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月饼

07-09-25

Permalink 00:28:49, 分类: 散文, 我看我看

我看月饼

上个月看到超级市场摆卖月饼,知道中秋节将近,但不知道有多近,直到接了电话,才知道哪一天是佳节。

电话是从牙医那里打来的,说我可以提前四个星期去做上次做了一半或三分之一的根管治疗术。能提前当然好,但我还有顾虑:不会要我很早起床吧?“下午五点半?可以!……噢,中秋节也可以……好,我写下来──下午五点半,九月二十五日……”

又熟悉又可怕的根管治疗术,使我今年不用“古狗”也可以说出中秋节何日到来。其实,我小时候也可以说出当年的中秋节何日到来,但靠的不是“古狗”,而是预期的各种节日美食。

来加拿大之后,我对中外节日全都等闲视之,对以前喜爱的节日美食却不能忘怀。那些食物之中,有一些已多年难得一见,但月饼则年年难得不见。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变得越来越现实,看到月饼的时候再也不去想月亮或嫦娥,只去想甜馅。

从小喜欢甜食,到现在容貌已改,禀性难移,吃甜食吃得令人吃惊。月饼馅甜,自然是我食而不厌的美食,但童年家贫,不能一人独享整个月饼,幸好移居加国之后住在有大量华裔移民的温哥华,每年都可以轻易地买到这种中秋食品。

买了月饼,我不会等到月圆才吃,而会一回到家里就去拿刀,把一个月饼切成四块,先吃一块,才去烧水泡茶。四块月饼吃完了,我已知快乐就在伸手可及之处,于是伸手去拿第二个月饼。

拿到第二个月饼,也就想到健康问题,于是下定决心:只吃四分之一。吃了四分之一,看着露馅月饼中的咸蛋黄,联想到夕阳,再联想到心中的红太阳,于是下定另一项决心: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月饼吗!又吃了四分之一,才发现有一块月饼没带多少蛋黄。蛋黄少,胆固醇自然少,我放心地拿起那块健康月饼。转眼间,第二个月饼已有四分之三深入腹中,剩下的那四分之一孤伶伶的我见犹怜,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不如索性咽下去,好让它与四分之三团圆于腹中。

腹中已有两个月饼,牙齿可以休息,眼睛可没休息。我看着眼前未切开的月饼,也看到了在中国见过的月饼,看到了在温哥华见过的月饼……

离开中国之前,我一直在乡下生活,没见过世面,看到的月饼也只是以豆沙或五仁为馅的。豆沙用红豆加蔗糖制成,五仁是果仁和瓜仁共五种混在一起,也加了糖,所以都是甜的。

来了温哥华,就在第一年的中秋节前看到了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之时耳闻的“金华火腿月”和“蛋黄莲蓉月”,还看到了前所未闻的其他广式月饼:蛋黄椰蓉月、蛋黄冬茸月……那些月饼对我来说是新品种,其实是老华侨早就从广东带来的传统品种。

温哥华早期的华裔移民主要来自广东省的台山、开平、恩平和新会等地,出现于唐人街的月饼式样也反映出那些县的月饼特色。从七十年代开始,香港移民越来越多,我看到的月饼品种也越来越多:蛋黄枣泥月、蛋黄栗泥月……接着,台湾移民大量增加,新的月饼品种也展现在我眼前:蛋黄香芋月、蛋黄凤梨月……

近年来,中国其他省份的移民也一批又一批地抵达温哥华,使这座城市的月饼变得更加多姿多彩。现在,我看到的月饼不仅有糖浆皮的,还有酥皮的和冰皮的。

从外表看月饼,可以看出广式、台式和苏式的分别,但看不出饼馅有什么不同。其实,要知道月饼是什么馅的,也不一定要靠舌头或鼻子,藉助于文字便可。我没有足够的财力去买各种月饼来品尝,但有足够的眼力去阅读饼盒上的小字。看了那些汉字,我知道温哥华的月饼之馅基本上是甜的,采用的材料则包括猪肉、蛋黄、蔬果、种子和花。

以前吃豆沙月饼和五仁月饼的时候,以为月饼之馅只有两种,没想到如今会有人以我在农村见惯的甘薯、芋头和冬瓜为馅,也没想到哈蜜瓜、木瓜、菠萝、芒果、草莓、龙眼、胡桃、红枣、莲子、椰子和栗子会成为饼馅,更没想到玫瑰花、茉莉花、桂花、咖啡、绿茶、乌龙茶和巧克力也会被加入月饼的馅中。很想吃遍看到的各种月饼,可惜这种美食太贵,我只能选购几种特别有吸引力的。

我看,那些不觉得月饼太贵的人在买月饼之时也要挑选,因为大家的喜好都不一样。月饼的多样化,反映了喜好的多样化。虽然由于不能遍吃各种月饼而感到遗憾,我仍然为那种美食的多样化而感到十分高兴,因为,我看月饼,看到人们不再以固定的观念来束缚自己。

晓临(http://blog.westca.com/blog_u12485.php)
2007.9.24
点击(2553) - 评分(403) - 2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