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春天何时到来?

09-08-23

科学的春天何时到来?



1978年在全国科学大会上,科学院院长大文豪郭沫若先生心潮澎湃,热情欢呼:“我们民族历史上最灿烂的科学的春天到来了”。但是可惜,三十年过去了,我们并没有看到科学春天的到来。我们没有看到享誉世界的科学大家产生,没有看到领先世界的科技成果问世,甚至再没有看到毛泽东时代那样的卓越科技人才层出不穷的现象。能称得上领先世界的科技成果都是前三十年的。比方说,人工合成的胰岛素,消灭疟疾的青蒿素。比方说,杂交水稻,激光照排,比方说,航天技术,核技术。比方说,哥德巴赫猜想。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们后三十年的科学的春天迟迟不能到来呢?我想应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洋奴思想扼杀了科学技术的创造活力。

近三十年来,满脑袋科学迷信的主流精英拜倒在洋人的脚下,言必称美国好欧洲好。“造不如学、学不如买”,大量引进外国的生产设备管理技术产品标准。中国自己的科技队伍只能面对一些洋玩意研究来研究去。完全被改革教剥夺了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信心和机会。更让人气愤的是有一些中国本已领先世界的装备技术弃之不用,却改用洋人的东西。运十飞机下马,鞍钢宪法的废除,中医中药的衰落,都是明证。

二、私有化改革毁掉了科学工作的精神支柱。

科学没有国籍。但科学家作为人,是有国籍、有情感信仰的。为谁工作为谁服务,是科学工作者的内在动力。前三十年中国的基础是一穷二白,但科学技术依然得到了令西方同行佩服的迅猛发展。根本的原因就是科学工作者明白,他们是在为祖国工作,是在为大众服务。他们不计名利忘我工作,是在为社会主义建设无私奉献。而私有化改革从根本上摧毁了科学工作者的信仰基础,科学工作变成了为老板打工为外国人工作为少数人服务。这对科学工作者来说无疑是一种人性根本上的精神打击。更有甚者,以资为本一切向钱看,更是毁掉了一批科学人才,他们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同样玷污了科学。三聚氰胺毒奶粉,瘦肉精,色情暴力游戏,冰毒,计算机犯罪无一不是科学人所为。改革邪教引领的社会走向了歧途,广大宝贵的科学工作者们自然也难以幸免。更可恶的,改革教不仅残酷摧毁了毛泽东时代建立的高等科研体系,还恶毒破坏了高等教育体系,以北京大学为首的占据国家主要高教资源的中国超级规模大学,如今已沦为外国研究所的预科。这类名流学校完全成为中国人才的吸血码头,大肆在中国境内各地引诱顶尖的优秀青少年就读,再把本可成为国家栋梁的这大批莘莘学子教唆成崇洋媚外之徒,毕业后要么出国为洋人打工,要么在国内为买办势力所使用,到如今已形成卖国的主流体制,给国家的现在和将来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主流试图通过金钱来刺激科学工作者的积极性,但效果甚微甚至适得其反。科学成果是需要老老实实日复一日的艰辛劳动才能取得的。并不是多少钱就能制造出来的。比方说癌症,把全世界的财富给她,她就能很快攻克吗?显然不能。非但不能,财富往往还会给科学工作者带来累赘。怎样管理财富,怎样使用财富,怎样使财富避免损失保值增值,往往会耗费科学工作者巨大的精力,他们哪里还有心思进行更多的科学研究呢?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了论文造假,成果剽窃等许多急功近利的丑闻。而那些看不见经济效益的基础科学更是少有人问津了。比方说,“哥德巴赫猜想”换到今天还会成功吗?现在学数学的尖子,有不少人都去了财经部门搞钱去了,还能指望他们兀兀穷年研究出成果吗?把科学研究这种精神劳动世俗化功利化,本身就是对科学的亵渎和背叛。

三、更严重的是全面市场化剥夺了许多科技工作者赖以生存工作的基本条件。

工厂改制迫使大批的科技人员和工人一样纷纷下岗走向市场,他们赖以研究的生产车间产品原材料离他们而去,而住房医疗教育的市场化又迫使他们不得不为一日三餐和基本生计奔忙。我们看到工程师卖伞,药剂师开店,技术员跑销售等现象比比皆是。再也见不到毛泽东时代大规模搞科技革新搞优选法那样红火的群众科技活动。科技人员不能搞科技恐怕也是他们内心最大的无奈和悲凉。

四、以应试教育为导向的教育机制,无法形成人才辈出的制度活力,扼杀了青少年的创创新能力。

孩子从小到大的就是为了对付标准答案得到高分,充满活力的青少年时代被束缚在了书本上课堂上。欲求标准答案尚不可得,怎么敢有标新立异的创新思想?学生十几年不见稻麦菽稷,脱离社会实践,不知道国家和人民的需要在哪里,不能从实践中汲取智慧,怎么能有创造的目标和动力?学生孜孜不倦的学习,只是为了能得高分上好学校找好工作,这样一些优秀的学生往往最先变成了自私的精英。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到崇洋媚外处处依赖洋人;从尊重劳动尊重劳动人民,到尊重资本尊重老板;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公有制到私有制;从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到教育脱离实践走精英道路。贯穿这些事实,我们可以看出三十年所走的路就是一条和现代科学社会相背离的道路。改革教让中国彻底迷失了自我,科学技术的发展自然也要遭受严重挫折。

由此看来,对于现在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才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基本条件,当代知识分子群体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中才能充分发挥才干。皮之不存,毛焉附之?为什么解放初期大批海外科学家愿意回归祖国,而现在大批留学人员会滞留海外呢?这难道不值得当局者反思吗?

当然,我们从毛泽东时代所传承下来的航天技术军事科学等少数几个方面,在世界上还是保持着较先进的地位的,但它们无一不是坚持着原有的社会主义科技体制。这更加证明科学需要社会主义。

让我们再听一听郭沫若先生的讲话吧:“从我一生的经历,我悟出了一条千真万确的真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放科学,也只有在科学的基础上才能建设社会主义。科学需要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更需要科学。”

中国科学的春天何时到来?只能在改革教彻底认栽服输之后,在社会主义回归之后,在科学社会主义壮大之时。我们期盼社会主义大业的复兴,同样也期待着“民族历史上最灿烂的科学的春天到来”。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6344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