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海外谐结他 西洋古乐泛新音

08-08-28

琵琶海外谐结他 西洋古乐泛新音

今年三月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CBC Radio)的听众接触到一首又熟悉又陌生的乐曲,他们相信那是莫扎特的钢琴作品,听来却是结他同一种音色近似lute之弹拨乐器的二重奏。

曲毕,他们听了《西岸演艺》(West Coast Performance)节目主持人的介绍,才知道那是杨广为(David Yeung)改编,并由他和裘莉蓉(Li-Rong Qiu)一起演奏的莫扎特《A大调钢琴奏鸣曲》K331。

对裘莉蓉的姓名,很多人都不感到陌生,因为这位琵琶演奏家曾多次代表中国在世界各地作巡回表演,而在定居加拿大之后也开过数以百计的音乐会。

裘莉蓉十岁开始在中国学琵琶,一九七八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属中学,附中毕业后就直接升上学院,师从孙雪金和卫仲乐,学习琵琶的演奏艺术。一九八五年,她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获艺术学士学位。

她于八四年随学院的老师在温哥华演出之时,杨广为也在台下听众之中。他小时候在广州学过月琴等民族乐器,但后来还是拿起了西方最流行的弹拨乐器──结他。七二年移居温哥华后,经过多年的自学、钻研和苦练,他于八一年分别在卑诗省音乐比赛和加拿大全国比赛中获得二等奖和四等奖。他双手放不下结他,但双耳和双眼也不放过琵琶这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东方弹拨乐器。听着裘莉蓉动人心弦的演奏,他领略到琵琶焕发的中华民族色彩之魅力;看着她那令人目眩的技法,他印证到殊途同归的结他技法。

裘莉蓉八四年来加拿大演出之后,杨广为在八六年去中国举行个人结他演奏会,后来还在八六年去广州为广东省立体声电台录音。广州的星海音乐学院一位研究过结他的琵琶教师对他说,琵琶同结他相似,这两种乐器组成二重奏,互相取长补短,效果会很好。于是,他产生了找合作者尝试一下的念头。

八五年年底,裘莉蓉移居温哥华。她在北美洲各种类型的音乐会上登台,以她的琵琶演奏了很多中国乐曲和一些西方乐曲。但她感到,听众还是认为琵琶只是一种在中国以外鲜为人知的民族乐器,而不是和钢琴、小提琴或结他那样流行全球的国际乐器。她想,中国菜可以走向世界,琵琶也可以走向世界。

她在寻找推广琵琶的途径,杨广为也在探索琵琶国际化的途径。他认为,琵琶的魅力应超逾民族音乐之界限,而用这种乐器演奏西洋古典音乐,就会令它渐渐为西方听众所熟知,渐渐为世界乐坛所接纳。

一致的路向,使两位拿着不同乐器的演奏家碰头了。杨广为把自己的构思告诉裘莉蓉,她就说:“试试看。”

试试,说起来轻松,行动起来才尝到艰辛。西洋古典音乐发展到现代,作曲家在乐器组合方面已作过很多甚至可说是怪异的大胆尝试,但两位演奏家还是找不到一首现成的琵琶、结他重奏曲。于是,杨广为只好自己改编大师的作品。
有了乐谱,就响起了可能要列为世界音乐史上一项创新的音响组合。这乐声不能令地球震动,却足以令杨广为的耳膜躁动。琵琶和结他都是以十二平均律为准的乐器,但他发现裘莉蓉那把上等的琵琶音不准,同结他一起发声,就使他感到耳朵很不好受。

裘莉蓉抗议说,她的琵琶并非音不准,她只承认音准的精确度未达到西洋古典音乐的要求。但是,既然要演奏那种音乐,就要达到那种要求。因此,她让杨广为拆下那把琵琶的相和品,重新计算和测试准确的位置。结果,那把琵琶在动小手术后音准得到改善;而且,由于改用乌木嵌金属的相和花梨木嵌金属的品,这件乐器变得更敏感,音色也变得更明亮、更圆润。

乐器的问题解决了,裘莉蓉却在排练中碰到演奏上的问题。她并非基本功不过硬或技术不过关。要知道,她读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之时,已在中国举行于八零年的首届全国琵琶比赛中获奖。她功底扎实、演奏经验丰富,只不过少接触那种音乐而已。她现在演奏的西洋古典音乐,多数改编自钢琴曲,音域宽广,常常要用高把位,而琵琶的定弦又迫使她在乐曲的快速进行中频频跳指换把。那些作品较长,速度、力度、音色和情绪之变化层次较多,所以在布局处理方面也给她新的挑战。面对挑战,她不回避,终于凭苦练越过了障碍。

裘莉蓉是音乐学院培训出来的民乐演奏家,杨广为是自学成材的古典结他演奏家,他们的音乐背景完全不同,但对音乐的感受和表达十分相似,所以在演奏上合作无间。他们排练了一套曲目之后,加拿大广播公司电台决定让《西岸演艺》节目给他们作一小时的专访。

听了那个电台的广播,加拿大广播公司立体声电台(CBC Stereo)的《立体声之晨》(Stereo Morning)节目主持人对那两位演奏家的二重奏十分欣赏,因此从多伦多前来温哥华为他们作采访录音,接着在五月份播出他们演奏的《卡门组曲》选段。

听众对他们的演奏很感兴趣,纷纷打电话给那两个电台,问那两位演奏家的唱片在什么地方出售。当时,他们正计划先出两张唱片:一张莫扎特专辑,一张《卡门组曲》和西班牙乐曲。知道人们作出热烈的反应,他们就加快了录制唱片的行动。今年十一月,世界上第一张琵琶、结他二重奏激光唱片终于在各大唱片店中同听众见面。

他们那张莫扎特专辑激光唱片问世后,加拿大广播公司立体声电台立刻在《乐音秘闻》(Off the Record)节目中选播了唱片中的《D大调回旋曲》K485。
在十二月上旬收听那次节目的人,可以想象到那两位演奏家令琵琶国际化的努力将和回旋曲一样:坚定不移的主题一再出现,而每次出现都引出新的内容,使音乐之园地越来越丰茂,越来越绚丽。

(1992年发表于《星岛日报》加西版)

___后记___

裘莉蓉1984年随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来温哥华演出时,我曾去听他们演奏,并在音乐会结束后随温哥华一些搞民乐的朋友前往唐人街一家餐馆,与那些音乐家欢聚,但我和裘莉蓉不同桌,所以没交谈。

过了八年,我坐在裘莉蓉面前,隔着她家一张小桌子向她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那一次,我是在采访她及其音乐伙伴杨广为,但我较少向杨广为发问,因为我们是多年好友,我比较了解他的情况。

重阅采访笔记,我看到当时提出的问题主要涉及:
-以琵琶、吉他重奏的形式演奏西方古典音乐的原因;
-那两种器的差异、长处和短处;
-以前有没有琵琶与西方乐器的重奏曲;
-这种尝试碰到的困难;
-这种重奏引起的反应;
-CBC电台何时广播;
-探索的念头怎么产生;
-杨广为的背景和特点;
-裘莉蓉的背景和特点;
-不同的背景是妨碍还是有助于二人的合作;
-录音的磨炼;
-乐曲的选编;
-琵琶演奏西方古典音乐时面临的挑战;
-对这次尝试的总结;
-对此路向的展望。
我记下的内容显示,他们谈得很详细,而且说了很多我没问到的情况。

采访之后,我选用一部分材料写成上面的稿子,交给《星岛日报》加西版发表。我在搬家时已把剪报扔掉,幸好保留了原稿,但无法查出刊载日期,只记得那一年是1992年。

差不多十六年过去了,我已记不清裘莉蓉当年的住宅是不是在西连温哥华市的本拿比市,但清清楚楚地记得,她的桌子上放着一盒精美的点心,而我手拿叉子猜测哪一块最甜。:)我不能确定自己吃的是不是最甜的,但现在想起来还想吃,只是无法向裘莉蓉打听饼家的字号,因为她早已离开温哥华。

杨广为还在温哥华。他虽已不常公演,但没把吉他放下。目前,他在教古典吉他,兼教长笛,而教出来的学生在长笛考级时也能得高分。他1998年在卑诗大学举行大型油画个展《黄山行》之后,对画艺作出更多的探索,而且于近年收了一批素描学生。

上星期,我在他家里看了他的油画近作,还在聊天时听他吹了几句长笛,因为我不知道在长笛上也可以用不同的指法奏同一个音符。在没完没了的闲聊中,我估计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看到杨广为和裘莉蓉的琵琶吉他二重奏,但也听到一个令我惊喜的消息:他将与一位吉他演奏家合作,录制一些长笛吉他二重奏短片,传送到YouTube网站那里去。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8.8.28

裘莉蓉、杨广为:琵琶、吉他二重奏
 图片说明:裘莉蓉(琵琶)和杨广为(吉他)在二重奏中合作无间。

点击(3182) - 评分(412) - 2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