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官员公费赠房 重庆打黑英雄占地20亩的3000万别墅分文没花

09-09-02

其他官员公费赠房 重庆打黑英雄占地20亩的3000万别墅分文没花

9月1日凌晨0点35分,重庆万州的哥陈小松开着富康出租车去城郊洗车,然后准备找个地方睡觉,清晨再起来跑跑生意。尽管现在各界争论声一片,但学校老师认真教,学生专心学…


“以前(凌晨)两三点钟都还可以拉到客,现在夜场的生意明显收得早些,那个时候装不到人了。”陈小松说,这已改变了他们跑夜班出租的规律。万州是重庆主城区以东280多公里的一个区。在这里,人们也能感受到打黑两个多月以来带来的社会秩序明显好转。

根据重庆市政法委、重庆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万州警方内部目前已有包括网监科科长张新平在内的4名警察落网,涉及网监科、出管办、技侦处、预审科四个科室。据报道,今年打黑风暴启动以来,整个重庆公安系统已有2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因涉黑被掀翻落马,已处理警员共达100多人。

公安局长会上被带走

当地一些涉黑案件牵扯出的警界内部人员正是某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据警方内部人士透露,在陈明亮、黎强被捕后几小时内,他们的手机不断收到警示逃跑的短信,发信者多是警方内部人士。

在上述万州区公安局正接受调查的4人中,包括一名公安局出管办民警熊绍禹。熊的落马,还牵出了邻近的忠县公安局政委张攀权。接近警方的人士称,2人的落马,是缘于去年忠县查处的一起赌博大案。有当事者拿出数十万元,希望借以“化解”牢狱之灾。万州民警熊绍禹被找到,而熊又找到了与其熟识的忠县警方政委张攀全。该当事者最后被放走。

8月18日重庆市公安局召开的打黑除恶警示教育会会场上,垫江县政府副县长兼垫江县公安局局长徐强是当场被带走调查的3名处级领导干部之一。就在8月13日,他还亲自下乡摸底,布置工作,带领全副武装的10名特警、8名武警和当地派出所民警,在当地周家镇打掉了一个为恶一方的黑势力。

多名公安干部被文强“所害”

有消息称,徐强是因其此前在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任副局长期间对黑恶团体实行按照效益“收税”而被双规。“他在九龙坡区的时候对黑恶势力很保护,按照他们每年的效益收税,明码实价,对几个黑团体还一视同仁。”一名消息人士称。也有消息称,徐强系因受文强案牵连。另一个被广泛认为受文强“所害”的是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陈光明。陈光明在重庆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党的十七大代表,全国十大女杰,全国劳模,也曾是重庆乃至全国省级公安禁毒战线上惟一的女总队长。

神秘侦探公司背后的前警察

6月24日凌晨5时许,位于南坪正街的香山大酒店对面,24小时营业的副食店老板正在打盹。突然,一连串的警车前来,该老板被惊得睡意全无。这些警察双手握枪、身穿防弹衣、头戴钢盔,层层包围了酒店。一个叫做重庆市邦德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大门被查封,里面的电脑主机全部被警方带走。重庆市邦德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我国第一家进入侦探行业的公司,号称“诚信、专业、高效、合法”,从事“企业风险预防与危机处理。

曾数次采访过邦德公司的一位重庆媒体人士认为,邦德公司很神秘,“一直搞不清楚邦德的老板究竟是谁”。有消息指认岳村为邦德公司的幕后老板。岳村在重庆警方公布的67人黑名单中位列第二,此前他在公安队伍中,曾因抓捕歹徒负伤,担任过渝中区南滨路派出所所长。“看来要管住警察以及前警察,都不简单。”一位重庆政界人士在获知邦德公司被查封后,曾这样说。

重庆打黑获公安部肯定

王立军接任文强的职务时指出,重庆涉黑案件的总体特点是时间长、跨度大、背景深、人数多、质量高、影响恶劣,特别是一些黑恶组织已有“合法”外衣,以商养“黑”,以“黑”富商。因此,他看到了打黑的方向———“这一轮打黑除恶斗争,要‘内除积弊,外销积怨’,对于黑势力的保护伞将一查到底。”8月24日,公安部慰问组看望慰问全国公安一级英模王立军,组长关群生代表孟建柱部长和公安部党委,向其致以亲切慰问和崇高的敬意。“这实际上是代表公安部,肯定了王立军在扫黑上的成绩以及方向。”重庆政界一位人士表示,公安部显然支持将经不起诱惑而下水的害群之马清除,纯洁队伍。

记者探访文强别墅

占地20亩 价值3000万

文强,1992年9月调任四川省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1997年重庆直辖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长达11年,于2000年11月被提任正厅级,2003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2008年7月出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长期潜心研究黑恶团伙的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力说:“黑社会本质上是市场经济的伴随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不断向政府浸透,寻求靠山和地域控制力,以维持这种关系。”文强的发展轨迹,也不会脱离上述规律。

别墅价值3千万,他没花1分钱

位于重庆武隆县的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海拔1200米-2000米,是重庆最著名的旅游景点和避暑胜地之一。8月29日,一场大雨之后,记者来到这里,见证了文强的一处房产。这处房产位于仙女山镇石梁子村黄家湾,是占地20多亩(一说十八九亩)的双栋别墅。当地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文强买地没有花1分钱,是武隆县一位主要领导白送的;文强建房子也没有花1分钱,是有建筑商替他免费建好的。据在仙女山上搞开发的一位房产商估价,该两幢别墅的市场价应该在3000万元左右。

文强总资产已近9位数

接近文强案专案组的人士称,这仅是目前查实的文强8处房产中的一处。文强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后,从其一处住所中搜出来大量的人民币、港币、美元、英镑以及金条,价值3800万元,还有8处房产(其中4处别墅),其总资产已近9位数。“重庆警方自6月以来端掉的14个大型黑恶犯罪团伙,其中多名首犯是重庆当地亿万富豪。”重庆一位政界人士认为,文强既甘作一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收益自然不会低。

从打黑英雄到黑势力保护伞

2000年9月19日,中国头号悍匪张君在重庆被擒获,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成为出尽风头的英雄;可是仅仅在一个多月之后的10月25日,重庆查禁赌场的警察死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护赌的枪口下,虽原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总队长李虹等被判刑,但文强被指为幕后的“最大保护伞”。“从那以后,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他的反映就没间断过。”

重庆街上多了无主的宝马车

屹立于重庆解放碑步行街入口的大世界酒店内,5楼本来是涉黑成员马当的夜总会,但是当记者前往步入酒店一按下电梯键,旁边一位年轻男子便提醒,“5楼已经关门了。”香港有媒体称,“在最近的打黑风暴中涉黑的富豪,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中被捕的人以及闻风外逃的人数量逾百”。有企业被撂下,也有房产成为烂尾楼。一位老板发现,重庆街上竟然多了一些无主的奔驰宝马车。

在渝北区不少正在开发的楼盘,目前都处于老板忽然“消失”的状态。“房地产老板们是出去避风头了,倒不是他们担心被捉,而是怕被牵涉进调查之中。”重庆一名资深金融证券业人士告诉记者。

重庆老百姓感到的是振奋。7月21日黑帮头子黎强被抓,7月29日,其旗下渝强实业的挂靠车队队长王德容和多位驾驶员汇集在重庆市委门口,排成队拉起横幅:“感谢党和政府打击黎强黑恶势力为民除害”。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6424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