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桂花及其他

07-09-06

摄影:桂花及其他

影集:故舍花影──摄于旧时家中的花木

桂花之忆

看着近四年前拍的桂花照片,零碎的记忆就像那细碎的花儿,在脑海里飘浮,飘浮……

没在故乡见过桂花,但小时候已知道乡下的月亮里有棵桂花。在我的童年夏夜里,空中没有都市灯光,乡村的圆月特别亮。我躺在水凉的石板上,仰望月亮里面的树影,一边听母亲讲吴刚砍桂树,一边听父亲用二胡拉《月圆曲》。

后来,在温哥华,我见到了作《月圆曲》的黄锦培教授,也见到了桂花。

第一次看到桂花,是在旧房东的屋子里。当年,我和妻子度蜜月回来,租住于朋友的土库中,有一天到楼上去交租,闻到花香,一问才识桂花真面目。朋友见我喜欢桂花,就送给我一棵小苗。

小苗换盆后长得很快,没长多高就开花,而且不断地开。看着朴实无华却芬芳醉人的白色小花,我疑惑了:桂花不是在八月才开的吗?

我相信桂花开于农历八月,是因为我熟悉二胡二重奏《八月桂花遍地开》。这首由同名歌曲改编的乐曲,曾经拉近了我和妻子的距离。那时候,我们还只是普通朋友,仅在温哥华中华民族乐团每周一次的排练中坐在一起,乐团要我们在那一年的音乐会上拉二重奏,她就到我家里去练琴。因为我们的水平都很低,我就选了两首容易拉的二胡重奏曲,其中之一是《八月桂花遍地开》。乐曲拉熟了,我们也拉出了感情。

拉《八月桂花遍地开》拉回来的妻子出生于香港,她在那里的“石屎森林”(混凝土高楼群)中连普通的树也没见过多少棵,自然不懂得我们家的桂花为什么在其他月份也要开。我和她讨论不出什么结果,就去查资料,一查才知道,中国是桂花的故乡,那里的品种很多,常见的也有四种:花橙红色的丹桂、黄色的金桂、黄淡近白的银桂、黄白色而四季常开的四季桂。

花开数季之后,我们带着那盆桂花搬了家,花香就从一个西窗前面的花架上散发开来。过了一段日子,我发现,喜爱那棵四季桂的不但有我和妻子,还有一大批深藏不露的生物──叶螨(spider mite)。那种肉眼几乎看不见的节肢动物虽然很小,对植物的危害却很大。我因此要动用化学武器来消灭它们。但是,当时是冬季,已习惯室温的桂花喷杀虫剂后既不能放在户外,也不宜置于室内。我因此不采用触杀式农药,而用内吸杀虫剂(systemic insecticide)涂一圈在树干上,让桂花在“吸毒”后变成对人对已无害的毒树,专门去毒杀吸树汁的叶螨。

没过多久,叶螨绝迹;再过数月,四季桂叶落枝枯,寿终正寝。我把桂树从盆中拔起,发现涂过农药的那圈树皮已剥离,像炸焦了的马铃薯薄片那样虚贴在树干上。杀虫剂说明书明明说,可以把农药直接涂在长了一年以上的树干上……但我也明明听过有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下一次,我要间接涂药,用塑料薄膜包了树干再涂,不求杀绝叶螨,把那种害虫吓跑就行了。

为了下一次,我多次打电话给本地的花木店,询问桂花何处有,谁知一木也难求。过了好几年,我有一次在闲逛花木店时看到几盆待售的桂花,喜出望外,急忙买了三盆。我把一盆放在书房里,一盆放在前园里,还有一盆送给姐姐。姐姐那一盆没度过冬天,我放在书房里的那一盆后来无疾而终,只有在我家前门外的那一盆生气勃勃。

我知道那棵桂花不是四季桂,所以一到农历七月就细看枝条,希望看到花蕾;可是,八月屡见中秋月,我家桂花总不开。妻子因打扬琴的团友离开乐团而改任扬琴演奏员,不再拉二胡,《八月桂花遍地开》在我家已成“绝响”。四年前,妻子逝去,连扬琴声也随之消失。那盆桂花仍在前园里,枝叶茂盛。过了四个月,不知道农历八月过完没有,桂花开了。我第一次看到银桂,妻子没看到。

再过了大半年,我把旧宅卖去,带着那盆桂花搬来现时的住宅,开辟后园把它种在地里。又过了几个月,时近中秋,桂花再开,我以心耳(mind’s ear)再听《八月桂花遍地开》,可是只听到一个声部。

秋风渐寒,桂花飘零,叶子在晨霜中变得僵硬,冬眠的日子已在逼近……桂树在冬季数次披雪逸立,:)在草本植物东倒西歪的枯茎衬托下显得十分潇洒。冬去春来,草木复苏,桂树萌发新芽。不料,嫩叶稍微伸展一下,就莫名其妙地枯萎了。到了夏天,桂花和前园后园的草木全部失去生机;到了农历八月,桂树已成枯木。

又一个冬天过去了,我在今年春天看到东邻Red Ted于凌晨二时许用有毒的液体淋我的花木。我报警后,那位有病态心理的老大爷没再来捣鬼,但我的泥土已受污染,种什么死什么。后来,我把亲友和邻居给我的花木种在盆里,放在后园中。到了夏天,园子里有了一点绿意,但枯死的桂花还是让我看了感到不舒服,于是把它连根挖掉了。挖的时候没听到《八月桂花遍地开》的乐声。

现在,园中全无桂花的痕迹,家中只有电脑里储存着几张桂花的照片。看着那些朴实无华却散发芬芳的细碎花儿,零散的记忆就像散落的音符,在脑海里飘荡,飘荡……

2007.9.5

桂花
 图1:桂花 学名:Osmanthus fragrans;英文:Sweet-Scented Osmanthus、Fragrant Tea Olive;中文:桂花;摄于:2003.10.31。

桂花
 图2:桂花 学名:Osmanthus fragrans;英文:Sweet-Scented Osmanthus、Fragrant Tea Olive;中文:桂花;摄于:2003.10.31。

唐菖蒲
 图3:唐菖蒲 学名:Gladiolus;英文:Gladiolus;中文:唐菖蒲、剑兰;摄于:2003.7.28。

龙吐珠
 图4:龙吐珠 学名:Clerodendrum thomsoniae;英文:Bleeding Heart Vine、Glory Bower;中文:龙吐珠、珍珠宝莲 、一点红、常山海州、臭牡丹藤;摄于:2003.4.28。这藤本名号甚多,但我最喜欢龙吐珠之名。

仙丹花
 图5:仙丹花 学名:Ixora Chinesis;英文:Ixora、Flame of the woods、Jungle Flame、Jungle Geranium;中文:仙丹花、买子木、卖子木;摄于:2003.8.19。仙丹花还有个名字叫做红绣球,其实开的花也有粉红色的,甚至有黄色的。这种常绿灌木不耐寒,在温哥华不能留于户外过冬。


《影集:故舍花影》编后语

《影集:故舍花影》收辑的是旧宅的花木留影。

在旧宅之中,我和妻子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所以一看到在那里拍摄的花木,就会想起那串日子。妻子下班后喜欢在屋内看书、听音乐或练琴,从来不出去和我一起在庭园里种花,偶尔出去赏花时也显出对植物毫无认识。她记得一个人身上所有骨头的名称,却无法记住一些常见的花名。我以为她对耗去我很多时间和精力的庭园毫不在乎,没想到她病重时会在医院中跟护士说,她想在家里度过她最后的日子,她喜欢我们家的庭园。可是,她那次入医院之后,再也看不到我们家的庭园了。

当年看到自己栽种的草木开花,感到高兴,就拿照相机去拍几张照片,并没想到要为园中植物留下记录。现在把那些照片收辑在一起,主要是为了纪念我和妻子在故舍共度的快乐时日,所以注明拍摄日期。那些照片之中,也有几张是我比较满意的,而大多数只是为了记录,网友若喜欢看,我会感到高兴,若看腻了,我会感到那是正常的反应。只有真实的花才会令人百看不厌,因为观赏者可以从多个角度去细看。

拍下来的花不会凋谢,但也不会有生命,不会有变化;真实的花会衰败,但也会展示短暂生命之可贵,展示短暂生命之可爱。

2007.9.6,凌晨。

点击(5325) - 评分(487) - 2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1295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一叶金枫
原来你的妻子是被你硬“拉”来的···

其实拍下来的花才是永不凋谢的。你妻子在天堂会永远闻到当年庭院里的花香。
07-09-06 @ 06:55
理解你对故舍花影的痴情~
怎么会看腻呀
07-09-06 @ 09:05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一叶金枫
原来你的妻子是被你硬“拉”来的···

其实拍下来的花才是永不凋谢的。你妻子在天堂会永远闻到当年庭院里的花香。
------------
是拉來的,但不是硬拉。拉琴的人都知道,用力要恰到好處,過度則音燥,不足則音虛。

謝謝你的安慰。
07-09-06 @ 14:20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Ingrid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309/index.html
理解你对故舍花影的痴情~
怎么会看腻呀
-----------
可以貼出的故舍花木照片已貼完了,謝謝你來觀看。
07-09-06 @ 14:21
评论源自: 清清小河
喜欢第3.4.5幅照片.漂亮!美!
07-09-06 @ 17:18
图片美丽,文字催人泪下~
07-09-06 @ 18:58
评论源自: 水儿
文章真挚,编后语感人,照片都很漂亮,不知为什么,水儿最稀饭那幅“龙吐珠”。

贤内已逝,有你如此惦记重情,会在天堂安息的。节哀顺便。
07-09-06 @ 20:14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清清小河
喜欢第3.4.5幅照片.漂亮!美!
----------
謝謝小河的欣賞!
07-09-06 @ 21:08
评论源自: Ingrid · http://www.mmmca.com/blog_u12309/index.html
图片美丽,文字催人泪下~
------------
你以前說要看我家客廳那些植物的照片,龍吐珠和仙丹花就是我家當年的室內植物。我遷居後,仙丹花已由於我沒澆水而枯萎。龍吐珠現時在客廳窗前,但見不到陽光,所以不再開花,看來要把它放在窗口朝南的書房裡了。
07-09-06 @ 21:12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水儿
文章真挚,编后语感人,照片都很漂亮,不知为什么,水儿最稀饭那幅“龙吐珠”。

贤内已逝,有你如此惦记重情,会在天堂安息的。节哀顺便。
------------
謝謝水兒!

龍吐珠含苞待放之時特別有趣,開了雖然也好看,但已不成珠。花兒凋謝後,白色的萼片還可以讓人欣賞一段日子。
07-09-06 @ 21:20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一叶金枫
原来你的妻子是被你硬“拉”来的···

其实拍下来的花才是永不凋谢的。你妻子在天堂会永远闻到当年庭院里的花香。
------------
是拉來的,但不是硬拉。拉琴的人都知道,用力要恰到好處,過度則音燥,不足則音虛。

謝謝你的安慰。
-------------------
想起了那句话,叫什么霸王硬什么什么弓?

又:桂花是需要拥抱的···木木,上!
07-09-06 @ 22:05
评论源自: 曉臨
逸立:無拔山之力、缺蓋世之氣的人也能當霸王?連吃霸王餐的膽子我也沒有呢。
07-09-06 @ 22:44
评论源自: 水儿
水儿来看叔叔,看这篇文字挺难过的,特别最后一段。但还是希望叔叔快乐至上。

问好,叔叔周末愉快。
07-09-07 @ 19:13
评论源自: 水晶阿姨 · http://www.crystalvan.com
原来晓临既未移情,也不别恋,采集这么多的花木照片都只为缅怀爱妻,让人感动。。。

喜欢桂花就九月份到桂林一游吧,满城的桂花飘香,怕是在其他城市找不到的。。。
07-09-07 @ 20:55
评论源自: 曉臨
水儿来看叔叔,看这篇文字挺难过的,特别最后一段。但还是希望叔叔快乐至上。

问好,叔叔周末愉快。
---------
謝謝!水兒週末愉快,拍更多滿意的照片!
07-09-07 @ 21:18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水晶阿姨 · http://www.crystalvan.com
原来晓临既未移情,也不别恋,采集这么多的花木照片都只为缅怀爱妻,让人感动。。。

喜欢桂花就九月份到桂林一游吧,满城的桂花飘香,怕是在其他城市找不到的。。。
----------
與妻子共同生活十七年,我已被“改造”,她在我身上留下的影響已不可磨滅。

我以前去過桂林,但可惜是在十二月,錯過了滿城桂香。桂花貌不驚人,芬芳醉人,這也可以說是一種內在美吧?我比較重視內在美。
07-09-07 @ 21:27
评论源自: 陌客
人上了年纪就会怀旧,这一点都不假,特别是在异乡!我在温哥华的这几年就经常会哼唱一些旧曲旧调的,有一首二胡曲旋律很美,记得是一位拉二胡的朋友经常拉的,每想起这首曲调,往日的回忆就会依稀呈现,可这首曲子的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今天读你的帖子,突然看到了:“月圆曲”!就是它!:)

你的图文都很好看,谢谢!
07-09-08 @ 15:41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陌客
人上了年纪就会怀旧,这一点都不假,特别是在异乡!我在温哥华的这几年就经常会哼唱一些旧曲旧调的,有一首二胡曲旋律很美,记得是一位拉二胡的朋友经常拉的,每想起这首曲调,往日的回忆就会依稀呈现,可这首曲子的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今天读你的帖子,突然看到了:“月圆曲”!就是它!

你的图文都很好看,谢谢!
-------
《月圓曲》旋律確實很美,祇不過不知道我們說的是不是同一首樂曲。黃錦培寫的那首器樂曲在旋律上看不出廣東音樂旋法特點,在節奏上又採用廣東音樂少用的四分音符三拍子,但經廣東音樂演奏家加花潤腔,聽來卻是十足的廣東音樂。

黃錦培在廣州時是星海音樂學院的教授,十多年前受聘為卑詩大學教授,後來定居於溫哥華。
07-09-08 @ 22:47
评论源自: 心灵回音
花谢可以再开,人走却不再回。
睹花思人啊。
07-09-08 @ 22:52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心灵回音
花谢可以再开,人走却不再回。
睹花思人啊。
---------------
人生就是如此,與親人在一起的時時刻刻因此值得珍惜。

在網上相聚其實也不容易,所以我也珍惜與博友的交流。希望心靈回音多來指教。

07-09-08 @ 23:10
评论源自: 陌客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陌客
人上了年纪就会怀旧,这一点都不假,特别是在异乡!我在温哥华的这几年就经常会哼唱一些旧曲旧调的,有一首二胡曲旋律很美,记得是一位拉二胡的朋友经常拉的,每想起这首曲调,往日的回忆就会依稀呈现,可这首曲子的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今天读你的帖子,突然看到了:“月圆曲”!就是它!

你的图文都很好看,谢谢!
-------
《月圓曲》旋律確實很美,祇不過不知道我們說的是不是同一首樂曲。黃錦培寫的那首器樂曲在旋律上看不出廣東音樂旋法特點,在節奏上又採用廣東音樂少用的四分音符三拍子,但經廣東音樂演奏家加花潤腔,聽來卻是十足的廣東音樂。
----------------------------

给你一说我倒也有点疑惑了,但你又说是四三拍子的,那一定就是它了!:)
3-6/5--/1-3/2--/3-5/3.2___13/2--/......:))

黃錦培在廣州時是星海音樂學院的教授,十多年前受聘為卑詩大學教授,後來定居於溫哥華。
07-09-09 @ 03:46
评论源自: 曉臨
评论源自: 陌客
给你一说我倒也有点疑惑了,但你又说是四三拍子的,那一定就是它了!
3-6/5--/1-3/2--/3-5/3.2___13/2--/......
------------
你記性那麼好,可見“上了年紀”之語不實。

多年前,我去排練時隔門聽到一位團友在裡面拉《月圓曲》,接著又聽到另一個人拉了幾句。推開門一看,才知道那位團友在跟黃錦培教授學他那首樂曲。黃教授會演奏各種胡琴、揚琴、琵琶和大提琴,但他其實是作曲家和音樂理論家,不能說是演奏家。不過,聽他說,在毛澤東參加的舞會上,他曾在樂隊裡奏樂,毛澤東喜歡中國音樂,一聽到他們演奏西洋樂曲,就說:“甚麼東西!”
07-09-09 @ 20:40
你真是个性情中人,让人感动!
以前在国内也曾盆栽过桂花,花香四溢,很喜欢。
07-09-16 @ 20:22
评论源自: 小刺猬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2578/index.html
你真是个性情中人,让人感动!
以前在国内也曾盆栽过桂花,花香四溢,很喜欢。
-------------
謝謝你的評論。在溫哥華也可以種桂花,盆栽地栽都可以。
07-09-17 @ 21:15
评论源自: claudia
感动!没有想到你也是个很感性的人。希望你能够天天快乐,天天开心,我想这也是你的太太在另一个世界所希望看到的。

07-10-06 @ 18:58
评论源自: claudia
感动!没有想到你也是个很感性的人。希望你能够天天快乐,天天开心,我想这也是你的太太在另一个世界所希望看到的。
--------------
謝謝Claudia!我妻子說過,她相信我會好好地照顧自己。
07-10-09 @ 00:50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