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飞天──我要听庇诗中乐团一台好节目

08-10-15

Permalink 01:37:28, 分类: 散文, 生活雜記

期待飞天──我要听庇诗中乐团一台好节目

 期 待 飞 天  

──我要听庇诗中乐团一台好节目

坐一位朋友的汽车去喝茶,喝完还是劳他送我回家。他说要先去乐团拿两张音乐会门票,问我介不介意。我很久没去乐团看看了,当然不介意。

我们说的乐团,是庇诗中乐团,更准确地说,是庇诗中乐协会的会址。走进温哥华市安大略街(Ontario St.)南端的#303-8495号,我看到墙上还是贴满五颜六色的海报,感到音乐气息扑面而来,只是耳边少了乐队的声响。排练厅空无一人,但我向办公室的玻璃窗一看,就发现中乐协会会长Bill(黎焯明)已回来了。我说“回来”,是因为这位有职无薪的“领导”花太多的时间处理会务,以团为家了。

在办公桌前,Bill不时接听电话,回答关于音乐会门票的查询。我知道他们每年都在春、秋二季各开一场音乐会,而且知道,今秋的“民族风情音乐会”将于十月十八日(星期六)晚上八时在Micheal J. Fox Theatre举行,因为Bill在我们喝茶之时说要请我看他们演出,我就问清楚时间地点了。在茶楼上聊天之时,我没多问曲目详情,只听他们说要演奏民乐合奏曲《飞天》,就对那场音乐会有了兴趣。

《飞天》是徐景新、陈大伟的作品,在我以前买的录音带里,就有由上海电影乐团民族乐队演奏的这首乐曲。由于很久没听录音带,我已忘了《飞天》的旋律,只记得引子中口笛如哨长啸,令我梦入幻境,循声寻找飞天奏乐的小菩萨。这一次去听庇诗中乐团演奏《飞天》,肯定不会看到那些小菩萨,但可能会看到将从中国来访的徐景新。

徐景新是我喜欢的作曲家之一,他的钢琴协奏曲《一江春水》我百听不厌,听来听去还是觉得有味道。我听过庇诗中乐团两次公演那首乐曲,第一次由余沛霖演奏钢琴声部,第二次则由陈仁慰主奏。在另一场音乐会上,我还听过庇诗中乐团演奏徐景新的古琴与乐队《大江东去》,由乔珊抚琴。

《大江东去》、《一江春》和《飞天》都有很多声部,乐队编制不齐全就奏不出效果。庇诗中乐团是庇诗中乐协会的主力团,现有几十位乐手,虽然只能组成中型乐队,但一般大合奏需要的乐器基本上都配备,所以能在不改变配器的情况下为观众演奏很多民乐合奏曲。这一次,他们就要在《飞天》之外演奏《喜讯传边寨》、《阿哩哩》、《瑶族舞曲》和《拉特斯基进行曲》等民乐合奏曲。

《阿哩哩》我没听过,据Bill说,那是云南的少数民族音乐。《拉特斯基进行曲》若是老约翰·施特劳斯的Radetzky March,那就是西乐中奏了。以民族乐队演奏西洋古典音乐,那是很辛苦而又很有趣的。《喜讯传边寨》由管弦乐《北京喜讯到边寨》(郑路、马洪业曲)改编成民乐合奏,我记得,原作是要表现“四人帮”倒台的消息传到边疆之时山寨民众欣喜若狂的情景。估计山寨民众没见过四人帮,而很多观众也没听说过四人帮,但大家看到乐队演奏此曲,说不定会手舞足蹈。《瑶族舞曲》也改编自管弦乐,曲名没变,色彩大变,而音乐爱好者提起此曲,多数会联想到改编者彭修文,而忽略了原作者刘铁山、茅沅。

《瑶族舞曲》是庇诗中乐团的保留节目,以前演奏时由张进指挥,这一次由卓纳仕指挥。卓汭仕曾任上海民族乐团常任指挥,移居温哥华后仍活跃于乐坛上,既指挥乐队,又创作乐曲。我以前见过他排练,看到他很认真很有耐心,觉得庇诗中乐团得到他的指导真是幸运。到目前为止,他已指挥过这个乐团的两场音乐会。

在庇诗中乐协会之处,Bill和我的朋友都忙于为即将举行的音乐会处理各种杂务,我则游手好闲,拿了一张音乐会传单细看。我看到,音乐会节目丰富,除了合奏之外,还有唢吶与乐队《社庆》(唢吶:萧晨光)、敲击乐六重奏《老鼠娶亲》(领奏:高超、高跃)、二胡独奏《一枝花》(朱库德)、古筝独奏《彝族舞曲》(黄梓澄)、琵琶四重奏《江南三月》(周晓蒙、潘夏意、傅艺馨、赵梓伊)、以及庇诗儿童合唱团的合唱。

以前欣赏过蔡崇真指挥庇诗儿童合唱团演出,估计她这一次还是会在曲目上兼顾中西。

朱库德的二胡独奏,我已听过很多次,预料他这次拉《一枝花》会有出色的表现,因为他今年在温哥华基温尼诗音乐节中就凭演奏此曲夺得中华民族乐器组总冠军。将要演奏《彝族舞曲》的黄梓澄,则在音乐节中夺得古筝冠军,所以也应该有不俗的表现。而周晓蒙等人以《江南三月》荣获小组冠军,想必有精彩的表演。周晓蒙十岁就进入庇诗中乐团弹琵琶,我早已听过她独奏和领奏,对她很有信心。

在上一场音乐会上,我也听过高超、高跃的鼓乐二重奏《牛斗虎》,看到这对孪生兄弟在台上“阋墙”,觉得十分有趣。他们这次和其他乐手一起演奏《老鼠娶亲》,必有一番热闹。

我没听过萧晨光独奏,只在庇诗中乐团演奏的一些合奏曲里听到他的中音唢吶偶尔出出风头,现在有机会看他在《社庆》中当主角,一定要洗耳恭听。

依常理推测,乐队将会加演一两首乐曲,但我还没向Bill打听,朋友就把手头上的事务办好,向Bill说再见了。后来,我坐着朋友的车子回家,一路上也没问加演的会是什么曲子,因为我当时想:还是留着悬念,等到听完节目表列出的乐曲,就以持久的掌声去追问吧。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8.10.14

点击(2534) - 评分(488) - 3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