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满:痛斥医院黄牛号贩子的姑娘,我想和你聊一聊

16-01-30

Permalink 03:50:17,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王小满:痛斥医院黄牛号贩子的姑娘,我想和你聊一聊

最近,一个视频又火了,一个年轻姑娘在北京某医院排了一天队,没挂到一个标价300的专家号,黄牛手里有号,要卖4500。姑娘怒了,声泪俱下地控诉。

其实挂号难这个问题我写过文章《医院挂号小技巧》,关于这件事也有很多不错的讨论,有一篇叫做《挂号费被炒到4500毫无问题,因为它本来就值!》,道理没错,但文章的语言比较生硬,容易让爱冲动的人产生反感,有了反感,什么道理都听不进去了。

而我,王呆福,一向都是婆妈温和的,我只想和这位姑娘坐在东北的炕头聊个天,把挂号费这个事絮叨絮叨,给姑娘宽宽心。

姑娘:“好啊,聊就聊!”



“我们老百姓挂号有多难!你们医生根本体会不了!”

姑娘,我是医生,我也当过患者和患者家属,我真的体会过挂号难。

不久前去北京一家以眼科出名的医院挂号,起个大早,到了挂号大厅已经人山人海。排队过程中不断有黄牛上来问:“你挂谁的号?”“别排了,没号,我这儿有,2000一个。”“前面都是我们的人,你绝对排不上。”“不买?你不是傻X就是不孝,能看上病才是硬道理……”

还有一个亲戚,到广州找某著名呼吸科专家看病,一问号已经挂到10年以后了……旁边有个外地来的病人无奈地说:“10年后,不是我死了就是专家死了。”

我真的懂,很多人向往了一辈子天安门、毛主席纪念堂,就是因为舍不得路费一直没来北京,没想到得了绝症,才东拼西凑砸锅卖铁第一次来首都,满心希望找到大专家自己就有救了,没想到根本挂不上号,黄牛那里价格翻十倍都不止。真是万念俱灰,能像姑娘你这样有力气控诉已经不错了。

“就是说啊,我就挂个号,什么也没做,就要4500!”

姑娘,视频里你说那么多我都认可,只有一句话让我听着刺耳:“我就挂个号……”

当然,这事也不全赖你,“挂号费”这个名字实在叫错了。这钱绝不仅仅是把你的名字挂到医院的病历系统里、挂到医生诊室门口的钱。

你知道吗?北京三甲医院普通号4.5元,其中真正的挂号费只有5毛钱,剩下的4块叫做“诊疗费”,指的是医生用自己的知识经验,对你的病情作出诊断、开药、开检查单、出治疗方案的钱。

在中医院,就是医生给你把脉、看舌头、写方子的钱。在律师事务所,就是律师回答你的法律问题的钱。在裁缝店,就是裁缝给你量尺寸、设计衣服的钱。……总之,它是无形的,但它的背后是深厚的积淀,不是你在路上随便拉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我懂,挂号费其实是医生的咨询费,300我可以接受,可是黄牛炒到4500!这太离谱了!”

确实离谱。但这个世界,离谱的事情很多。前两天,韩国组合BigBang来北京开演唱会,边姬的同事是粉丝,一定要去看,正规渠道的票早就卖完了,最终从黄牛手里,680的票花了1700。

更典型的例子是iPhone。前两年iPhone5美国刚上市的时候,北京中关村价格炒到2万多一台。

其实,黄牛在哪里出现,就说明哪里资源稀缺、价格偏低。你想想,你从东北来北京,路费+住宿费肯定超过300了吧?这说明300的挂号费对你根本构不成负担,对其他人也是。

假设一个呼吸科大专家,挂号费300(其实在很多医院只要10块),肺癌的病人当然毫不犹豫地挂号,可感冒的病人也觉得300不贵,也来挂,感冒的人当然比肺癌的人多了,于是大专家的号大多让感冒的人挂上了,肺癌的人就挂不上了。

这时候,黄牛出来了,把号垄断,标价4500,感冒的人一看矮马这么贵算了我还是去看普通大夫吧。肺癌的人说,我不看这个专家就没救了,4500也得看,于是价格就这么飙上来了。

当然,我觉得4500这个价也有点虚高了,这是因为市场太窄,一家医院的号被一个黄牛组织垄断,价格就会有点畸形。

如果完全放开市场,全国所有医院的挂号费由医院自己决定,那么这个专家的号应该不会有4500这么高,我想2000就差不多了吧。

“可是2000也很贵啊,而且后续治疗还要花钱,这不就是让富人活穷人死吗?”

你说到问题的关键了。这就是医疗事业的特殊之处,它不能仅靠市场一只手来调节,它需要引入社会保障和商业保险。

2012年,北京四家医院试点改挂号费为医事服务费,价格从42到100不等,其中医保负担40元,也就是说,你挂普通号只要2元,挂大专家号要60元。

未来,如果挂号费放开、医保又完善,我想,2000的专家号,医保能负担800,个人负担1200。

如果觉得1200还是贵,可以提前上商业医疗保险,一年几百元,挂号费能再帮你负担至少一半,个人承担600元。

“可是600也很贵啊……”

姑娘,价格不仅可以区分个人的财富多少,还能区分对这个商品或服务需求的迫切程度。

讲真,一双好点的运动鞋也不止600元了,如果不愿出600的挂号费,可能说明疾病的严重程度不需要顶级专家来诊治,可以考虑挂价格低一些的副主任、主治医师。

“我不跟你扯这些虚的,就说这个4500的号,医院和黄牛沆瀣一气,是不是有责任?”

首先,工作人员包括医生勾结黄牛的现象肯定存在,需要整治。

但说实话,就是双方不勾结,只要价格和需求不变,黄牛还是会存在,挂号还是难。

我们当医生的,大小也算个知识分子,达不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但至少都还有点清高劲儿,谁都不想自降身价给黄牛打工,可有时候真是身不由己。

我跟主任出门诊,碰到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一个衣衫褴褛的人突然进来,有气无力地说:“主任给我加个号吧,我排了好几天了实在挂不上号。”这种情况肯定要给他加号的。可加完之后一直到门诊结束,都没见到这个人来看病。到系统里一查,发现号已经被用了,就这样让黄牛骗了,你说生不生气?

还有更过分的。有的专家严词拒绝黄牛加号,黄牛就等他晚上下班,对他进行人身威胁,逼他就范。听说姑娘你也收到黄牛的威胁电话了,你应该能理解对吗?

所以,与其指望整治黄牛,不如期待改变黄牛生长的土壤,让市场机制更有效。

“你说的都是未来的事,你就说当下,我想挂号,该怎么办?”

我之前写过《医院挂号小技巧》,这里就不多说了,主要是多利用网络、自助挂号机等机械设备,同时别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专家身上,多打听、多看。

最后,如果你真的非看这个专家不可,就脸皮厚点。黄牛能跑去加号,你也能。虽然不一定能成功,但一般来说,如果病情足够复杂,让专家觉得你确实没别的办法,还是能加到号的。

其实前面扯得都不算远,真说我心目中的理想状态,就是医疗行业能像金融业一样,足够吸引人才,让顶级专家再多一些,顶级医院再多一些,每个省都有三五个协和,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WangXiaoman/2016_01_29_349658_s.shtml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