強弱以及曲調的節奏,大致上就能領略音樂之美。如果要從樂曲之中聽到更多東西,就要學學與音樂有關的知識,包括樂理。基本樂理並不難學,連小孩都可以學,成年人就不用說了。不過,大人需要自覺性,也需要耐性,因為沒有小孩來監督。:)
09-02-27 @ 04:00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