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该不该抛弃朝鲜?

14-09-27

Permalink 03:24:30, 分类: 论证下一代网络方案

中国该不该抛弃朝鲜?

中国前驻外大使王嵎生中认为,中国现在抛弃朝鲜,是很愚蠢的做法。

当前,中朝关系面临曲折多变,民间主张抛弃朝鲜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我们真的应该抛弃朝鲜吗?中国前驻外大使、APEC高官王嵎生中认为,中国现在抛弃朝鲜,是很愚蠢的做法。

现在中国民间关于抛弃朝鲜的呼声是越来越高,中国给朝鲜的粮食以及燃料的援助其实占了朝鲜外援的一半,如果说中国拒绝对朝鲜进行援助,可以说朝鲜的损失会非常大。这次安理会上我们看到中国也投了支持的一票,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中国有意要抛弃朝鲜呢?是不是也到了中国该抛弃朝鲜的时候了?

杨佩昌:我写了一篇文章,叫《该到和朝鲜再见的时候了》,在凤凰网博客的点击是560多万,点击量还蛮高的。我个人这么看,从情理上讲是该到和朝鲜说再见的时候了。因为第一,朝鲜是中国一个不折不扣的负资产。

第二,它是中国手里拿着的一副烂牌,这副烂牌表现在从战略上它是一个包袱,从军事上它也没有价值,从经济上它给我们的负担也很重,每年的援助额多少,我知道一些,但是不方便说,总之对朝鲜的援助已经有点过了。

我们说朝鲜是负资产,也是烂牌,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如何用这副烂牌打出一手好牌,这才是高手,我们国家就缺乏这样的研究。
怎么办呢?比如说这次我们手里拿着朝鲜这副烂牌的时候,我们要盯着我们想要的东西。要什么,跟谁要呢?一定是跟美国要。

我们都知道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你一定要学会——尤其是男人——要学会调情。调情要怎么调呢?刚开始调的时候可能对方会说不要,不要,到最后说要,我要,想要。

好,那怎么来调啊?这就要我们瞄准钓鱼岛,我们都知道美国说现在是由日本实际来管理的,这当然是事实,问题是能否让美国退步,说中国跟日本在主权上是有争议的。我们还要瞄准哪个地方呢?比如说南沙群岛。在南沙群岛上,美国能否容忍中国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呢?

所以,要真正打好牌,就一定要跟美国慢慢调,调到一定时期,让美国说这个我给你,那个我帮你,这个我做到,这样中国才能从战略上完胜。

因为在区域之间,主要是中国跟美国两大家在玩,俄罗斯这个国家在旁边虎视眈眈,谁有块肥肉,北极熊一下就俯冲过去盯这块肥肉。

日本在旁边就要帮衬,日本是一个小陪衬和小帮手的角色。韩国在这个问题上是受害国,是直接的受害者。所以我们说如何利用中国跟美国之间存在的一些问题占取更有利的地位,这是考验我们国家政治智慧的一个机会。

王嵎生:杨教授肯定会打小牌的对吧?我认为在国际上,现在打牌这个问题普遍都在打中国牌,打美国牌,打日本牌,现在杨教授这么打朝鲜这个烂牌对不对,我觉得有个根本的问题。我们过去搞对外援助,每个国家情况不一样。

第一,当然要看两国关系的友好程度,这是基本的;第二,这个国家是不是弱势对象;第三,它的实际需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

那么就朝鲜来讲,应该说新中国成立以后,在这三个方面基本上是符合的,后来它在朝核问题上不按常规打牌,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

但有一条,我们的援助跟朝鲜也没有讲过,跟任何一个国家也没有讲过,不是讲我给你援助你就要听我的,我们中国从来没有,不仅是对朝鲜,对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现在我们跟柬埔寨关系很好,过去跟阿尔巴尼亚关系也很好,后来你看给阿尔巴尼亚白援了,不认你了是吧,你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但确实有那个需要。

我们给阿尔巴尼亚也好,给越南也好,当时我们给越南很多,后来边疆打起来了。有很多人现在总结经验当时该不该给越南援助,我觉得我们给朝鲜援助从来没有说,现在也没有说我给你援助一定要跟某一个问题挂钩,特别是和你要听我的话挂钩。

中国没有对朝鲜提这个要求,如果朝鲜有这种感觉,那也是一种误解,我想它不会有这种感觉,我们是不会那样的,当然援助程度的多少往往根据刚才讲的三个方面而定。现在特别是两国的友好关系到什么程度了,还有我们的实际能力,它的实际需要,很多东西都连在一起。

但我强调一条,就是我们对朝鲜援助,历来没有跟任何事件挂钩,没有说你必须听我的话,美国人对中国有个误判。

美国人总认为中国影响朝鲜太大,中国说的话朝鲜不敢不听,那是太高抬我们了,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们也没有要求它听我们的话,那是它国家的事情,它要那么办,你能怎么办啊?我们像美国那样走我们那条路,不会那么做的,即使吃了亏也不会那么做的。朝鲜应该明白,中国没有这样挂钩。

当然,外界宣传非常注意鸭绿江。我在新义州待了10个月,两个礼拜回丹东一次,现在韩国在那边搞情报,国际上搞情报的媒体都盯着,鸭绿江边中韩运输的车队减少了,要施加压力了。

我不知道内情,但是我们不会挂那样一种钩的,量可大可小要根据国家的三个基本因素,不仅是对朝鲜,对任何国家我们也不会挂钩。可能是中国傻,但是我觉得这是正确的。我不赞成“抛弃朝鲜”的说法,我认为这是很愚蠢的做法。

如果说中国不抛弃朝鲜,是考虑到哪些军事的利益或者说战略方针呢?

王嵎生:背后的考量就是我们希望不要走极端,多做一点促谈,如果中国现在采取抛弃它的办法,你要把它往哪推,给美国和韩国以及日本释放什么样的信号?想一想这个后果是什么,有很多问题跟这个问题有关系。

杨佩昌:我来补充一下,我同意王老师的一个观点,就是美国包括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中国误判了,以为中国对朝鲜有很大的影响力,事实上不是这样。

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我确实也知道中国对外援助是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不太明智的,你的对外援助,不管好赖都送过去了,没有这种冤大头,比如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我直接送给你就完事了。当然这种是慷慨。

所以我们讲,我们国家应该改变一个政策,即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政策,当然现在也有所改变,中国在某种程度上也在干涉,你不干涉内政,那你派了那么多维和部队去干嘛呢?你以联合国名义去的,但你参加这个行动也至少表明了态度,所以中国不仅要跟朝鲜说再见,而且要抛弃不干涉别国内政这个原则,该到这个时机了。

中国以前国力比较虚弱,小平同志也说要韬光养晦,可是中国现在有这个实力,可以干涉,那怎么干涉?我们讲要确立干涉的原则,是否是正义的。目前来看,我当然还是选择中国不干涉,宁愿不干涉内政,因为越干涉越添乱。


北京李高

我设计了下一代网络方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