壸形大茶杯

07-10-28

Permalink 01:18:10, 分类: 散文, 生活感言

壸形大茶杯

一家商店的橱窗里陈列着大大小小的彩塑摆设,我受到几个高约一尺的陶人吸引,不禁步入店中。

店不大,却有多种多样的陶瓷工艺品,我目不暇给,便只看一套一套的陶人。那些陶人都是女性,脸上没涂釉,五官雷同,身上的彩釉服装则件件不同,不是中国古代的就是少数民族的。细看之时听到脚步声,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位穿现代便装的女店员走近。

女店员表示,那些陶人会是很好的礼品。听我说只是想看看,她就叫我慢慢看,然后走回靠后的柜台之处。

我看了一会儿陶人,就去看其他工艺品,见一个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小茶壸,伸手拿起一把墨绿色的来看。我喜欢喝绿茶,尤其是龙井,偶尔也喝白毫银针和白牡丹等白茶,但完全不讲究茶具,只知道泡乌龙茶的陶壸之中有紫红色的紫砂壸,看到手中小壸颜色悦目,忍不住问陶土中是不是加了化学物。

“没有,”女店员说:“那是天然的颜色。”接着,她告诉我,那陶土采自台湾,而店内所有的商品都是在台湾生产的。她从柜台上拿起一把小壸和一只小杯,倒了一杯茶请我喝,然后指着堆在一旁的货品说,刚才卖了那些东西,包好了等顾客来拿,“忙到现在才有空坐下来。”

见她有空,我就端起茶杯跟她闲聊。对乌龙茶,我没有兴趣,但不能不承认冻顶乌龙是好茶:“你们台湾的乌龙茶不错。”

她听我这么一说,就问我来自何方,并在知道我是广东人之后说,潮州工夫茶很讲究。

我说我不喝工夫茶,平日就用瓷杯或涂釉烧出的陶杯泡绿茶喝。听她说中国大陆有些人拿着小茶壸叼着壸嘴喝,我笑了:“好豪放!”不过,我说,我只是从电影里看到有人那样喝茶,在现实生活中没见过这种有失礼仪的喝法。

听我提起礼仪,女店员就说,在温哥华参加广东人婚宴的人好没礼貌,吃完一道菜就拿筷子敲饭碗。在我笑问她知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之时,她答道,台湾人从小就懂得不能敲饭碗,在婚宴上大家都敲,她和丈夫也不跟着敲,但坐在那里十分难堪。

我哈哈大笑。聊天之时听她说过最大的儿子三十岁,她自己已五六十岁,我因此推测,这位看来好象四十多岁的台湾妇女已参加过相当多的婚宴,但很少在那种宴会上听到杯盘乱响。于是,我向她解释,那些人不是敲饭碗,而是敲酒杯敲盘子。“你们也应该跟着敲,”我看到她脸上打了问号,就接着说:“那是要求新郎和新娘接吻!”

女店员恍然大悟:原来那是广东人的风俗,并非失仪。

其实,那不仅仅是这里的广东人风俗,我的西邻老大娘是在加拿大出生的第三代乌克兰后裔,她就说自己在婚宴上敲破过几只酒杯──当然,吃西餐用的叉子是金属做的。敲酒杯,无论是用叉子还是用筷子,在喜宴上都是喜洋洋的动作,依我看,那只是有人在吃饭吃得心情舒畅之时要别人接吻而已,算不得失仪。想到这里,心中闪出一个疑问:有人在喝茶喝得心情舒畅之时要与壸嘴接吻,那就算失仪了吗?我突然感到,刚才对那种喝茶法的评论倒是失言了。不同的人会由于不同的理由而作出不同的行动,只要不妨碍别人,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礼仪自由”。这样一想,我立刻享受到“观念自由”:不妨把那些人的小茶壸视为壸形大茶杯。

我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看到有人进店,于是对女店员说:“你忙去吧。谢谢你的茶!”道别后,我转身举步,经过那个货架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好美的壸形大茶杯!

晓临(http://blog.westca.com/blog_u12485.php)
2007.10.27
点击(3122) - 评分(501) - 2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