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乱记_04_喜出低价购高胡

09-03-19

Permalink 21:09:16, 分类: 散文, 往事如石

胡琴乱记_04_喜出低价购高胡

(高胡第1号)

在上海买二胡和中胡,可说是早有预谋,在温哥华市买高胡,就算是当机立断了。买一把高胡也不是什么大事,但那胡琴给我的欢乐,到现在还留在心里。

买高胡之时,我在温哥华唐人街附近一家工艺品商店里当售货员,每天一大早就要提前几分钟回店,九点准时开门营业。老板在,我们二人合力工作;老板不在,我一人单干。店员的日常工作不像商品,毫无新奇之处,事隔近三十年,我已想不起把店门插销拔开之后接着要干什么,只记得坐在柜台后的高凳上也要常让目光穿透橱窗,扫射店前人行道。

店外是喜士定东街(East Hastings Street)颇具特色的那一段,马路两边有酒吧,人行道上有体验陶渊明“真意”的朴野之人。那些人从酒吧里飘然而出,在汽车喧嚣声中悠然信步,如履浮云。路边无菊,他们要pick a flower,找不到生长于泥地的植物,就会走近生根于水泥地的建筑物,给墙根浇肥。

我不反对别人因响应a call of nature而随时随地回归自然,但也不想受他们的阿摩尼亚熏陶,所以时刻注意店外动静。一见熟悉的身影晃向橱窗,我就会密切注视;看到此人手触裤头,似有异动,我就会夺门而出,拿起店外软管,快步切入其前路,猛向地面冲水,使来者掉头而去。我动作稍为迟缓,那人若是男的,就会对着橱窗冲洗墙脚,若是女的,就会蹲在墙边冲洗地面,而我就要抽出更多时间,给市政府当街道清洁义工,把刘伶留赠的天然肥料冲得一干二净。

那一天,我在店里往外一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没在橱窗前止步,一直走到门前。他动手一拉,把门拉开,迈步入店。

“Hi,”我高兴地跟他打招呼:“Ronald!”

Ronald不是我们店里的常客,却是我每周一聚的朋友。我们在一九七八年和其他民乐爱好者一起建立温哥华中华民族乐团(Vancouver Chinese Music Association),随后每星期聚会一次,先排练民乐合奏曲,接着去唐人街的老华侨餐厅“秘诗赉路”(B.C. Royal Cafe)喝咖啡。Ronald和我年龄有差别,乐器有差别,但他富有人情味,我很喜欢和他交往。

这位朋友在乐队里演奏中阮,为人也有那种乐器的特点:淳朴宽厚,不擅高调,易致融和。在与团友聊天之时,他会耐心聆听别人高论阔论,等到淊淊终绝,才接口说一两句得体的话。可是,他那一天跟我打了招呼,不容我多说一句,就向我提问:“有没有去看那把高胡?”

“什么高胡?”我反问:“在哪里?”

他向东一指:“在那旧货铺里。”

我无法想象偶有几件西洋乐器陈列于橱窗的二手洋货铺会出售什么样的高胡,向Ronald问明情况,就对老板说:“阿伯,我去看高胡。”老板是我的忘年交,当然支持我的正当爱好了。

Ronald和我踏出门外,转身东行,走到邻店的大橱窗前,就停下脚步。橱窗里摆满杂货,令人眼花缭乱。Ronald适时伸指,把我的视线导向目标。

目标不大,志向不小:一把高胡静卧于敞开的琴盒中,琴筒以蟒皮蒙面,却径直伸出琴杆,让琴杆上端化作小龙,似将破窗腾空。我忙和Ronald走进旧货铺,请售货员从橱窗里把高胡拿出来。

那胡琴以红木作琴筒、琴杆,以黄杨木作琴轴。琴筒圆形,镶了八条黄杨木花边;琴杆下圆上方,顶端盘了一条黄杨木小龙。我持琴细赏,爱不释手……以前见过的高胡只以龙头装饰琴杆,哪会给人精雕细镂一条龙!

请售货员端来椅子,我坐下来调弦试音。那把高胡不是新琴,被人拉过一段日子,琴音已变得圆润甜美。我运弓走指,耳边飘起明亮干净的音色,心中乍现动机:我!要!买!此乐汇虽不及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开头的命运敲门式动机(咪咪咪多──)铿然有力,但也相当果断,预定此琴即将易主之命运。

打定如意算盘,我停弓动口:“我想知道你要什么价钱。”

温哥华一般的商店都是明码实价,旧货铺则不一定标价,顾客进门看中货品,若当旧物来买就少付钱,若当古董来买就多付钱。那把旧琴并非古董,但手工精细音色好,肯定值二百多元,只是那些洋人看来不懂中国乐器,不知道会开出多大的价钱。

那位售货员听了我的话,就说去看看,接着走近橱窗看琴盒,然后回来向我表示,他没看到价目,所以要去问问经理。他再次回来的时候说:“经理也不知道那值多少钱,他请你出价。”

此言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心里一乱,嘴里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我听到Ronald用广州话提示:给他五十块。于是,我张嘴了:“五十块,怎么样?”

售货员一听,又去找经理,转眼间回到我面前,说声“OK”,就去拿琴盒。

琴盒木制,外蒙黑色防雨布,内衬粉红色绒布。我把高胡装入盒中,暗自说道:在上海买胡琴,就要另外掏钱买琴盒,这么好的琴盒可不便宜!我给了售货员五十元,等他把发票交给我,向他说了“Thank you very much”,就提着内有“新欢”的黑盒子喜滋滋地走向门口。

现在已经忘记当时是我自己把门推开还是Ronald抢前代劳,但总是忘不了:我后来带那把高胡回乐队,和他一起演奏过一段又一段美妙的旋律,让乐声在心田里播下一颗又一颗欢乐的种子。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9.03.19

盘龙高胡
 盘龙高胡 在温哥华市从旧货铺以低价买来的高胡。

高胡盘龙
 高胡盘龙 在温哥华买来一把高胡,琴杆上端盘着一条黄龙。
点击(3129) - 评分(444) - 1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