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江青座谈会随感

11-05-16

纪念江青座谈会随感

标签: 江青群众路线四人帮修正主义统一战线 分类: 思想评论
昨天上午到民族文化宫的文房四宝博览会挑选些写字用品,正逛着,有网友打来电话说中午北京市委党校有一个小型的纪念江青离世二十周年的座谈会,希望我也去听听。考虑到现在正是政经形势空前紧张的历史关键点,社会处在建国六十一年以来最为广泛的一个政治结构抉择路口、这个民族更是临近一个近几千年来最深刻的经济生存状态抉择的时间窗口,我们高来高去低来低走的悠久文化文明,是龙是蛇可能因此亦就要终见分晓,故而之前已经决定,作为无依无靠、百无聊赖、流离失所的P民百姓身份,在这个节骨眼儿除了景山这类被允许进行公开聊天的场所,其他室内的小活动就躲得远远的为妙,免得被国保。但回来路过车公庄时,转念又一想,毕竟是首都的市委,维稳力量未必会像对百姓活动场所那样严厉监控,所以不由自主还是拐弯进了三塔寺的市委大院。进入会场了解到,是市委里面的东方红网组织的座谈会,还有不少外地来的。网友主要是控诉改革三十年的倒行逆施,比较具体,但感觉不是很有批判深度。
有些网友说到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侄子茅院士最近的反毛言论极为气愤,相约要去其家理论。在下觉得,经过三十年的邪路,中国群众已经从改革教的反冻蛊惑中猛醒,重新觉悟到私有制下被压迫者必然所处的阶级地位。此刻,革命派有义务,帮毛等老一辈革命者洗冤,通过各种途径让劳动群众重用阶级观念认清阶级敌人,回归公有制的康庄大道。这也是对包括江青在内的所有革命失败者的最好的纪念。只有恢复了无产阶级的政治经济体制,茅袁们自然再无机会对人民群众进行非毛等阶级蛊惑。否则,你今天打倒了一个80多岁的茅院士,明天还会有更多年轻的剥削阶级打手跳出来让你打不胜打;你现在可以让学术带头人元腾飞不能在原单位上班,以后必然还会涌现更多官僚阶级的维护者进行反毛污毛的阶级斗争。
关于纪念主题,看到不少网友对江青的感情比较深,也比较情绪化,本想只听不说,后来还是跟着说了几句。在下认为,江青当年的个人政治立场,从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大方向的角度而言,无疑是正确的,即使是过去对她盲目否定过的那些糊涂群众,经过三十年来改革教对社会主义的疯狂掠夺和破坏的不争事实,也可以很明了了。但也必须承认,虽然其政治正确,也仍然是个悲剧性的政治失败者。故而,与纪念毛泽东不同,我们今天纪念失败的英雄,应从参悟其失败的前因后果入手,找出若干失败的原因以警策后辈。否则徒有哀悯,客观上未必是对逝者的尊重。而对于江青以及‘四人帮’中的其他同志的政治失败和历史责任,只要把下面两个问题参悟清楚,即可很容易分析出于此事的其它问题的答案:既然毛当时可以团结党内外左右两派群众共同建设社会主义,那么,毛去世后的左右两派政治势力,有无除不共戴天决裂之外的另一种机会,让左右两派继续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发展建设互相学习进步?到底是什么促使华这么弱的一位政客完全偏向了一方,有无主观因素之外的其他原因?
在众人面前不便也没有时间于此深入分析,从表面简单说就是,‘四人帮’等人所代表的造反派群众偶然失败的必然性,在结果上讲主要是他们没有能力发挥毛泽东的群众路线和统一战线的思想法宝,使毛费尽心机开创的大好局面尽丧己手。这个政治策略层面的教训是深刻的,也是很有现实的意义的。比如会中有朋友建议左翼现在不要争论,应团结一致地耐心等待十八大后重庆模式等来引领中国社会向毛时代的回归,问题也是出在这里。今天革命派群众如果不能自己觉悟并让广大群众充分提高革命觉悟以认清修正主义路线对国家发展的灾难性危害,单靠个把左派高官的政治手腕,单枪匹马闯入敌营当领导,不打可能领导剥削阶级的组织团队回到无产阶级路线上来,势必重演当年‘四人帮’政治失败葬送文革成果的大悲剧。因为老毛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曾有个很英明的论断:“修正主义头子要改也难”,已为历史所证,派毛亦难例外。当年的走资当权派刘邓,从历史上讲,也都是派毛的干将!而就现阶段重庆薄书记的唱红兴毛运动而言,也是这样,只有深入群众、发动群众和依靠群众,才有可能对官僚阶级形成压力,才有可能踢出回归公有制的临门一脚,否则,如果仅仅停留在唱红打黑的阶段,会像当年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口号一样,被特色社会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利用为颠覆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维稳工具红色外衣的维稳工具的概率还是蛮高的~
发言中,有老同志认为现在社会思想混乱,人心不古的道德环境,让社会太不和谐,要对年青人加强道德教育。还有的同志发言说,现在的法律失去公正性,法官阶层素质差。在下没忍住,也对这些糊涂的观念用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基本方法做了开释:现在的中国社会,在修正主义路线的牵引下,已经陷入严重的阶级对立,尤其在经济上。比如在下这样没有工作的失业人员,只能举债度日;而据说垄断着绝大多数中国社会生产生活资料的红色资本家族所占有的财富,有的已经比国外垄断首富还多,多到可以买下除去非物质文化遗产水分之外的大半个北京城!不同的阶级,道德标准自然不同,所以,所谓的社会思想混乱,不是什么道德教育缺失造成的,而是阶级对立造成的,究其本质又并不是混乱而是清晰的各阶级道德的客观对立存在。只有依据宪法劫富济贫,才有可能消除阶级对立、于全面混乱中统一社会道德标准。
另外,法律是维护道德的工具,剥削阶级的法律,如果被认真执行的话,自然要维护剥削阶级的利益,必然不会主动维护被压迫阶级的利益。比如在下半年前为了支付暴涨的房租经济紧张,有万把块钱的信用卡没钱还,现在只能等挣到钱后再还,如果经济执法机构为了维护基于在本来平等均富健康和谐发展的中国社会里制造贫富差距以便依法理放债收利的剥削阶级道德之上的信用卡公司的合法利益,秉公执法,那在下就要倒霉了,这位认为现在的法官们执法不公正的同志是思维陷入了误区,现在各地很可能正是因为法官们执法太‘公正’了,有效的维护了在社会各个领域全面代表着‘公’的压迫阶级的利益,才让阶级压迫的事业更为严重和突出。所以,整个社会对法律别那么认真不是坏事,象美国政府对自己的国民就做得比较好,经济危机来了,没有为了富人利益仗势欺人,而是政府出面把被压迫阶级的很多债平了。当然就中国的具体情况而言,在这点上学美国也不可能根本解决问题,只有及时终止三十年来必然制造阶级对立的修正主义改革路线,摒弃私有制恢复生产和生活资料公有制,才有可能让国家法律对全体公民公正!否则,被压迫人民永远都得不到公正,法官执法越尽职,越秉‘公’职守,多数百姓越被不公正。在下也只能希望革命派早些光复无产阶级政权成功,在信用卡欠债被依法成功追究之前,中国能赶紧回归宪法既定的公有制社会。
座谈会结束前,最后有朋友发言道,毛为革命牺牲了那么多,死后却被袁腾飞毛院士之流泼脏水诬蔑,太冤了,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在下顺势接过话茬讲道,毛被其事业所打倒的阶级对立面诬蔑是自然的事,并不冤。真正冤的是,毛为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的解放、为了解除他们的阶级压迫,奉献了毕生的精力,自己刚一死,多数愚昧深重的中国百姓,为了些许蝇头小利便支持政客们打倒毛们千辛万苦流血流汗建立的公有制发展路线,敲锣打鼓游行欢庆逮捕包括其妻在内的左翼分子。由此可见中国人文化劣根之深,反证了毛泽东所谓文革应七、八年来一回反复搞的必要性。

点击(1997) - 评分(84)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