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精英如何为他们的改革开放强辩

09-06-19

Permalink 12:01:54, 分类: 理论阐述

看精英如何为他们的改革开放强辩



沈水根06年写的“看看“改革家们”是怎样“反思改革”的?”就深刻地揭露了精英为他们的改革开放辩解的拙劣伎俩。

1,还是不争论,特别反对左右之争

““不要争论,不要搞分裂,不要分左派、右派,‘三个不要’”“要取得共识”“不希望有争论””

他们还是祭起破了产的“不争论”的法宝,不过当年的不争论是在突然袭击镇压了左派之后,一句“不争论”,有不同意见也噤若寒蝉了,不料现在左派又活了过来,在反思改革中甚至已经形成了分明的左右阵线,一句不争论已经压不住左右之争了,左右之争成了右派最头疼的事情,所以在不争论之外,特别反对左右之分和左右之争。

2,用“反对改革”的大棒对付质疑改革的民众

“他们认为民众质疑改革就是“否定改革”、“反对改革”,是“缺乏理性,以骂人为昭示,……断章取义,耸人听闻”(高尚全);“网上的情绪化骂人,发达国家的穷人也是这样的”,“对富人的控诉、对社会不公的控诉,翻翻历史,几百年都是这样的,这是穷人阶层的一个本质特征,……不可能改变,不能劝他们说学着理性的说法,讲道理、摆事实,这个事情也做不到”(张春霖)……”

如果说改革初期借用****的余威建立了骗人的改革的“权威”,但在他们的改革已经骗局揭穿威信扫地的情况下,还用“反对改革”的大棒对付质疑改革的民众,能吓唬住谁呢?民已识破骗局,奈何继续以骗局行之?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从越来越激烈的左右之争看,从越来越旺的毛泽东热看,缺乏理性的恰恰是右派!而左派理直气壮,从理论到民心都比右派占着显然的上风,以至网友给右派总结出了一条右派大笨蛋规律,并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

至于骂人,右派骂左派是“伪左”“左棍”,还没有哪个左派骂右派“伪右”“右棍”的,说右派笨蛋是实事求是,不在辱骂之列。精英竟然把“情绪化骂人”的帽子一律扣到穷人头上,把穷人对富人的控诉,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控诉一律称之为骂人,只能说明右派的反动顽固立场。说“是穷人阶层的一个本质特征”倒是说对了,这正是穷人的正义的革命精神!这种革命精神从本质上比右派的反动顽固立场要理性得多,因为它代表了社会前进的方向。

至于断章取义,右派对马列毛的话断章取义,俯拾皆是,已经成了右派的惯用伎俩了。

3,“改革家们”最怕承认改革已经失败,走了邪路!

“走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的道路,从而出现两极分化,形成新生资产阶级,按邓小平的标准,表明改革已经失败,走了邪路!但“改革家们”最怕承认这一点,竭力回避矛盾的性质问题。其实他们心里很清楚,质疑的性质就是“姓社姓资”的问题”

4,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反对马克思主义

“他们用无理狡辩的方式为“三化”改革开脱罪责,打着“理性思考中国改革”(张维迎)的旗号,“尽量考虑理性的因素”,“思维和语言”“要相应的理论色彩和程序”,“要使利益的问题鲜明”,不要“把它意识形态化”(孙立平)。他们认为现在不是“意识形态或者政治决定一切的时代”,而是“利益博弈的时代”(张晓山),竭力回避“姓社姓资”的意识形态之界限和伦理观念问题,认为“进入利益时代”“不存在对和错的问题。比如饿的人认为吃饭最重要,渴的人认为喝水最重要,想睡觉的人认为睡觉最重要”(孙立平)。”

为了给改革披上“理论色彩和程序”的外衣,他们极力把浅薄的口号总结成创新理论,标榜为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并且汇总起来称做“特色理论”“价值体系”,并拼命吹捧拔高,甚至到了无耻的地步。他们甚至煞费苦心地到马列毛的著作中的断章取义的只言片语中寻找所谓创新理论的理论根据。

但他们却又想淡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用利益博弈掩盖意识形态之争。

5,明明是两极分化造成内需不足,非要说成是“公共品供给不足”

“明明是资本私人占有与劳动者相对缩小的消费能力的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改革家们”非要说成是“公共品供给不足”的矛盾;明明是资本家与劳动者的阶级对抗,“改革家们”非要说成是“不存在对和错”的利益博弈……。他们以玩弄文字游戏的伎俩,企图用一些花里胡俏的词语、概念,来忽悠民众,从而歪曲改革中出现的矛盾的性质。”

明明是阶级矛盾性质,却说成官民矛盾。

6,拒绝承认“新问题、新矛盾”的产生与改革的关系

““改革家们”一致拒绝承认“新问题、新矛盾”的产生与改革的关系;也不承认是新自由主义理念把改革引向了邪路,更不承认“新问题、新矛盾”正是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改革的恶果;他们犹如驼鸟把头埋在沙堆里那样自欺欺人,死不承认私有化和资本剥削是产生一切“新问题、新矛盾”的总根源!“改革家们”只承认产生各种问题的原因是“改革不到位”、“受阻碍”;而改革不到位、不彻底的根源,又在于“权力的介入”、 “政府的公共服务不到位,再加上消极腐败”(迟福林)。至于为什么会“权力资本化、市场化”?为什么“政府职能严重不到位”?“改革家们”自称“说不得”(贺卫方)!为此,他们不得不绞尽脑汁、费尽心机进行各式各样的狡辩。”

拒绝承认“新问题、新矛盾”的产生是他们的改革造成的,他们的托词是:“改革不到位”、“受阻碍”,“权力的介入”、 “政府的公共服务不到位”。他们“说不得”什么呢?就是变成资本主义就到位了这样的话说不得,他们不能说得太露骨,否则就露出狐狸尾巴了。

7,极力否定严重的两极分化,否定阶级矛盾,否定阶级剥削,否定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

“明明中国的贫富差距已达世界领先水平,“改革家们”竟然想出一个怪招,按省区来计算基尼系数。说中国“分省的基尼系数都在0.4以下,甚至在0.3以下,0.35,都比较低,而一到全国就超过了0.4”。明明全球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他们却说:“1980年到1998年,全世界范围来看,收入分配的差异是降低了。”(张维迎)对于农民工的欠薪问题,明明是劳资对立的阶级矛盾,但在“改革家们”看来,“欠薪、讨薪,农民工跳楼的问题,这是法律供给不足,不能说市场扭曲。”(张晓山)农民工的低工资,明明是“血汗工厂制度”的残酷剥削问题,而“改革家们”却说成是“劳动力的素质问题”、“农民工无限供给的问题”(张晓山)……总而言之,他们处处为私有化、市场化造成的恶果开脱责任。甚至干脆凭想象说话:“分配差距的扩大,很多国家在发展中都有一个扩大的过程,然后再缩小。”“腐败现象,很多国家都经过了一个非常长的时期,比如在国外18世纪末19世纪初也是相当长的时间,还有环境资源的污染,发达国家基本都经历了这个阶段。……”

他们极力否定严重的两极分化,我国基尼系数已经成了世界第一!甚至否定马克思早已论证的世界资本主义两极分化的基本趋势!否定阶级矛盾,否定阶级剥削,否定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

8,否认医疗市场化和造成看病难的一座大山的事实

“对于医疗改革的失败,明明是因为医疗事业的泛市场化所致,无论公立、私立医疗机构,运作方式都按市场原则实行了企业化,追求利润最大化,医疗价格由供求决定,89%的人靠自费医疗,医疗保障也基本是市场化。但“改革家们”偏偏否认医疗事业市场化的事实。说:“市场化是市场机制主导医疗卫生行业资源配置,付费责任在政府和老百姓个人之间的划分,不是一个资源如何配置的问题,实际上是财政体制的问题或者整个医疗卫生行业的成本如何分担的问题。”“这不能叫市场化”。“政府把医疗付费的责任推给了老百姓个人”“是政府在医疗行业的职能没有到位”“现在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根本不是市场。””

9,竭力为教育市场化洗刷罪名

““改革家们”竭力为教育市场化洗刷罪名。说是“政府把付费的责任推给了私人,跟医疗方面的问题一样,政府推卸了责任”“所以老百姓上不起学”。而“学校的盈利动机太强烈,学校办成了企业,就想赚钱。”“因为赚钱大家可以分到,老师、校长,甚至教育局的领导,甚至还有别人,这是把学校变成了一个盈利性的股份公司,凡是这些能够分到钱的人实际上成了股东”。这明明是教育产业化的恶果,“改革家们”却用掩耳盗铃的办法,死不承认这是“市场化或者是市场机制太多”,而是称作“公共管理制度严重混乱的现象”,“这和引入市场机制毫无关系,不是市场机制。说的严重一点就是腐败机制,和市场机制沾不上边”,“整个问题的深层次的根源在于付费机制”。……”

10,诋毁社会主义,为房地产市场化贴金

““改革家们”接过“反思改革”的口号后,按他们的逻辑“反思”改革,突然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可“反思”的。他们说:“医疗改革、城市住房改革,……成绩是主要的,用数字来说,住房制度改革最明显。刚解放的时候,城市人均住房按居住面积计算是8平方米,经过30年的建设,居住面积只有3平方米,减少了5平米,改革开放以后,经过扩大居住面积,到98、97年房改以前,人均面积到了8平米,基本恢复到解放初。”

恩格斯专门写了“论住宅问题”,清楚指明资本主义存在的穷者居无屋的住宅问题的本质不是住房的不足,而是严重的两极分化,要彻底解决社会住房公平的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社会主义的分配住房。搞房地产市场化就象搞土地市场化一样,显然是一种社会的倒退。当前世界经济危机就是从美国房地产泡沫破裂开始的。

11,江郎才尽、黔驴技穷!

“下一步怎么办?——“坚定不移搞改革,一心一意谋发展”(高尚全),“要向前看,整个改革不能向后看”(张维迎),这是“改革家们”达成的共识。”

“虽然“改革家们”一再声称要“深化改革”,改革中的问题要靠进一步的改革来解决,但是,怎么“深化改革”?却开不出什么药方,显得江郎才尽、黔驴技穷!”

“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只能靠继续深化改革去解决”简直成了精英所谓“解决问题”的口头禅!等于说不解决问题继续层出不穷地制造问题就是解决问题!

12,把问题推到政府身上是为所谓政治改革——政治上蜕皮造势

““改革家们”认为,改革中的问题,都与政府的权力有关,要么行政干预太多,要么职能不到位,从而造成改革的扭曲,甚至是假改革。“如果把政府转型和政府治理结构两个问题解决好,很多突出的矛盾问题可以得到初步的缓解””

“由于政府是国有资产的人格代表,当劳动力成为商品、劳动者不再是生产资料的主人以后,国有企业已经脱变成官僚资本主义企业,政府也就成了官僚资本的直接所有者,从而形成一个强大的利益主体。”

““改革家们”对“权力的介入”始终怀着一种矛盾的心态:从发展的角度,他们需要“权力的介入”,制度性的腐败使权力成为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和原动力,只要行贿,没有办不成的事。”

““改革家们”希望通过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使“权力介入”既能促进发展,又不要成为自由竞争的障碍,这是“改革家们”梦寐以求的追求目标,但又是最费脑伤神的难题。”

其实,精英并不是为了促进发展费脑伤神,而是为彻底颠覆社会主义费脑伤神!

“他们充分意识到,经济上的市场化改革与政治上的一党专政存在着天然的对立,这种苦衷,他们既“不敢说”、又“没有办法说透,说清楚”(贺卫方),也就注定了他们在中国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的艰辛与曲折。”

其实,右派精英并不是反对修正主义的一党专政,而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图谋彻底颠覆人民共和国,彻底消灭****。

13,新生资产阶级正是在瓜分人民利益的基础上产生的

“一直把这个群体的利益当作可以任意瓜分的牺牲品,一致认为这种牺牲正是改革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壮大新生资产阶级的代价。”

14,“新自由主义的改革,整个就是一场瓦解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改革!”

准确地说,应该叫做资产阶级的反革命!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5859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