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邻见闻.西邻之梦

08-04-13

Permalink 22:49:57, 分类: 散文, 西鄰見聞

西邻见闻.西邻之梦

绝早起床打电话给在中国的亲人,初时因线路忙而打不通,后来因对方已关机而打不通,于是倒头再睡,睡得沉沉的,直到人声车声震耳,我才睁开眼睛。

清醒过来,才发现噪音来自后巷。望出后窗,看到半空有一个人和两条起重机吊臂,还看到没被后园围墙遮住的一些人头。原来,电力公司派了二辆起重机车来更换后巷电线杆上的变压器。我虽有兴趣看那些工人干活,但实在受不了机器轰鸣人呼叫的喧闹,最多只看了一分钟,就躲到在屋内另一头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到后园去看前天从朋友家里拿回来的一盆瑞香。这时,后巷里人走车去,新变压器高踞于电线杆上,我在后园里听不到任何声响。

“你的车子在哪儿?”西邻Jeannette的声音突而其来。我望向她的厨房后窗,看到她从半开的窗户中探出头来,卷得紧紧密密的白发像剥去绿叶的花椰菜。听到她说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看到我的汽车停在户前,我告诉她,我把车子停在车库里了。

我的车库没安装电动门,而我近来每个星期要用四五次汽车,觉得进出车库开门关门太麻烦,就把车子停在屋前马路边。我开车出外,通常会在两三个钟头之内回来,因此,Jeannette平日已惯见我的汽车停在屋前。

“深夜没看到你的车子,”西邻说:“我以为你外出未回。凌晨没看到你的车子,我就想,那车子会不会被偷走了?”

Jeannette年纪大,夜里睡几个钟头就会醒一次,醒一次就会走向后窗张望一下,再走向前窗张望一下,然后接着睡,等下一次的什么声音闯进她的梦乡。

我在黎明前打不成电话,没说过一句话,再入睡后做不成梦,也没说过一句梦话,所以不会发出可以闯进Jeannette梦乡的声音。没料到,Jeannette说我本人闯进了她的梦乡。

“你穿著一整套西装,”她说:“你的头发不像现在那样竖起一丛……”

我摸摸头发,插了一句话:“我起床后还没洗澡。”

其实不用我说,Jeannette也看得出来,她因此对我的头发不再作刺眼的描述,反而加以修饰:“你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她说,我站在她面前,就像Kelvin那样衣冠楚楚。Kelvin是她儿子的朋友,比我年轻得多,但我们二人都是她接触得多的华裔,她偶而会把我误称为Kelvin。

Jeannette告诉我,Kelvin到中国去了,因此,站在她面前的肯定是我。“你说,”她声称:“你买了新车。我看到你的旧车停在屋前,后头停了一辆新车。你又说买了新房子。我说你是好邻居,你不要搬走。你说不搬,还是住这儿。”

听西邻这么一说,我乐了:我有一新一旧二辆汽车,还有一新一旧两所房子。再听下去,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老大娘说,我告诉她,我要结婚了。“我问你,她是不是在中国,你说是。我问你,她叫什么名字,你说不知道。我问你,她长得怎样,你说不知道。”

“真有趣!”我笑问:“你的梦灵不灵?”

“灵,”Jeannette说:“我的梦总是跟什么有关连。”她告诉我,梦中一些内容已有着落。今天早上,发型师来替她烫发,把新买的跑车停在梦乡新车停放的地方。她向发型师说梦,并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梦中想到Kelvin。就在这时候,儿子来访,听完母亲述梦就说,他前几天因汽车制动器失灵而撞车,所开的车子与Kelvin有关。Jeannette的儿子以前和Kelvin合伙做名贵跑车进出口生意,Kelvin曾经负责把那辆汽车送去更换制动器,谁知换上的是旧零件。

听到Jeannette说汽车破损人无伤,我就说,梦到Kelvin的结果还不算太糟糕,而梦中的新房子也可能会出现。上星期有人买了我家对面的房子,以后可能会拆旧建新。“你梦里的新房子有了着落,”我对着西邻笑了,“我结婚的事就有希望。”

我的希望在中国。她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她长得怎样?我不知道。我请Jeannette再替我梦下去,可惜这位邻居说,不能故意去梦。

晓临(http://www.mmmca.com/blog_u12485/index.html)
2008.4.12
点击(2307) - 评分(264) - 1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