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7-09

夕阳落下了,高楼大厦像剪影一样贴在橙色的晚霞上。明艳的彩霞慢慢暗淡下去,楼房的窗口渐渐明亮起来:夜,在悄悄逼近……终于,一张黑色的巨网把一切裹住,只让万家灯火静静地向外张望。

望见什么?我望到了什么?

远处闪着一片片火光。是北京猿人架起枯枝烧烤猎物,是吴蜀联盟定下计谋火烧曹军,还是六亿神州破釜毁林土法炼钢?

夜空闪出一团团火花。是极光,是炮火,还是焰火?

火花化作点点火星,像荒山兽眼的凶残,像元宵花灯的喧闹,也像平安夜灯饰的祝福。

火星联成条条火炼。是深山举起火把驱除恶魔,是平川舞起金龙喜庆丰年,是城镇驾起汽车追赶时间……

千变万化,多姿多彩!在我心底里,夜,你到底要投下怎样的影子?
夜沉默着……可是,那是什么声音?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夜抹去姑娘的矜持,抹去小伙子的懦怯,悄悄话像熏风习习。

“一百。”“八十。”夜遮不住妓女的憔悴,遮不住嫖客的贪婪,讨价还价似寒风凛冽。

“春宵一刻值万金!”夜总会传来阵阵欢笑;“长夜沾湿何由彻?”破茅屋发出声声悲吟。

嗒嗒嗒,清洁工汗水直滴,擦亮门窗要看晨曦把云雾穿透;砰砰砰,拦路贼心儿乱跳,磨快凶器急待乌云把星月遮掩。

“打雀英雄”挑灯夜战,啪!啪!啪!“叛逆的猛士”灯下漫笔,沙,沙,沙……

为什么突然间万籁俱寂,只听得波涛轻拍船舷?是浔阳江在抚弄停了箫鼓静赏秋月的游人,还是南海在颠簸忍受着伤痛默念亲人的难民?

夜,你那么冷酷,又那么温柔;你那么丑恶,又那么美好!亿万年来跟着我的母亲地球不断飞旋,你本是那么刻板、单调;融进了我的血汗,感染了我的苦乐,你显得那么多变、深沉!

默默地,夜把一切拢入梦乡。可是万家灯火仍在静静凝望。

望什么?我要望到什么?

溶进茫茫黑夜里,我──自己。

1984年9月11日

___后记___

博友小河来访杂石园,说期待佳作。我自己也知道“园容”需要更新,但没写出佳作,只好翻出旧作,以《夜》来掩盖园子的荒芜。

《夜》写于二十四年前,现在重读,感到那时候写东西过于注重形式美,却因雕琢而失去自然美;但是,这篇短文也标志着我的思想有了转变,超脱了绝对而单一的视角。写这篇散文之前,我刚读过《老子》,也看了美学方面的几本书,对自然以及自然与人的关系有了一些想法,于是就借题发挥了。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8.7.9
点击(2113) - 评分(256) - 3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