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乱记_03_心中中胡梦中吟

08-12-27

Permalink 18:24:55, 分类: 散文, 往事如石

胡琴乱记_03_心中中胡梦中吟

(中胡)

二十多年前从上海带回一把二胡之时,也带回一把中胡。现时在温哥华常见的中音二胡是音箱稍大的六角中胡,我的那一把却是较大的圆筒中胡。

在乐器店里看子棠哥为我挑选中胡的时候,我听他说过那种中胡的特点,现在虽然记不起他说的话,还是记得他试奏的情形。我在那一天以前没见过四根手指在两根琴弦上跑得那么快,因而联想到半只蜘蛛在蛛丝上急爬。直到今天,我也没见过半只蜘蛛爬蛛丝,但可以断定,让一万零半只蜘蛛去爬,也爬不出那种声势,因为我当年听到的是《打虎上山》。

子棠哥本在上海民族乐团拉高胡,乐团一九七三年解散,上海京剧团《智取威虎山》剧组就把他要去,请他搞音响。那时候,上海奇缺搞音响的人才,自学成才的子棠哥常被出国演出的团体借用,很吃香,所以在上海民族乐团于一九七八年复建时也不回乐队。他平日不再练琴,但拿起琴来一拉,依然不同凡响。有一次,他带我去看张学津主演的京剧《谭嗣同》,给我安排了座位,就去调试音响设备。开场后,京胡在乐队里大出锋头,但也一度休止,让高胡奏出一段动人的旋律。散场后我才知道,那段旋律是子棠哥拉的,因为他高胡拉得好,乐队需要高胡独奏时就请他客串。

高胡拉得好的人,中胡不一定拉得好,但我看到他用中胡拉《打虎上山》,彷佛看到京剧《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纵马穿林海跨雪原,不禁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说那把中胡好我就买那把中胡。

买到好的中胡,不一定拉得好中胡。其实,我知道自己一定拉不好中胡,因为我不比别人聪明,却比别人懒惰。我连拉了多年的二胡也拉不好,本来不应该去碰中胡,但当年身为乐队的小字辈,只能服从分配。

我们在一九七八年成立的温哥华中华民族乐团名头响亮,实际上是一支编制不合常规的业余乐队,而团员工作忙或家事忙就不来排练,使声部更不均衡。乐团创建之初,我在拉弦组里拉二胡,过了两三年,拉中胡的团友走光了,我就去接班了。

当时,乐团已流失很多乐手,有些声部无人演奏,中胡也就我一个人拉,我无法滥竽充数了。一人拉中胡,弓向错了不要紧,就是不能偷懒,否则又会少了一个声部。我拉不惯中胡,感到双弦又粗又紧,运弓不当就出噪音。从中国回来,我就拉自己的中胡,而琴新蟒皮紧,让我大有机会以噪音和狼音向指挥声明自己不偷懒。:)后来,一位吹笛子的团友伸出援手,为我制作了一个底部接触面较大的琴马,使我的中胡音质变得比较纯净,音色变得比较淳厚。

拉了一段时间的中胡,我对那把琴已经感到满意,但就是对要拉的声部感到不满意。

以前的民乐合奏常用D调、G调,有时也用F调、C调,偶然用用降B调、A调,而中胡一般定音g、d1,因此,拉那些调的时候,内弦的空弦音就分别是简谱的4、1、2、5、6、降7。排练时,我发现有的乐曲给中胡写的一些音符低于内弦的空弦音,因而要翻高八度来演奏。我不胜其烦,就忍不住指责那些作曲家不懂乐器,引得团友都笑起来。后来,我自己学了民族管弦乐法,才知道有些民族乐器的定弦法没有统一,而且,胡琴之中有一种定音比二胡低八度的中胡,其内弦定d,外弦定a。

不过,有些合奏曲的中胡声部确实写得不好,尽管所有的音符都在中胡音域之内。中胡音色丰满、宽厚,在合奏中也可以担任歌唱性的旋律,但有的作曲家只把它拿来填充和弦的内声部,而且只考虑竖的和声关系,不注意横的线条,使中胡的演奏变得十分机械,无比沉闷。因此,我在家里很少拉中胡分谱。

新胡琴要常拉,使皮膜逐渐老化,音色才会日益柔美。我的中胡只在乐队里拉,后来索性被我打入冷宫,因为拉高胡的团友离开了乐队,我又要去接他的班,中胡就由另一位团友去拉。

又过了很多年,更多的团友离去,留下来的也意兴索然,再支撑了几年,就让乐队解散了。:(不再参加音乐活动,我就更少练琴,现在偶尔要“杀鸡”,也只是抄起一把二胡,而不会去惊动在琴盒里酣睡的中胡。然而,看到绿色的琴盒,我依稀听到心中中胡梦中吟,幽幽叙说我还有印象的旧事。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8.12.27
点击(2087) - 评分(376) - 2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