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08-02-27

Permalink 14:56:31, 分类: 散文, 生活感言

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有一次,我听到一个女孩问妈妈:“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个“他”不是我,而是电影人物,但这个问题唤醒了我的记忆。我记得小时候看电影也要搞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大人也像那位母亲那样,毫不困难地提供答案。后来,我学会了怎样去判断剧中某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惜那时候没有人向我提问。

现在有人提问,虽然不用我回答,我还是思考了一下。没想到,我发现自己丧失了轻而易举地下结论的能力。还好,那女孩没考问我。不过,以前也有人拿好人还是坏人的选择题来问我,只是发问的不是小孩,而问句的主语不是“他”。

当年,我还在工作,不那么忙的时候常去排版部找一位同事John聊天。John以前在香港的中文大学教版画,来了温哥华不教学也不作画,却去干要循规蹈矩的排版工作。那一天,我在看他排版,突然听到他问我:“你觉得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John的版画人物形象独特,不能以常人的眼光去看,他的话也常常出乎对方意料之外,所以也不能以常人的口吻去应对。“我啊,”见他一本正经地等着答案,我胡说八道了:“在好人眼里是好人,在坏人眼里是坏人。”

当时是随口作答,答后再自圆其说,但我其实早就对形象问题有了自己的思考。

在中国之时,见母亲很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我不以为然;来了加拿大,走进社会,我才懂得,别人的目光也会构成一种压力。不过,我也在生活中观察到,大家各有观点,力使人人叫好,反而吃力不讨好。对母亲的做法,我理解了,但认为她那样活得太累了。

我怕累,自然不想学父子抬驴,于是奉行自由主义,凭良知为所欲为,不按牌理出牌。由于言行常常不合潮流,我有时会令人看不惯,但有幸生活于自由社会,很少碰到对我说三道四的人,即使碰到,也可以冷冷地说:“Save your breath to cool your porridge.”(省一口气吹凉你的烫嘴稀饭去。)

温哥华的居民来自五湖四海,大家的民族背景、宗教背景和文化背景都不一样,价值观也不一样,人们互相看出差异,通常可以互相容忍,互相尊重,有时甚至可以互相欣赏。但是,也有人自以为掌握了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标准,喜欢拿着框框去套别人,结果,他看人可气,人看他可笑。

在我看来,人有丰富内容,难以简单地贴上“好人”或“坏人”的标签。我只能看到别人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某种情况下的表现,而又不相信一叶真能知秋,因此不喜欢对人作全面评论,只习惯就事论事,但也随时准备在了解详情后改变看法。同一个人接触多了,我对那个人的认识也会加深,但绝不会认为已把别人看透。

别人也不能把我看透,那不是因为我深不可测,却是因为谁也没有兴趣仔细看我,并因为我有更多的缺点还没亮相,而又有优点将从其他人那里学过来。别人看不透我,我也看不透自己,主要原因是无法转换自我观察的角度。幸好,我可以把不同的人当作镜子,通过他们对我的看法来认识自己。

不同的人对我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看出我不自知的缺点,有的人放大我的优点,有的人找到我还没有的优点或缺点。看别人的评价就像照镜子,镜中人或会有异于心中之我,问题可能出在自我感觉上,也可能出在镜子上。我也像母亲那样重视别人的看法,但只以别人的评价为参照,希望能修正自我写照。有人赞扬,我当然高兴,但不会飘飘然;有人批评,我当然不快,但不会因此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希望得到好评,但不会因此去逢迎别人,我行事自有原则,拿框框来套我的人算是白费劲了。

我没对John自称好人或坏人,因为我只是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在努力使好的一面压倒坏的一面,但要等到盖棺之时才有决战结果。我也没对John说出那么多的感想,只是向他解释道:“好人把我看成好人,坏人把我看成坏人,这是因为好人注视我好的一面,坏人注视我坏的一面。”

晓临(http://blog.westca.com/blog_u12485.php)
2008.2.27
点击(2220) - 评分(373) - 4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