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寸

14-09-19

Permalink 02:36:49, 分类: default

分寸

我的一个朋友最近“失联”了,手机座机一概打不通。

当然,不算是那种很近的朋友,说到友情,还应当追溯到二三十年前,那会儿我们同在一个系统内工作,都是团委书记。大家彼此很熟悉,经常见面,也没少喝酒,所以之间的联系也就一直没断过。

离开了共青团的岗位,各奔了东西。

我谢绝了有可能的仕途,转身下了海。并非我有什么预见性,而是,当时我因为带着一支企业的三产在外面摸爬滚打很多年,我已经真的不习惯企业的那种严格的作息时间,还有那颇费脑筋的人际关系。

我的朋友们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他们还觉得,如果复杂的事情,会把我绕的五迷三道,其实,我自己也感觉这个说辞挺形象的。

当然,选择离开还真有其他的理由,一则是当时往局系统走的位置我不喜欢,那时候局系统的纪检部门和宣传部门数次和我谈。在外面疯了许多年,我突然觉得,这种不受羁绊的生活或许才是我真需要的。还有一个理由是,当时我所在企业的效益也不很好,内斗的厉害,帮派林立,我要是回去必定要介入其中,这是我最烦的。

所以,我做了人生的一个真的很重要的决定,那就是买断工龄,转身而退。

记得临走的时候,把我一手提起来的党委书记很是愤怒,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知不知道你会有多好的未来?在局系统你都是后备在案的干部,你的能力和魄力大家都知道,你怎么能放弃这样的前途。

无奈,我去意已决。

很多年后,我活的真的不快意的日子里,我都会暗自问自己,当年这一步走的对不对?人生回不去,走了不后悔。

记得我曾请我的老书记吃了一顿饭,那时候他已经离休了,那顿饭我真的是爷儿俩的氛围来完成的,席间他沉吟着对我说,也许你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人生没那么多也许,走了就走了。

我的这个“失联”的朋友,就是在那个时期,调到所在的局系统,然后三折腾两转弯的去了市政府的一个部门。

这个部门后来成为一个非常有实权而且可能有“油水”的地方,名字是:发改委。

按照官话说,这叫入仕了。

在其后的那段日子里,我们偶尔电话联系一下,或者当初几个不错的共青团哥们相约小坐,喝点小酒。最初的日子,这样的事情一年之中也会有几次。

后来,我因为生计需要,去了南方,这一走差不多十年。这十年间,什么都在变。十年之后,我卸掉了一身负累,回到了北方。

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一些昔日的朋友知道我回来了,给我“接风洗尘”,我和我的这个朋友见面了。但是,恕我直言,这一面让我酒喝的很不舒服。所以不舒服是因为,在这个朋友为我而设的接风宴上,他来了我相当高兴,可是他还带着两个女孩子一起来,我颇有点看不明白。席间一个哥们拉着我去卫生间,低声告诉我,这都是老X的“情况”。我听了就很烦,尼玛的,这是兄弟们为我接风洗尘,你弄两个毫不相干的女人来,这算什么事儿?

碍于面子,我没有表示出什么。

当然我也知道,这些年他的仕途不算很顺利,也还可以。后来我还知道,他的老婆孩子都去了国外。这就是传说中的“裸官”吧,虽然这官真的不大。

上周的时候,我们的朋友相约喝酒聊天,我问怎么没请这个哥们,席间就有人脸色很不好。问其故,没给出说法,只是对我说:这人你少交。

这是在我看来很有分量的一句话,我回到家品了很久。

再后来我听说了这个朋友的一些更让我吃惊的事情,诸如企业改制期间的一些作为,诸如在人际交往上的一些事情。给我介绍这些的人,并非是我们圈子里的朋友,人家最后撂了一句:这人迟早要出事。

人生在世,谁能保证自己不出事?问题是,都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少出事儿?

身在公门,妻女都在国外,日子当不差,不知道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记得那日喝酒,那哥们仗着酒劲儿,来一句:老X不出事儿罢,出事儿就不能小了。

听得我内心紧紧的。

活一辈子,分寸感在我看来很重要,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内心是当有一把尺子的。

都奔着退休去了,非要弄个晚节不保,真的划不来。

我不知道他是否“出事儿”,但愿别出事儿。

其实,我记得我回来之后,我们两个人是单独喝过一次酒的,但是酒喝了一半,居然又来了一个女人“捧场”,搞得我很尴尬。

我也记得我对他说:都快到退休了,官场现在看来风险度也不小,一定要谨慎。

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有。

明天再拨一下电话看看。

Welcome visit directory export
mexico
free B2B platform.

博新天下

天下新闻乱顿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