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一亿亩建地“红线”是必要的

10-03-09

Permalink 06:32:06, 分类: 杂事闲考

试论一亿亩建地“红线”是必要的

试论一亿亩建地“红线”是必要的
基国已经连续十多年每年的头号文件就是:加大力度保障贱民们的利益,努力加快建房事业的高速发展。基国是个农地多,山地多,草地多的三多国家,历年来建地缺乏。尽管政府千方百计地扩大建地,但可用的建地依然不足。特别是近年来,经济的飞速发展,建筑的人民(简称贱民)都不断占用建地住庄稼养花草植树林,建设房子用地(简称建地)不断被蚕食。各地政府为了经济利益也忽视建地保护。造成建地流失严重。基国最高统帅部中央(简称基管党总部)高度重视保护建地工作,不断三令五申地强调保护建地的重要性,并严厉打击乱占建地,违法违章使用建地。使这一势头得到有力地扼制。
建地问题由来己久,由于它是基本保障性用地,基管党总部历年来高度重视,为了保障全体各民们的房子需要。基管党把所有的房子统一由政府来管理,统一制定建房标准,统一制定租房价格,统一安排各项房子所需。经过基管党这么多年来卓有成效的管理,基国基本做到了贱民有屋可住,工厂有房可开,商家有店可摆,游者有舍可纳。为了有效地建好房子,管好房子,基国制定严厉的建地保护制度。
之所以要这样高度重视基国房子及房子用地的保护,这一点基国有过沉痛的经验教训。在八十年前,那时基国与欧亚国是友好邻邦,由于基国当时底子差,实力薄。欧亚国决定援助基国建出500万幢房子来。但是由于欧亚国突然撕毁协议,再加上恰蓬那年冬天遇上500百一遇大严冬,基国大量的贱民由于无房可蜗而流落林里草丛,结果被冻死8000万贱民。这个惨痛的教训叫基管党及各代的领导人深刻地认识到了,我们必须自力更生,必须把房子当成第一等重要的工作来抓。自那时起,基国制定了非常苛刻的建地保护制度。
有人认为相比来说,吃饭也是很重要的。这个观点至少有几点不对,第一,人一天不吃饭是饿不死的,但严冬季节一天没地方御寒就肯定冻死。基国气候复杂,季节多变,昼夜温差极大,白天也许可以露宿树林庄稼地,夜里是绝对没法支撑下去。第二,没得吃人还可以去林里摘野果,去草地拔草根,也可以去庄稼地吃的地下的种子,连蝼蚁鼠兔都可以在野外找到吃的,何况人呢。但住的呢?动物有窝洞可以避寒,人如果没房,哪里有洞可钻?有人用东亚国曾经没吃饿死几千万,但东亚国饿死完全是自己造成的,他们明明有粮不给子民吃,还要卖去外国。他们狠毒地把子民的口粮和种子都搜走。咱基国英明伟大基管党是一心为贱民,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况且东亚国那档子事,到底真的假还不确定呢!
也有些经基学家指出:房子不够是政府管制造成的。这简单是睁眼说瞎话,基管党和政府八十年来都高度重视房子问题。怎么还是政府造成的?尽管房子由政府统管,并且为了确保低收入贱民有屋可居,政府一直以来实行低租金和补贴措施,这些年来政府给与的补贴总共已达近万亿了。可见政府是一直努力的。但由于基国国情特殊,人多建地少,这个基本国情就是基国房子是一直短缺不足的根本原因。有人以为提高租金,房子问题会缓解,但这样想法太危险,一旦房租提高,贱民住不起,会发生大量贱民无屋可住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冒然地把房子交给私人来管理,那么他们一定会利欲熏心地大大抬高租价,让广大的贱民无屋可住。所以真正有良心的贱民请不要受那么被西洋国眷养的经基学家蛊惑,相信他们最终倒霉的是你们自己,一定要相信党总部和政府。
基国一开始设定的建房子用地必须至少在1.5亿亩。由于基国有数十多亿贱民。这一红线标准其实并不高。但由于这些年来,基国经济快速发展,基国的建地一天一天的被占用减少。尽管有些学者称,现在的建筑技术高了,以前一亩地只能建50-80家房子。而现在一亩地可以建180-250家房子了。所以建地减少并不可怕。但是,现在人们对房子的要求也在提高,以前只要能蜗住就行,现在许多贱民都要求住的好,更要求住的安全。象东亚国一个叫死、不、闻(简称三川)的地方一场地震就倒了几万家房子,死了近十万子民。这样的事作为基国的最高管理者必须高度重视。所以基管党总部仍对此仍不敢掉以轻心,总部大小总管在多个场合还是着重强调建地“红线”绝不可动摇。虽然这个“红线”从最初的1.5到后来的1.2亿亩,而现在我们又经过精心的测算,充分的估计到未来建筑发展的技术水平,把这个"红线"定到1亿亩,这是最后的底线,是绝不能突破的界限。如果我们不能严守这一底线,我们子孙后代决不会答应的。也许到那时,他们就会重新流落林里草丛。说不定在一个天灾严冬里又重演冻死几千万的惨状。
就1亿建地红线问题的出台,它是党总部充分酿酝,经过大量砖家的综合评估科学合理的制定的。“三贱”问题(就是以深入基层下研究贱民,贱区和建地的问题)研究院在积累了几十年的研究成果后发表报告指出:贱民都希望在土地上种庄稼植树林,其根本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建房子投资大,一般的贱民承受不起,从而不愿意从事。而种庄稼投入小,见效快,所以贱民们都想种庄稼。因此政府必须积极扶持。其二,农作物是个易耗产品,象米菜类,一天都要吃好几次,几分钟就使用完了,所以市场需求很大,种植这些利润也就高,贱民们都喜欢为了一点当前利益而放弃建房子。而房子一般可使用好几年,市场需求就小,建房子的利润就少。贱民们都不乐意做。所以政府仍需不断改善用地产业结构,积极扩大房子的需求。第三,政府必须完善贱民的保护体制。当前我们有十八亿贱民,但许多贱民都不愿意从事建房子事业,都想出去种地,由于建房子事业属于劳动强度大,收入低。新生代贱民都想改行做农民、山民、草民以及商民和工民。贱区的人口流失严重,从而导致从事建房子的贱民大大不够。这个现象不扭转,后果是非常可怕的,一旦没有足够的贱民建足够的房子,大量的贱民和非贱民都可能会没房子住。著名御庸经基学家拧不灵高瞻远嘱地指出:正因为有了这些贱民,才有了基国的发展。所以关心贱民,稳定贱民是基国的一项具有深远意义的基本国策。
当然,我们的政府是努力为贱民,基管党也是一心一意为贱民们服务的,这一点是容不得丝毫的怀疑。大总管二总管每年过年都去贱民住的地方与民同欢。有一次二总管去一家贱民住处看到住的屋子上无片瓦后无挡墙,伤心的当场落泪,并严肃地批评陪同的地方分管,及时地指出:一定要解决贱民们住的问题。总管的一席话感动在场的所有人,他也感动了基国。于是基国上下齐动员,狠狠地来了一场“齐抓共管,贱民有居”运动。及时修缮了众多贱民的住处。但是,我们的有些地方政府少数官员,他们对贱民漠不关心,只重视经济发展,不重视建地保护和房子建设。一些贱民也想方设法地逃避监管,为了一点点的经济收益,总是在建地种庄稼植树林养花草,虽然做这些他们能多赚些钱,也许好的时候一亩地能收上个上千元,而建房子投资大,收益差,许多贱民都不乐意做。他们只有短期赚钱的念头,从来没有为其子孙后代着想。没有想想万一出现天灾,大量的贱民们没有房子可住的可怕后果。以为天气暖和了,住的差点没关系。就忽视住房子的建设忽视建地的保护。这是非常要不得的思想。
诚然,一些贱民由于思想境界低,眼光短浅,出现这样的认识是不足奇怪的。关键是我们的地方政府中一些官员也是这样混混噩噩,把自己视同一般贱民。这样的思想才是真正的危险。当然大多数官员都是清醒的,他们积极宣传建地保护的重要性。同时对擅自改变建地用途的贱民给予严厉打击。基管党总部根据新形势下的新问题新特点,不断地出台新的政策。
比如前年,总部发出了严厉打击囤地不建的贱民,其实那些都不是普通的贱民,他们非法从普通贱民手里购买(由于土地法限制购买是不允许的,所以私下非法或者以租的名义再获得建地的使用权)建地,然后违规改变用途。有一个土地商居然一次承租1000亩建地,用来种稻麦玉米等庄稼,一年即非法获取暴利近100万。可以这些黑恶贱商是多么的猖狂。部分地方官员在收取这些贱商的好处之后就睁一眼闭一只眼,放任他们肆意侵占建地。这个势头不打击,势必带来严重后果,党总部及时迅猛地出击,严厉地打击了这些侵占建地的行为,净化了建地保护的环境。
再说去年,基管党总部都发出头号文件指出对没条件建房贱民给予扶持。许多贱民由于收入低下,没经济力量建房子。建房子不象种地,只要撒点种子就可以,房子需要大投入。一般的贱民投入不起,就把建地空了,或者偷偷改种庄稼树木花草等。有些贱民房子破了倒了也没钱重建也使得建地走上了非建地的用途。党总部在严厉打击的同时也积极帮扶。在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强力政策下。各地掀起了轰轰烈烈地保护建地运动。去年我们优惠扶持贱民建房子,总共估计有300多万家。每个房子只要贱民建起来就补贴一堵墙。对放置不建者一共罚款了500万家。它充分地调动了贱民建房子的积极性。同时对地方政府就建地实行"一票否决制"。凡地方政府一级的官员,建地保护不力的,一律不能升迁。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千头万绪,房子为柱。今年基管党总部又发了头号关于建地保护的文件,再一次证明,党总部是非常关心广大贱民的利益,把贱民放在第一位是党的永远纲领。也再一次证明了建地保护是重要中的重要。经过这么多年,经济飞跃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贱民幸福一个节奏一个节奏的涨。但建地保护永远也不能松懈。我们要努力把建房子建上新阶段,从有的住,到住的好,住的安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进取。我相信在党总部的正确领导指挥下。贱民的一定会住的更好,住的更美。

注:建地:用于建房子的土地;山地:用于植树林的土地;草地:用于养花草的土地;农地:用于种庄稼的土地。为了规范土地用途,保障建地的需要,基国制定土地法规定,所有土地必须按用途使用,禁止把建地改着其他用途的土地。同时立法禁止私下的土地买卖和租用。
2010-3-10


思考与存在

思考与存在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