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消灭日本

16-01-29

Permalink 01:50:05,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5天消灭日本

编者按: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7日发表文章《<外交政策>如何迷迷糊糊与中国开战——并且输了》(作者:丹·卢斯、凯斯·约翰逊),文章描述了该刊两名记者与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军事推演专家简单推演中日为钓鱼岛开战的过程。推演中,中国在5天内将美国和日本击败,夺得钓鱼岛,并将日本的重要经济目标和海军几乎全部摧毁。国内媒体转发该报道时似乎对内容有所误解,事实上,这并非兰德公司组织的严谨推演,推演的具体过程并无实际意义。作者真正想表达的是为了钓鱼岛开战对于中日美三国来说都不是明智之举,文章的作者和兰德公司的专家都在文中表达了支持中美关于“危机管制”的共识。以下观察者网翻译全文,供读者参考。

当分隔中日两国的“一衣带水”上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帮“复仇”的日本极端民族主义分子登上了他们称为“鱼钓岛”的荒芜小岛的海岸。这是日本所谓“尖阁诸岛”或按照中国人的叫法“钓鱼岛”的无人居住,也不适合人居住的群岛中的主岛。东京与北京之间长期就它的主权归属存在争端。这些极端分子在岛上插了一面日本国旗,并宣布这个群岛是日本不可分割的领土;他们将自己的视频上传到了Youtube上,并威胁中国海军,如果试图占领这个群岛将遭到摧毁。



中国神圣领土钓鱼群岛主岛




东京对这个突发事件的反应十分缓慢,但最终还是拒绝承认这些极端分子的花招。尽管如此,中国随后谴责了这一事件并开始采取行动,他们派遣了武装海警船和海军舰艇进入钓鱼岛附近的浅海,中国海军陆战队逮捕了14名极端分子并声称将把他们抓回中国受审。

第二天,日本海上自卫队被派遣进入这一区域,在一个中队日本F-15战斗机掩护下。中国海军舰艇继续围绕群岛巡航并表示将不会退出这一区域。两支军队似乎迅速向冲突的方向滑落,东京通知华盛顿它希望援引两国1951年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请求美国帮助)。现在,白宫必须作出决定。

幸运的是,这一情况并未在白宫简报室里上演,而是在兰德公司的办公室里,一个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智库。《外交政策》邀请兰德公司战争推演专家戴维·萨拉帕克做了这次推演,他在这方面是专家,有着一把修剪整齐的灰白色胡子,眼睛里闪着光,他已经用了三十年时间为华盛顿的军方和外交部门服务,通过地图和大量的数据表格来进行详细的战争推演。这次推演比正式的推演要简单得多,办公室里没有政府官员,桌子上也没有地图。取而代之的,只是我们三个人坐在一张会议桌旁边,有几本五角大楼的大部头(工具书),讨论着一个想象的危机事件。

记住:我们不是战争贩子。我们建立这个假想情况是为了寻找出口,我们在推演中总是选择最不具进攻性的选择,并试图找到限制局势扩大的办法——当我们在游戏不同阶段扮演中国和美国的时候都是这样。但是正如萨拉帕克警告我们的一样,情况很快就超出控制范围,我们发现自己迅速进入了一场噩梦般的大火,燃料就是中日两国的民族主义。而这个假想情况却并不是完全的幻想。本周内就出现了一个临近边缘的状况,日本警告北京称如果中国向钓鱼岛附近派遣军舰,日本将派遣巡逻船只驱赶他们。中国同样回应以警告,称日本的行为为挑衅,称“日本要为以后发生的任何事情负责”。

上面说的事情是现实世界中发生的。在萨拉帕克设想的假想情况中,这些言语交锋被实际开战取代。这是接下来将发生的事:一场我们(美国)不想要的战争,一场我们不想打的战争——而且它以糟糕的方式结束。

钓鱼岛事件——第二日

我们扮演了“蓝军”,美国,坚持我们的条约义务是至关重要的。这不只是日本的事,也不知是亚洲。俄罗斯、伊朗、北约、沙特阿拉伯、以色列以及其他所有人都看着美国在它最老、最亲密的盟友之一发出呼救的时候如何反应。但全世界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两个超级大国为一堆毫无意义的石头开战。



日本F-15J战斗机



中国海军1130近防炮正在开火

记着这一点,我们选择使用美国海空军力量保卫日本本土,但拒绝对中国军队采取任何攻击行动。我们命令“华盛顿”号航母从日本横须贺母港出发,并命令它到西太平洋上巡航。这可以保证它随时可以参加作战,如果必要——中国军方耗时多年发展了一种号称“航母杀手”的导弹,可以摧毁大型舰艇,一旦遭到攻击,呆在港口里的航母和桶里的鸭子差不多。同时,加利福尼亚的第三舰队部队全速前往北太平洋中部,准备应付任何情况。我们同时向中国发出信号,美国攻击核潜艇已经被部署到了争议岛屿附近,并准备支持我们的盟友。

随后我们必须作出另一个重大决定:日本想要让它的驱逐舰靠近钓鱼岛以掩护其特遣队。东京要求我们填补日本本土的防御空挡,派遣两艘驱逐舰进入日本海。虽然知道事情一旦变坏,这两艘舰极易受到攻击,我们还是同意了日本的要求,结论是,保护日本本土免遭攻击是我们的义务。

钓鱼岛事件——第三天

事情终于变坏了,用军舰改装的中国海警船撞沉了一艘群岛附近的一艘日本渔船。日本海自做出了反应,向中国海警船发射水炮,并进行电子干扰。同时战斗机低空飞掠中国舰艇。一艘中国护卫舰使用它的30毫米近防炮向日本飞机开火警告;日本自卫队的反应则是向中国船只开火。中国的战斗机和反舰导弹发起了(日本人)预料之外的毁灭性攻击。两艘日本军舰在几分钟内就被击沉,死亡500人。



美国海军学报绘制的中国东风-21D导弹攻击航母想象图

东京和北京之间的所有外交沟通手段全部中断,包括两国军方新设立的“热线”机制,双方的愤怒导致局势急转直下。由于数量上被完全压倒,担心损失更多舰艇的东京要求华盛顿提供更多帮助。东京的美国大使馆被请愿的日本人保卫;而愤怒的示威者则包围了北京的美国大使馆。电视新闻频道众口一词要求美国像日本提供更多帮助;议员们在议会大楼中要求更多的血腥。

回到白宫,采取行动的压力几乎是压倒性的。我们的战争推演主持人列出了一系列选项。我们可以不开火,什么也不做,避免战争——但这将牺牲美国的信用,并眼看着日本海军被摧毁。

我们可以向中国发起网络攻击以发出信号,但同时仍避免直接军事攻击。

第三种反应则是针锋相对,在美国潜艇没有受到威胁的前提下攻击中国水面舰艇。



美国海军“海狼”、“弗吉尼亚”级核潜艇性能独步天下,即使在中国海军反潜能力已有很大进步的情况下,仍对解放军海军有相当的威胁。然而,文章作者指出,潜艇是一种无法在攻击之前进行威胁的海军兵力。使用潜艇“发出信号”的唯一方式是直接攻击,这将意味着两个大国陷入激烈的直接对抗,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也是1969年古巴导弹危机时苏联海军所面对的困境

此外还有不顾冲突大规模扩大的反应,包括攻击中国本土及其关键军事设施,这将向北京发出不可忽略的信息,准备与历史上最强大的对手全面开战。就像杨基队的前经理比尔·马丁说过的:“我从不首先挥拳;但之后的揍到人的拳头都是我的”

我们想要让日本虽然小但有一定能力的海军继续战斗,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我们选择帮我们的盟友找回场面——此外还要迫使北京接受我们的解决方案——向两艘中国导弹驱逐舰发射鱼雷,杀死了数百人。

“你们现在手上沾了中国人的血。你们的行动已经引发了中美战争,”萨拉帕克说。

钓鱼岛事件——第四天

北京的领导层震惊了。他们已经清楚的声明过这场战争是中日之间的事情,要求美国不要插手。但现在情况变了。中国军力比十年前强得多,中国社会却不是。这不是1979年,中国军队在越战中遭到了很大的损失,但仍能在不引起国内政治动荡的情况下体面的结束战争。现在,数以千万计的中国网民沸腾了起来,他们要求为沉没战舰上的军人复仇。



日本人口、工业设施高度集中在东京-大阪一线的狭窄地带,一旦遭到攻击,没有任何纵深可言

萨拉帕克邀请我们来扮演“红军”,中国。现在我们面前的选项有:

不管沉没的战舰——以及中国的民族主义风潮——迅速的停战;击沉美国海军舰艇,例如日本海上易受攻击的美国驱逐舰;或者迅速反应,例如向冲绳的美国空军基地发射导弹。



几年前由于钓鱼岛争端引起的中国反日游行




日本街头反华游行




在美国,最爱发出战争呼声的则是一些至今仍抱着冷战思维的参议员

我们选择了别的。在民族主义舆论的驱使下,我们选择了一个更容易限制的方式,对美国造成直接的损失而不是缓慢的让他们失血。在继续对日本军队进行进攻的同时。同时对美国动用中国的非对称实力,尤其是通过网络和金融战手段。我们动用了已经植入美国电网中的木马,瘫痪了洛杉矶和旧金山的电力。我们操作了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的自动交易系统,抹掉了几百亿美元的虚拟财富,金融市场迅速出现了严重恐慌。我们还暗示将要抛售美国政府债券,这可能导致美元崩溃。

钓鱼岛事件——第五天

同时,中国军队继续猛烈袭击钓鱼岛附近的日本水面舰队。在不到24小时内,日本海军的五分之一已经沉没,数百人死亡。为了表达自己的意志,中国对日本经济目标发起打击,摧毁了日本脆弱的电网,并炸毁了一个关键性的航空燃料精炼厂。

面对本国的大规模破坏和其海军的毁灭,日本再次请求帮助。东京提出了三个要求:

它要求美国已经驻扎在日本几十年的航母编队加入战斗,帮助掩护日本舰艇;它要求美军攻击中国舰艇;它要求摧毁中国大陆的反舰导弹阵地。



美国海军目前生存力最强,又能对中国本土进行大规模攻击的主要手段是携带大量“战斧”导弹的“俄亥俄”级潜艇

对华盛顿来说,现在台面上只有最糟糕的选择。“这些条约义务似乎显得很重要,几天前”,凯斯说。

我们的直觉反应是在完全卷入漩涡之前阻止它扩大。最佳选择是告诉日本人我们没有准备好攻击中国本土,或用帮助日本发起进攻。派遣航空母舰——它可能被中国击沉——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向东京提出派出美国潜艇和飞机进入战区掩护日本海军撤退。这样,美国可以避免与中国的全面战争,同时在日本自卫队或其经济被彻底摧毁前停止战争。

这个决定是“有可操作性和理智的”,萨拉帕克说,但中国成为了战术上的胜利者。北京同时与美国和日本开战并且获胜,中国现在已经获得了钓鱼岛。不过长远来看,中国赢得的是一次苦涩的胜利: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国防经费将会倍增,中国与它们的军事和经济关系都将转为敌对。

在任何情况下,“没人能真正从中得利。”萨拉帕克说。

如果我们接受了日本的请求,会发生什么?这是我们推演的结果:

美国向日本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派遣抢险救援队以增强日本本土的防御,并派遣一艘航母在安全距离上向钓鱼岛海域派遣飞机。同时,向中国少数几个靠近海岸的导弹阵地进行了精确打击,向中国领导层发出明确的信号。

长话短说,更深的加入战争并没有让问题变得更简单,对三国来说都是如此。

美国导弹雨点般落到中国本土上;日本货船在公海上爆炸;中国闪闪发光的全新战舰被威力强大的潜艇击中沉入海底。反过来,中国军队炸平了冲绳的嘉手纳基地,并用航母杀手导弹打中了华盛顿号航母,将其严重击伤,被迫退出战区。三方的伤亡数字都如同火箭般上升,很快就都有数千人死亡。



日本电影中战略轰炸机飞临日本本土上空的场景

萨拉帕克说:“接下来你们大概能预见下一步,”

美国军队可以继续攻击,攻击中国关键海军基地,瞄准中国唯一的航母,或者甚至对南中国海发起封锁试图扼杀中国经济。但,这一切,都帮不了日本海军防御他们小小的本土。中国可以对日本本土发起毫无限制的全面攻击。

对于萨拉帕克莱说,多年来推演类似的假想设定让他明白了大国冲突的严重危险性,这不是美军已经习惯的近几十年来的单方面优势条件下的战争。

“这就像是雪崩,你知道它终将结束,但你不知道怎样,或者为什么,或代价到底有多大,”他说,拍着桌子。让美国参加一场中日因为钓鱼岛争端而发生的冲突对于美国来说不可能有任何吸引力。

“被卷入这样的冲突本身就是头等的战略失败,”萨拉帕克说。

我们的收获:

从结果来看,在结束了我们快速而肮脏的介入东海冲突之后,我们得到几个结论:

首先,结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2000年前雅典人被他们的希腊同盟卷入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时候就是这样。

第二,在美日共同防御条约上过于投入是很难的。它的船舶、飞机、以及小小的本土都很容易遭到攻击,即使任何进攻者都遭到惨重的损失。特别是,导弹防御,极为困难——如果不是根本不可能——考虑到中国巨大和致命的导弹武库。

第三,中国军力发展已在所有方面改变了游戏规则。十年前,日本自己就可以在钓鱼岛击败中国,现在,中国拥有了一支现代化的海军,大量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一支有效的空军、以及越来越复杂的无人机。

第四,美国超级航母的负担有一些沉重。它们在远距离攻击面前空前的脆弱,尤其是面对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的时候。要让航母能够在冲突扩大时安全的投入作战,要么采取行动(袭击中国导弹阵地),要么降低航母的行动效率(在较远的距离上放飞飞机)。相对而言,美国的潜艇有效得多——但是可能在战略层面导致更多麻烦。命令潜艇发起攻击是要冒险的,可能是过于冒险;正如我们看到的,潜艇要在自身未受威胁情况下发起攻击,这可能引起对方加倍的愤怒而导致我们与中国进入一场全面战争。

最后,在我们假想状况中,三个国家的民族主义都有着巨大的能量,并且可能会致命。它们可能引发冲突,并为采取更多后续行动提供舆论燃料,在危机扩大时,每个国家都很难应对。

这就是为何萨拉帕克建议,最好的办法是在钓鱼岛这样的危机中采取危机管控,反正那个岛不论如何也是无法住人的,也许最好的办法是大家都对它视而不见。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military-affairs/2016_01_28_349599_s.shtml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