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氏红脸回答:“药渣,药渣。”

20-01-21

Permalink 21:14:52,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姜氏红脸回答:“药渣,药渣。”


乾隆年间趣闻:阔少见到几个形如枯骨之人,夫人:这是“药渣”
 

偶读古典文言《埋忧集》,看到一个小故事颇为有趣,权且将其翻译成白话,以供各位老铁消遣之用。

话说大清乾隆年间,京城有个大户周家,周家有个独子名叫周静文,自幼生得品貌端正,长成之后更是潇洒风流。

二十岁时,周静文遵父母之命娶护军校姜耑之女姜月娇为妻。婚后,周静文从不到姜氏房中过夜。姜氏生得国色天香,公子王孙、登徒浪子无不垂涎三尺,为何周静文一点也不稀罕?

原来周静文与《红楼梦》中的薛蟠一样,素有“龙阳之癖”,最喜欢十三四岁的童子,古人将这种行为称之为“娈童”。

数月不理姜氏,姜氏抑郁成疾,终日闷闷不乐,逐渐玉减香消,竟至卧床不起。一日,周静文在外逍遥几日后回到家中,刚进门便受到父亲斥责,这才到了姜氏房中看望。一见姜氏如此模样,周静文深感内疚,又怕丈人姜耑知道他冷落娇妻而责备他,于是命人找寻名医为姜氏治病。

名医寻到后,由家中一老妪带他到姜氏房中诊脉。诊断之后,老妪拿了诊金将名医送走。周静文不解其意,这个大夫真怪,怎么看完病不跟主家说明情况就走呢?于是问老妪这是怎么回事。

老妪告知,名医走前留下话,说少奶奶的病乃是幽闭太久,郁闷所致。开了些越鞠丸作为调理,但此丸只能纾解郁气,而不能使人痊愈。要想使少奶奶痊愈,必须找些年轻健壮的美男子在身边服侍才行。总之好处多多,多多益善。

(原文曰:少壮侍之,裨悦好之;融而化之;以调其血;投以所好,以悦其胃;畅其所欲,以夺其火。导之与窍,以利其湿;补之以阳,以解其寒。)

周静文只想姜氏快些好起来,他挂念外宅之中的小相公,因此将此事全权交给老妪办理,要银子便去账房取,不怕花银子,只要姜氏早日痊愈、

周静文一去半个月不归家,一日想起姜氏病情,不知好没好,于是暂别小相公,回到家中看望。

回家之后,见姜氏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如晨芭著雨一般。周静文大呼妙哉,世上果真有神医,不需药物,只需几个壮男子便可使人痊愈,真乃万金良药也!

周静文大喜,牵住姜氏纤纤玉手,来到房中问询这半月经过。姜氏羞羞答答,答非所问。周静文却越发来了兴趣,非问出个子丑寅卯不可。

正当周静文询问不止,姜氏执拗之际,忽听内室传出咳嗽之声。周静文大吃一惊,怎么内室藏着人么?他起身挑帘入内,只见内室之中挂了个黑色大幔帐,他不解其意,撩开幔帐往里一瞧。结果不看则可,看罢之后吓了一跳。

只见幔帐之后有七八个少年,一个个面黄肌瘦,形如枯骨。一见周静文,几人有气无力问他是谁,是否也是应聘来当仆人伺候少奶奶的?

周静文大骇,跑到外屋拽住姜氏胳膊询问那些枯骨一样的人都是什么人?

姜氏红脸回答:“药渣,药渣。”

哈哈,陋文一篇就此打住。原作者清代朱梅叔在后记中称这个故事来源于他的朋友之口,他觉得有趣,就记载下来。至于真假,以笔者(大狮)来看,十有八九是个清代小笑话,现代人喜欢讲段子,殊不知古人也有讲段子的高手。其实有些东西没必要计较真假,听着有乐也就是了,何必非要辩个真假,若非要执拗,那定是杠精无疑!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