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是如何炼成的?思想管制

10-11-28

Permalink 13:32:01, 分类: 思想无语

谎言是如何炼成的?思想管制

谎言是如何炼成的?思想管制


复旦的韦森有一篇说到科斯谈到商品市场和思想市场的管制问题。他说科斯说到这两市场的不同,首先是商品市场由于信息不对称所以需要管制和(或?)规制,这种管制是基于政府公平而有效的;相反思想市场就无效。他们讨论这个命题是想在现实中区分这两种商品的管制差异。我想到的是两者本身的差异的根源和管制实施的效果。
严格意义上,思想产品不是商品,也就是说不是存在一个市场的物品,尽管我们可以买卖思想产品,比如创意,设计等等。但这样进入市场的产品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思想物品,或者纯粹的思想。纯粹的思想没有排他性,一个人取得这个产品不是用交换的手段,而是直接“传播”。从经济学上,纯粹的思想并不具备经济学意义上的稀缺性(即一个人得到,另一个必定失去)。无形的商品(知识产权)具有的排他性是由于它具备实际有形的价值创造,并且可以被他人使用而稀释(其价值),所以它仍有稀缺(稀释)性。真正意义上的思想没这样的特性。所以可以说思想并不是经济物品。
商品市场是否需要管制其实它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对于交换而言,制度(规制)是必要的,它的意义在于有效降低交易成本,而管制是否必要其实并没有科学的结论。我怀疑科斯的本意可能就是指规制(订立交易的规则制度),而不是有一个权力机构来管制。可能不讨论这个区别。无论规制还是管制我们都必须有个前提:那些规定得能有效执行。所以对商品市场的管制(或规制)也必须要有一个准确的检测监督,然后再有一个独立公正有效执行的机构。如何不能有效的检测和监督亦或者没有公正的执行会怎么样呢?可以设想一个下面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村,村中央有个繁华的十字路口,每天那里人很多,路边摊加行人和车很拥挤嘈杂,也容易出事故。村长想一个聪明的办法,在路口划出路线并设置红绿灯。让行人和车在红灯时停,绿灯时通行,这就是个规制,当然村长也可以雇佣一个人站路口,让他决定当前那个可以通行,哪个不可以,这就叫管制。当然无论是规制还是管制,必须有个奖罚准则。比如规定一天都走绿灯,给予奖励,走一次或者二次红灯的给予罚款。或者不听管制人指挥的罚款,听从的奖励。村长每天坐在村办公室让村民来汇报上一天他们是走红灯了还是走绿灯了,再决定奖罚;或者由管制者上报谁听了谁没听指挥。结果会如何?
一个走红绿老实的告诉村长,结果是被罚;另一个走红灯说自己没走,是走绿灯的,结果被奖励。这个制度执行的结果就是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看红灯还是绿灯走路,并且都会说自己全走绿灯了,也就是说从机率上,只要多次走过路口,必定大多数人都会走过红灯,也必定是都说没走过红灯。如果是村长就凭管制者的报告来决定奖罚呢?结果也一样糟糕:一定许多与管制者关系好或给好处的人选择走红灯而报告上去是走绿灯。
简单的故事有个深刻的道理。其一是一个坏的制度比没有制度更糟。它不但凭白增加了社会成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还造就更多的问题。也就是说它更具有效率低向的选择。其二是一个制度如何没有有效的检测监督,那么必定造就谎言社会。没有负反馈(象管制者那样村长的信息渠道单一)也必定造就制度失效,谎言流行。
再回到思想管制(规制)上来,我们立马明白:没有手段来检测一个人思想是否合乎规定的标准而规定一个思想准则,其结果就必然是谎言社会。思想管制的愈严,那么社会的谎言都愈重。当统治者越来越恐惧于社会各种思想的流行的时候,越想控制了解思想,其结果是越得不到真实的思想。
社会谎言盛行必定在于社会存在一个套让人说谎的机制,也就是只是说谎言成为更有效的生存。这套机制一般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规则没有有效的检测监督的手段。二是人们有不按规则行事而更便利的好处。问题是如果人们有这样的好处,那么这个规则是不是就没有效率呢?当然其一是这个规则是没有社会效率的,而具有权力效率,这就是上面那篇文字的分析的内容。其二是它有社会效率,但仅仅对于个别情形时,人伯有“捷径”可寻。任何一个具有总利益最大化的社会集体行为都会有“搭便车”的机会,一个社会规则通常意义下的社会效率,也必定存在个别违反者可以寻找更高效率的机会。
追寻中国传统中的说谎机制,无不是这两都情形所造就。儒学的教诲最终也是教人说谎,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它的社会道德善恶标准没有客观化,也就是没有准确的界定方法,用科学的语言就是没有对讨论对象的精确明晰的定义。没有一个准确的含义的标准就更不可能有有效的检测。搁今天,我们的指导思想理论就更荒唐,说着无聊的永远没有具体内容的空洞的话,所有的对象概念都是可以随意解释,既不要需要面对事实,也不需要自圆其说。说出的那些含混不清的言语,需要别人来“正确”的解读。当我常常看到媒体说某某说法是被误读了,就非常好笑:一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家伙,是如何混上政府的高级领导的呢?非常搞笑地是为了不说“错话”,他们只能说废话和谎话。
不光思想上的管制不可行,就是人类许多行为的管制都一样会演化成谎言这地。只要这个管制没有精确的界定方法和准确的检测标准,管制异化就必定发生。缺乏有效检测监督的制度就是制度的失效,它造就社会的言行不一。“说上流的话,做下流的事”成为社会流行的“潜规则”。
2010-11-28


思考与存在

思考与存在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