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换霓裳舞卡门

07-06-07

Permalink 18:55:30, 分类: 散文, 樂意隨想

频换霓裳舞卡门

昨晚跟朋友去庇诗中乐团(B.C. Chinese Orchestra)听他们排练,先听了《庆典序曲》(赵季平曲),接着听《玄武湖之春》(周根卢曲),觉得都练得很不错了。排练结束后,指挥走了,乐手或在聊天,或在收拾乐器、谱架和椅子,却有一位朋友在以大提琴拉《玄武湖之春》的一段高胡旋律。

那段旋律在高胡的高音区,用大提琴拉不容易,拉出来也没有高胡华丽的色彩和高胡揉弦的韵味。见那位朋友凭记忆拉得不大流畅,我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还在用功?怎么进了人家的声部了?”他说,那段旋律很好听,所以拉来玩玩。我告诉他,以前在电视上看过有人用低音提琴拉小提琴曲,还听过两张低音提琴CD,简直无法相信那种大笨象似的乐器拉得出那么轻快的乐句。

回到家里,我拿出一张由Jorma Katrama主奏的低音提琴CD,先听了莫扎特本来写给巴松管的降B大调协奏曲,接着听Johann Baptist Vanhal(1739-1813)的《D大调协奏曲》,然后听现代作曲家Frank Proto(1941-)写的《低音提琴与管弦乐队“卡门”幻想曲》(A Carmen Fantasy for Double Bass and Orchestra),听得如痴似醉。

比才(Georges Bizet)的歌剧《卡门》我听不懂歌词,可是依然百听不厌。想来,不少人醉迷“卡门”,所以不满足于那位法国作曲家的原作以及他自取歌剧音乐精华写出的两首组曲,因而选取歌剧的旋律以改编各种器乐曲。除了上述低音提琴“卡门”之外,我听过的有西班牙作曲家Pablo de Sarasate(1844-1908)为小提琴与管弦乐队而作的《“卡门”幻想曲》及其二胡版本(由二胡演奏家高韶青移植并演奏),还有法国作曲家Francois Borne(1840-1920)为笛子与管弦乐队而作的《“卡门”幻想曲》。

昨晚听低音提琴“卡门”,一听再听,一直听到午夜后。今天起床后,找出所有的“卡门”音乐接着听,听得脑袋里满是那位吉卜赛女郎频频换装曼舞的身影。听来听去,我也说不出哪一种装扮的“卡门”最美,倒是觉得各有风情。我想,万物各具个性,各显风采,世间便多姿多彩;若按统一标准加以规范化,要一切向“美”或“好”看齐,世界就会变得单调了。

2007.1.20
点击(2930) - 评分(398) - 1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曉臨雜石園

霧裡看花,自得其樂。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