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 外※ 有※ 雨

06-07-22

Permalink 20:29:18, 分类:

窗※ 外※ 有※ 雨

冬日如五线谱的乐符,高低快慢随意轻奏着、散慢的飘荡着,近了,面无表情地飞逝过。有感于春天的亲切,每天,拖着被阳光拉长影子的身子,穿梭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中,日子,一如既往的漫长。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扶着阶梯栏杆,在瑟瑟的冷风中,欣喜与茫然此消彼长。

曾喜欢入冬的萧杀与沉睡,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沉着;曾喜欢入冬的冰爽与宁静,那是箭在弦上的厚积薄发。却从来没想过,冬日缠缠绵绵、滴滴淅淅的早雨,是那样的叫人怦然心动。对雨的断想、对雨的记忆,总是温馨的、甜蜜的直滋润至心底。叫人依依不舍又念念不忘。

曾万千次想象:在雨中,像个女孩子一样,撑了把洒满白丁香花或郁金香的天蓝色小伞,在马路边有数百年树龄组成的绿化带中,款款地走,是多么的自由和适意!你试想:在风雨充分温润的空气中,雨水的清新,与植物的柔和气息缠绕在一起,有江河奔流时散发的腥味,有瀑布落下时水花的冷森,有森林深处时时弥漫的负离子的馨香。呼吸着这样的空气,在干燥、压抑不知终日的冬日里,真是一种上乘的享受啊!

然真要感谢这场早雨!窗台外的这场早雨,再看看,乖巧地溅洒在窗台上,一串串的,像极了亮晶晶的门帘。你试着轻轻踱步到窗台吧!嘈杂的冬雨,竟把自己隔在了一种山洞孤岛般离世的情境之中。特别是雨缝间的水气,如烟,似雾,层层叠叠向远方辅展,无穷无尽的开始幻化迷离。

刹那间,人世间仿佛开始凄楚迷糊。有爱吗?没有。有恨吗?没有…… 既然,远处是抽象迷离,最少,近在眼前,窗台下还有芭蕉吧。在尽情吮吸着这醉人的甘露,欣喜之余,是否和我一样,先有一阵阵狂喜,接着慢慢地又一点点失落,然后又有一点点释怀。我想会有的。万物有灵性,清晨早起,我们相视而歌;日落归来,我们对灯叠影。患难过,我们心灵相通。所以,我相信:窗外的雨,冲刷掉他等待的不甘,洗涤了我不安分的燥动。 其实……是否最有灵性是窗外的这场雨……看透了人性的复杂与矛盾。

将一种极致的飞跃从天空里倾注而下。这种洋洋洒洒、轻轻松松的发泄滔滔奔流远去,是怎样的一种轻松的洒脱!这不正是在现实中一种斯歇底里的渴望吗?渴望一种完完全全、彻底脱离社会关系的了无牵挂,一种才能得到极致的发挥与个性自由飞翔的精神状态吗?

“一树梨花万树春”,如果,在良辰美景下,“把酒话桑麻”。看山水,山水便有“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的空灵;去郊游,又有“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奇妙。也许,那时也不用裹足于窗前,因一场悄然而至的小雨而沾沾自喜。然思绪远了,不切实际的远了。

事实上,只是实实在在窗外的这场雨,老老实实地揪住在人生旅途的我—游子不羁的心。我仿佛在头不着地、脚不着边的空灵的天际飘荡着,想啊想!摇啊摇。结果是,还是回到这一场冬雨。

我的心在“揪”啊!冬雨满怀挡不住。正如曾有一句诗说“春色满园关不住”。那熟悉的感觉,可以说,是同样的。你看,这窗台的窗门啊,有缝!如同往日渗漏进来的阳光的雨点,星星点点,倚在发梢上滚动,有那一份俏皮;粘在眼皮上,有那一份冰爽。冬雨满怀挡不住,其实,还因为对生活美好的一份向往,对生活美好的一份希望。你看,洋洋洒洒的小雨,总叫不经意想到春天的绿,想到“天街小雨润如麻,草色遥看近却无”那一份春回大地、意趣盎然的生机勃勃。

许多许多…… 雨开始大了,风也来了。躲在窗后,靠在门前,仍然感受到这场雨的汹涌澎湃。忽然使我想到在生活的挣扎、想到生活的平淡。顿时心水至清至灵、大彻大悟。无为有处有还无。执着的,是因为那一份在乎;放不开的,是因为那一份固执、见外。

人总是在企图控制别人,努力奋斗着,殊不知万事万物都有事过境迁,在享受成果时候,心态却升华到一切都是过眼烟去的状态,这不可恨可笑吗?真实的人不可过于纵容自己大奸大恶的脾性,如这场汹涌澎湃的雨大了就会泛滥成灾。来一阵洋洋洒洒的雨点,见好就收。既表白了心意,又播种了喜悦,何乐而不为呢?念及至此,突然,不由自主地,我撑开郁金香的天蓝色小伞,跳出窗台,奔跑到马路边有数百年树龄组成的绿化带中,然后款款地行走。

这时我相信:此次在窗外冬雨里释放,将是一生的轻松.

点击(4756) - 评分(747) - 5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清心野菜根

秋,总掀起人的思念.思念梦里的遍地黄花,思念梦里亲人的音容笑貌.我愿在这思念的季节,我手写我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