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费毛病都是美国人惯出来的

17-02-22

Permalink 20:20:36,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小费毛病都是美国人惯出来的

17世纪发明小费的英国绅士淑女很无辜 好多旅行目的地的小费毛病都是美国人惯出来的


Extra Fancy是一家这样的酒吧:当你周一晚上在那里现身只是为了小酌一杯,却在几杯curacao柑桂酒下肚之后恍然发现已然是凌晨四点。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吧台对面那个迷人又幽默调酒师?

好的,现在问题来了,在你意犹未尽地从吧台挪开步子之前,会在酒杯旁留下多少小费呢?

在我向你做完正式地引荐之前,先别着急回答。他的名字是Aaron Blakely,是Extra Fancy酒吧“街头团队”的队长。工作在令人垂涎的周末时段,他熟稔于以不流于低俗的方式腼腆地引诱客人,并且在每个小时毫不客气地赚到25到35美元的小费。毫无疑问,他是小费经济时代的赢家之一。美食博客《grub street》的评论十分贴切:“He’s mastered the art of the money-flirt”(他是用钱调情的艺术家)。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付小费的那一方之所以心甘情愿的自掏腰包,自然是相信这些交易之外的费用可以换来更优质的服务。这条简单的因果关系推理在小费诞生之初就存在了。

根据《Tipping: An American Social History of Gratuities》一书,虽然小费确切的起源并不确定,但是这段历史通常被追溯到英国的都铎王朝。据说在17世纪,在别人家中过夜的绅士和淑女通常会给房主人的佣人们留下大笔的钱。随后,英格兰地区的咖啡厅或是小酒馆里,酒客们为了确保迅捷的服务,把钱塞给侍者的习惯蔚然成风。甚至有人推测,“To Insure Promptitude”(为了确保迅捷的服务)的首字母缩写是小费这一单词(tip)的词源。

如今,人们依然愿意相信他们付的每一分钱都发挥了作用。美国餐厅调查公司Zagat调查现实,80%的美国人认为他们更喜欢付小费而不是一个固定比例的服务费用。Leo Crespi调查数据统计结果补充了其背后的原因:大多数人认为可以被自由决定的小费更能够激励侍者提供优质服务。但是现实往往事与愿违。康奈尔大学消费者行为和市场营销学教授Michael Lynn认为,小费同服务质量之间的关系微乎其微,其相关程度甚至低于2%。虽然人们(尤其是美国人)口口声声支持着浮动化的小费支付方式,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用实际行动践行自己的主张。

Jessica Gibson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一家爱尔兰酒吧工作,虽然作为一名服务生她坚信自己工作越努力可以挣得更多小费,但是同时她也坦白作为一名顾客,她会不假思索地留下20%的小费,甚至是在经历了一场糟糕透顶的服务之后。Michael Lynn教授借鉴他在必胜客的打工经验对这种看似矛盾的行为给出一种解释:我们给小费是因为对服务自己的人产生了愧疚之心。相似地,人类学家George Foster首次用社会压力理论对小费进行解释。他认为当人们觉得自己享受了远远多于侍者的欢愉时,会乐于慷慨解囊,用小费寻找心理平衡。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收到小费的永远是侍者、调酒师或是行李员,而不是刚刚在你嘴里舞枪弄炮的牙医。

如此想来,似乎小费的计算不再是总额和比例的简单相乘那么简单,而是可以看成一种涉及了数学、经济学以及心理学的博弈。“小费是一种用钱调情的艺术”也不见得是句彻头彻尾的玩笑话: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对方要什么却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场合,于是这时候就需要交易双方的智商和情商上线了,你需要读懂对方的心并打好自己的算盘,最后优雅地进行交易,点到为止,而不用以尴尬收场。

生长于没有小费文化背景的中国,我付小费的技术就如同在真实的情场中一样笨拙。也许你也有和我一样的困扰,那么你可以借鉴独立旅行记者Simon Calder的建议,这个老实勤俭英国人的小费经验可能更符合你我的胃口。

不知道怎么做?那就按照建议掏钱吧。

“在英国的饭馆,我坚持恰当地付小费。特别是在明确标注了10%、12.5%甚至是15%的建议酬金时,我总是做一个遵守建议的人。”在除了美国之外的很多地方,包括大多数欧洲国家在内,餐厅都会有一个设定好的服务费比例,遵守建议是一个小费新手最保险的做法。这时如果付的小费低于这个比例,你就准备好接受服务生的灼人的目光吧,因为你已经做了一份态度明确的声明:对于你的服务,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此外,Simon Calder 贴心地补充道:“我还会尽量用现金结算小费,而不是把它加到信用卡支付的总额中去,保证这些钱以更大的机率进入那些辛勤工作的服务生手中。”

“跨越了英吉利海峡和大西洋之后,小费习惯又呈现出不同的情况,”Simon Calder奉劝你在某些场合放弃10%的黄金准则:“在欧洲大部分国家,比如法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希腊,5欧元的小费对于一顿50欧元的晚餐来说实在是太多了。”除非你坚持做地主家的傻儿子,那么几个欧元就足够充裕,可以被视作一次小费的极限了。

Simon Calder同样指出在有些国家,做一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我在瑞士总是奉行0%原则。”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北欧国家完善的福利体系,小费对于那里的服务生来说并不是必需品,这与在美国小费几乎是全部收入的情况截然不同。“在日本和韩国,小费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甚至服务生会追着你收回刚刚留下的零钱。”

如果你在美国还是被服务生追赶的话,那只可能是因为你忘记了小费这回事,或者是仅仅付了10%。“你永远得在美国支付至少15%的比例,”这是因为美国很多餐厅和酒吧对服务人员的工资保障可能低至每小时2.13美元,理解了小费是他们主要收入来源的这一经济文化,付高额小费时斤斤计较的心情似乎就不再占上风了。Simon Calder的话显得如此语重心长:“在某些服务费比例已经设定好的时候,也不要轻易相信官方给出的建议。”尽管内华达州出租车管理局贴心地提示在拉斯维加斯给不给出租车司机小费全凭自愿,但是鉴于你还要在狭小的车厢里和司机共处那么久,Simon Calder还是那句话:“你永远得在美国支付至少15%的比例。”

 
请留下小费,别怪我,都怪我的老板太极品。

最后,让这个来自于小费发源地的英国人愤愤不平的是,好多旅行目的地的小费毛病都是让美国人惯出来的。在许多原本没有小费文化的国家,比如日本、韩国、泰国以及印度,早期的美国旅行者们在得知当地人低廉的工资收入后,或许是习惯使然,或者是出于慈善而情不自禁地支付了小费。结果是,从此以后全球各地有眼色的行李员、油滑的导游以及狡黠的餐厅服务生开始对小费有了满满的期待。

此外,“在绝大多数的游轮上,旅客通常以一个固定的数额支付小费:一般是每人每天10英镑,并且直接加在他们在船上的总帐金额中”。和英国人坚持手握小费大权直至最后一刻不同,终于摆脱了15%魔咒的美国人对于这个规矩的喜悦难以言表,必预先支付而后快。于是预计的酬金毫不掩饰地将额外的小费收入涵盖在内,以至于把旅程总费用推高了10%。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39016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