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教右派三十年前后的言行对比

09-12-09

改革教右派三十年前后的言行对比


你们三十年前说的话你们可能已经忘记了,但是我们还记得。

三十年前,右派就一直要搞市场经济。不破不立,既然要搞市场经济,就得破掉计划经济。要破掉计划经济,搞市场经济,就得攻击计划经济,赞美市场经济,在两相对比中,让人民知道计划经济的坏处和市场经济的好处,从而自觉地排斥计划经济,接受市场经济,以减小他们受到的阻力。不管谁干什么,都得靠舆论做先导,政治宣传当前锋。因此三十年前及这三十年中右派发表了数不清的攻击计划经济,赞美市场经济的言论。这些都是政治宣传。而右派学者们却认为搞政治是老马的那一套,他们从不搞政治,只研究学问,不承认自己搞政治。这句话本身就是骗人的,好象他们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样,而实际上,他们不仅非常关心政治,而且非常专注于搞政治。那么三十年前右派说了哪些攻击计划经济,赞美市场经济的言论呢?他们对计划经济的攻击,对市场经济的赞美,无微不至,事无巨细。下面略举几例。

一 工作

计划经济里,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的,包括工作分配。社会需要什么人才,需要多少,社会就按计划按需要量培养什么人才,培养后分配到各行业、各地方。

右派对计划经济的一切都不满,当然这个工作分配也成了他们的一个攻击目标。他们说,这样的工作分配太僵化,人没有选择工作的自由,对不喜欢的工作也不得不服从分配;而且造成了许多走后门的现象,还造成了许多家庭的两地分居,这些家庭想调到一起非常困难。

为了对比,他们就赞美起了市场经济。他们说,市场经济里,人可以自由找工作,满意的工作就干,不满意的可以走人,这样人人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自己满意的工作,不会有走后门的现象,也不存在两地分居的现象。我们听了之后,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啊——那个时候人都可以自由找工作了,谁会找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呢,夫妻两人谁不往一个地方去找工作呢,谁还去走后门求官员分配个好工作呢?那个时候肯定人人都有满意的工作,而且不会有两地分居的现象,不会有走后门的现象。

可是,三十年过去了,早就人人都可以自由找工作了,结果怎么样呢?博士生卖猪肉,擦皮鞋,当保姆,当三陪,还有的干脆不得不啃老,原来这就是他们满意的工作啊?还有的夫妻两人,一个在上海工作,一个在深圳工作,怎么不往一块去呢?有的在一块了,双双从边缘地区来到改开主流城市,女的卖淫,丈夫放哨。还有的家庭,更是四分五裂,妻离子散,孤巢老人、留守儿童都出现了,这又是怎么回事?而且现在走后门更严重了,想找个国家单位的工作非走后面不可,就是到私企工作有的也得靠后门,靠关系,考公务员也得走后门,央企一个稳定点职位的买路钱竟高达几十万,甚至连考驾驶证,连上学看病打官司都得走后门,没有关系简直寸步难行。

现在面对这些问题,右派还说什么吗?他们不说了。

他们不说,但我们偏要问一问:你们当时不是说自由选择工作后,人人都能找到满意的工作吗?你们当时不是说自由选择工作后,家庭就不会分离吗?你们当时不是说自由选择工作后,就没有走后门的现象了吗?你们现在怎么不说话了,你们给我们描绘的美景在哪里?

最后,右派可能无理找理,说这些都是户口造成的,如果没有户籍限制,就不会有这些事。你们已经骗我们许多次了,不要再骗我们了。就算户籍制度不好,可是这些是户籍制度造成的吗?现在的户籍制度,其实就和分币一样,虽然没取消,但是形同虚设,户口根本就没有限制哪个找工作,也没有限制住哪个自由迁徙,只要你有钱,上海、北京随便去工作,去生活,你把全家都搬到北京、上海都没问题。如果怪户籍制度的话,那么假如取消户籍制度,上面的问题能都解决吗?贫穷地方的人在富裕地方找到了工作,能都把家搬到富裕地方去实现全家团聚吗?所以不要无理找理,把原因都推到户籍制度上,不要等取消户籍制度后问题仍然不能解决。

现在再返回去想想,其实还是计划经济能解决上面的问题。计划经济里,工作虽然是分配的,但是在上大学时,报的专业都是自己喜欢的,所以毕业后分配到的工作当然也是自己喜欢的。除非有少数学生在上学期间兴趣发生了变化,才会分配到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可是这只是极少数。而且分配是必然的,不需要走后门,除非有极少数人对分配不满意才会走后门。

现在我真诚邀请改革教右派们来批批过去的工作分配制度。


二剪刀差

计划经济时期,改革教徒总是剪刀差不离口,说农产品价格被压得太低,工业产品的价格被抬得太高,坑害了农民,好象他们是多么关心农民似的。可是,改革后,右派当家了,结果又怎么样呢?

三十年来,农产品的价格只提高了一两倍,而工业产品的价格、学费、医疗价格都提高了几十倍、上百倍不止,剪刀差比原来增大了几十倍,出现了粮贱伤农的事,他们怎么闭口不提剪刀差的事了呢?不光不提,还说工业产品的价格提高,利于节约。他们反正都有理。原来当时猛批剪刀差不是关心农民,纯粹是为了骗人气。

现在我真诚邀请右派来批批过去的剪刀差。


三 效益

计划经济时期,右派总是批计划经济管得太死,企业没有自主权,且大锅饭使工人懒惰,企业的效益差。可是,改革后,企业大量倒闭破产,平均寿命一岁多;许多没倒闭的,也是半死不活,找不到活干,开工不足,这就是高效益?右派们为什么对此沉默了?

现在我真诚邀请改革教徒来批批过去的效益低下。


四 收入

改革前,右派给工人、农民描绘了美丽的蓝图,说改革后,工人农民的积极性提高了,收入会更高。改革后,农民和没被取消工人资格下岗回家的工人的收入都提高了是不错,可是横向一比,工人、农民的收入是最低的,现在谁有工人、农民的收入低?本来以前农民的收入就最低,现在仍然最低,这个不怪改革,可是工人的呢?如果纵向比呢,现在的收入去掉买房子的、看病的、上学的、养老的这一大块,还能有多少,比过去实际高多少?也是仅够基本生活而已。而且有的连基本生活都维持不了。

可是,现在改革教还提增加工人、农民收入的事吗?不提了。不过,要说完全不提,也是不对的,上面三令五申说要增加工人、农民收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兑现,怎么个兑现法。

现在我真诚邀请右派来批批过去的工人、农民的收入低。


五 贫富分化

改革前,右派拍着胸脯保证,改革后,绝对不会出现贫富分化。可是,现在中国的基尼系数竟然混成了全世界一流的,右派怎么不说话了?

上面只举几例,而且还都是经济方面的,政治方面的就不说了。如果要说政治方面的,足够写本《一千零一夜》的了。

综合上面几例可以看出,原来改革教大小头目们当时采取的措施是:先哄上船再说。根本就没打算对自己的话负责。当船到河心的时候,他们才突然脸一翻说:“改革需要牺牲一两代人,你们及你们的子孙都将成为牺牲品。”右派常常哭诉以前他们不敢说真话,他们也有真话吗?除了最后这一句,没有一句是真话。就是最后这一句,算真话也只是勉强,因为几千年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历史证明,在这几千年中,几百代的工人和农民一直都是牺牲品,不只是牺牲一两代。他们所谓的真话,不要说以前的那些中国人不让说,就是大肚能容的佛祖也不会让他们说的,佛家直心,厌离骗局。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70158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