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是如何炼成的?信息机制

10-11-28

Permalink 13:31:22, 分类: 思想无语

谎言是如何炼成的?信息机制

谎言是如何炼成的?信息机制


信息反馈的缺失是谎言的基础
喜欢购物的人可能知道电视购物比网上购物虚假问题要严重得多。尽管我们的媒体整天盯着网络说事,但网上的信息许多时候也远比电视可信。分析这样的现象也是很有意思的,那就是我们听说的严重的问题可能并不是真的很严重,而真的很严重的问题我们可能就根本听不到。
为什么电视上谎言最多。你如果只要信了一次电视的,比如电视购物,电视有奖竞猜等等,你就会发现你一定上当了。那些电视购物几乎没有一个产品不是虚假夸大之词,而有奖竞猜百分百就没有任何人接电话看短信,那压根就是全程在放录音录像,根本没有任何主持人呀,接线员呀的东西。为什么电视上谎言会比网上多得多呢?尽管我们的政府天天都在认为网络的虚假严重,天天想着如何整治,其实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真正的满屏满纸的虚假谎言恰恰就是那些被官家严密管制的媒体。许多问题其实都是官家管起来的,比民众自己放纵起来他们的危害要大得多。象以为私有行业有许多问题(比如私人网吧有许多问题)交给政府管就可以改善了这样的想法实在可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些私人行业交给政府去管一定是问题更多更严重。当然政府的优点就是,它可以用相反语言的说出来,而你不能说任何不符合它标准的东西。
比较电视购物和网上购物的虚假欺骗性,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为什么电视上都是虚假欺骗,几乎没真的呢?也就是这个谎言是如何炼成的呢?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了一个永远正确的政府。电视是由“永远正确”领导的。所以它是不会有问题的。任何有问题的疑问都会被消灭的。这样当然它就不可能认识和承认自己有谎言,也没有什么人敢对它有责疑和不满。在这样的没有“负反馈”只有“正反馈”的机制下,任何真实都会被炼成谎言的。网络之所以有真实,也就是因为它有“负反馈”。只有它有虚假欺骗,马上就有人来揭露,这样虚假和欺骗就被淘汰出局了。当然百分百完全真实也是不可能的。但这样一个透明的机制保障了对虚假欺骗的有效扼制。

专制者的“聪明”选择
这个谎言炼成的机制它是随处可见的,其理论原理也很简单。可以说顽固的拒绝压制别人的反对和不同意见是绝对的愚蠢。但这样的愚蠢却是我们专制者极其“聪明”的选择。
在博彩业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由政府主办的彩票就远没有民间甚至不合法的彩票公平。大部分民间的经营者要靠信誉来生存,但政府可以靠权力来生存。同时,民间的经营者有来自消费者和政府法律的双重压力,这决定了他不敢太放肆的欺骗愚弄消费者。而同样的政府主导的经营者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忧。甚至它还可以动用政府权力对付消费者。这种生存的机制决定了它必然放弃信誉生存之道,走上权力生存的道路。不需要信誉自然就以欺骗为手段了。不论最初的条件是怎么的,即便一开始他们也一样有美好的愿望,但在这样的机制下,必然走上这样的道路。这是它的生存机制决定的:权力保证许多时候是利益的高效率选择。

权力选择机制的效率
效率选择就是一种“聪明”的选择。但是自然给了我们两面性,一个“聪明高效率”的选择必然有另一个相对应的负后果,也就是成本或者代价。这个成本给了另一群人来承担了。权力的机制就显然出它的力量价值。在一个自由选择里,成本或者代价是自己承担。但权力选择里选择者不用自己承担选择成本,而只需利用权力来转嫁这个成本。任何时候,成本不会减少,多一次转嫁就多出一份成本,而且最重要的是,由于选择者不用自己承担成本,所以这样的成本效益就不用选择者精细的计算,高点成本也没关系,反正是别人来承担。这个选择必定是高成本低效率的。所以任何情况下,所谓专制会有更高的选择效率这样的说法都是鬼话。所谓的高效率只是针对权力选择者获取利益而言,而不可能是针对总的社会成本。

负反馈的演化:敌人的产生
这样的没有反馈机制就是权力不断使选择者的选择堕落到另一群人的敌对一面。所以权力选择下,敌人是永恒的。因为权力选择者一定需要另一群人来承担其成本,无论是善意的劝告还是不堪的反抗这样的转嫁行为,最终都会演化成权力选择者的敌人。永远的敌人就决定了永远的权力,失去敌人对于权力选择者就意味权力无用武之地而丧失。所以制造敌人也是他们必然的选择。
点击(837) - 评分(108) - 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思考与存在

思考与存在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