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山论谈】毛诞116前夕的若干讨论和思考

09-12-26

【景山论谈】毛诞116前夕的若干讨论和思考


十一前后,又去了几趟景山讨论时事政治问题,今天是老毛诞辰116周年,于此总结一下当时随即记录的几个议题,姑且以此当个思想上的纪念。

一 文 革没有违法,相反是为了维法
有50后对文 革还有被骗情节,总是提出诘难的问题:为何你们口口声声以宪法为依据反对改革破坏宪法,而在文 革中,百姓砸烂公检法,把宪法规定为接班人的国家主席迫害死,你们还说文 革是对的?在下于此的回答记录:
理论上回答比较容易明白,但50后,思想朴素,反感理论。您的问题出于事实,我也用事实来评说此事。改革教主政三十年的结果,公有制从国家所有制的大半变成了10%到20%明显有违宪法,这一切都是在公检法越来越完善的同时越来越恶化的,可见公检法的完好与否并不是宪法得到保护的标准,这个事实说明公检法可以在宪法的指导之下的社会维护社会生活层面的稳定和秩序,但并不能保证宪法的性质,也就是国家性质。而宪法被迫坏后,公检法系统的运作还可以完好,深至更好。可见,相对于宪法而言,公检法只是个中性的工具,既可以用来维护宪法,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性质,也可以用来破坏宪法,颠覆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性质,决定因素不在公检法系统是否运作良好,而在于别的。因此说,以公检法被砸烂而得出文 革违法的结论,是不充分的。
但如果少数觉悟者凭借革命觉悟告诉人民,文 革砸烂公检法是为了保护宪法,官僚阶级则会故意煽动人民于此不信,所以老毛当时被迫用群众教育群众的方式。而现在简单了,改革教三十年来的表现,已经用事实从反面证明,公检法的健全,并不是宪法不被颠覆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充分条件。比如重庆这次打黑就暴露出,公检法与欺压百姓恶势力勾结的程度,根本就是同一条裤子的两条腿的关系,性质是黑猫与白猫的关系,没有本质区别。刘去世时,在下还未出生,但近年关注****,对此有一定认识。在文 革前,毛泽东曾推断说,“机会主义头子,要改也难!”;而刘少奇,则不同意“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说法。从政治意义上说,这两个观点存在着相当的对立性,在下在主观上同意刘主席的信念,在客观上则支持毛泽东的判断。作为精英领导者,尤其是夺得宝贵执政权利的精英,特别是在儒教环境里,领袖的自信与威信都来自个人优胜力积攒的权威与等级,而不是真理,这样,在战略上反而成为包袱和缺点,战争时期,随时有敌对势力于此纠正和免疫,和平时期则恶性膨胀。一方面,一旦秉持精英思路,脱离群众,就容易偏离客观实际,就自然会有投机倾向,就必然更有机会处于错误立场,做错事,自然会造成更大的损失,即使他个人在感性上有正确的革命信仰和思想觉悟;另一方面,精英与精英阶级的其他成员的多数在阶级立场上必然容易倾向一致,在自身家庭成员,亲戚朋友,与其他人民群众形成阶级对立的时候,精英领导者的立场更有机会受到本阶级立场的影响,这种客观上的投机性,在阶级斗争尖逐步发展,阶级对立性难于改变的时候,精英领袖的政治偏差自然难免。刘少奇主席的个人悲剧,估计两者都可能有。如果时空交错,在下与毛刘二人深入讨论,放几个马后炮也许有机会避免历史悲剧。但可惜历史是难以挽回的,社会文化的缺陷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彻底扭转的,救了刘少奇,救不了千千万万个历史中的李少奇张少奇。但我们现在可以以史为鉴,更不能在改造社会封建意识形态的文化革命的努力上开倒车,否则就注定难以避免悲剧历史的重演。如今的很多腐败者和客观上支持了腐败的人,有的曾宣誓拥护革命信仰,有的甚至现在也还怀揣有革命理想,但事实是他们都在有意无意地造就着世界上最大的腐败业绩,他们应当,而且也还有机会以史为鉴!
有人说文 革是政治运动极致的产物,是很肤浅的。老毛要摆脱几千年的周期率而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无论从历史战略意义还是具体的现实作用上讲,水平都是超一流的。在下了解的现代政治家中手段之深广高效无出其右者。比如今天的改革教面临的深刻危机的众多社会矛盾中,无论随便哪个让他们想破头而不得其解的大矛盾,****的实践大都提供了正解。就拿让中国头一次遭受全世界发达文明国家人权攻击的计划生育政策来说吧,中国改开搞政府三十年来于此从来都是甘当缩头乌龟,不敢直接面对,要么就是顾左右而言他,用强词夺理的方式自慰。说什么人口太多,要么说土地相对太少。但是谁都清楚,中国的富源辽阔在世界上数一数二,人口密度只是日本的三分之一,更是韩国的四分之一。但人家都没有强迫进行,为何我们作为先进制度的国家要弄这个破坏现代人权标准的事!?人口节制当然是对的,但不能以抛弃国家的先进性为代价,毛泽东同志的在文 革中于此点做法是即合情合理又高速有效的。他在社会文化中破旧立新,打破小家庭,让公民融入社会大家庭,小家庭的私利圈被打破,还会有多少人主动多生多育呢!?欧美的低生育率现实可为此提供足够的正面佐证。但此举在三十年前再不争论的语境里蛮横地硬被改革教文化鹰犬扣上为违反人性的大帽子. 实则是他们不懂人性。人类社会从家庭价值走向社会价值是人类社会进步的表现,是人性恶向人性善驱动的反映,像发达国家比如美国,未成年人并不属于家庭私有,而是属于全社会,由国家法律进行基本人权上公平的保护。老毛只是慈悲地随机用了更为先进的招数,不仅帮助未成年人成为属于全社会的社会公民,还努力帮助成年人也从家封建小庭的价值立场转移到现代社会的价值立场上来。
而且,对小家庭观念的破坏的历史意义还远不止如此。我们看到中国总理月前去朝鲜访问,特意在与几十万多为底层平民子弟的中国军人一起牺牲生命的老毛长子的墓前抹了眼泪。画面很感人,同时也让人深思。现在多少党国高官因为自己亲生子女的阶级立场发生变化而使自己也跟着发生思想立场的转变,从入党时宣誓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奉献一切的立场转变为认同或明里暗里支持自己子女所在的剥削阶级的立场。这样全社会在亡党亡国之前,从上到下腐败之愈演愈烈难有出期!在下个人揣测,温总理在毛泽东同志长子的墓前淌下热泪,一定是替这些因子女堕落而堕落人的难过,并希望这些人都来忏悔以从小我小家的立场改弦易辙吧!这样也许能让他们悬崖勒马、悟出个人修养与个人思想的区别可以很大,悟出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狂妄与无知!!

二、公仆比主人生活高,显然违背了宪法和党章。
十一前那个周末在景山碰到一位体制内人士,谈论中认为公仆这个概念,并不代表仆人要比主人地位低,因为这里的仆人是地位高的,主人是地位低的。这不同于通常的主仆关系。在下当面对此说进行简要的批判:
公仆的概念,文 革前刘少奇与时传祥会面时曾说,我们都是人民勤务员,不同的革命分工而已。这应该是比较清楚地表达了当时革命党对公仆概念的诠释,作为国家主席和执政党的副主席发言,这番话也应为宪法和党章精神于此概念的侧面佐证。但今天这个概念无论在仆人还是主人心中都被别有用心地弄得模糊不清了,乃至很多时候与刘主席代表该国和该党所表达的精神相反。 比如在毛时代,真心无私为人民服务的老农民陈永贵可以当副总理,挡车工郝建秀可以当部长.而改革教路线当道三十年后的今天,那边欧美发达国家的执政者如美国副总统的身家也与普通堂食跑堂和外卖送餐人员一样了,而在我们中国,多到十七个百姓养一个的公务员,却个个都成了财富高于于草民之上的富人老爷。这根本就不是“改革”,而是名副其实的倒退,改革教路线主政三十年,让中国的社会关系和生产关系向腐朽的旧社会大倒退!如果还想让中国向前发展,就必须从根本上彻底扭转这个反动的局面。全国人民必须重新明确“公仆”这个被偷换了的概念。
概念,就是概括了大家的一般认识,否则应叫私念、个念,而非概念,执政党跟大家沟通,显然应该用概念,而不是个人或小利益集团的私念。从政府精英的角度讲也是如此,现在中国政府的执政精英们的标准,说白了就是美国人的标准,可是美国人的概念,叫con-cept,con大家、一起,cept接受,也是大家接受的共识的意思,与中文概念二字一般无二,故而,中国改革教执政者如今经常发明自说自解的特色“概念”或多数公民并未认同的“新概念”。这种不合情理的作为所奉行的实际行为逻辑不,仅不合中国文化,也是不合西方文化的,违反了人类共同具有的基本普世价值标准,偷换了人类最基本的沟通概念。执政集团也许会说这是你个人的观点不是他们的观点,错!事实证明这正是精英执政者的观点:比如说最近的中石油低价购房,被人民抓住了,没有人因渎职被定罪,仆人戏弄主人跟玩一样,执政党的主流的理论也是对此有不可辩驳的支撑:所谓特色社会主义,实际就是强奸了多数革命干部与人民心中社会主义的概念,公开用私念代替共识,却不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公开违反宪法,这在东西方现代文明的标准来讲,都是反动的。换句话说,人类近代的发展方向是平等与共和,我们这个国家也是思想觉悟先进的革命先烈的鲜血换来的共和国,所以在现阶段颠覆普世价值的行为,即使不能说是反人类罪吧,也应该说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倒行逆施八!刚刚结束的四中全会,虽然在战术上有些正面的具体措施,但在违宪这个基本面上,也没能战略上把这个事翻过来,显然政治斗争双方都没有在更高的高度认识这个严重的问题,这样就不可能在根本上扭转社会堕落的局面,即使花了大力气反腐,结果还会和近年一样,越反越腐,劳民伤财,继续被温水煮青蛙。

三、关于修正主义
修正主义的议题,在下印象里好像是大跃进前后的一次国庆时,老毛提出来,表述的是在意识形态领域推翻旧政权的努力,所以似乎是哲学层面的,但其内容实际上是源自对党内右倾机会主义的批判问题,所以中国的修正主义议题的出现,其实是政治层面左右斗争的产物。
不左不右,是为正。修正,本质,是对偏离了中道的一种纠正。中道,在定局之中,从哲学意义上讲,无疑是对的,之所以应受批判,因其在革命对反革命进行斗争的动态运动中也起到调和是非,抹稀泥的作用,主观上貌似中道,实则是作为墙头草,等待时机,所以本质上又是机会主义者。这种本质上的投机分子,往往在客观上会偏向一方,也就是其无所作为的结果,往往是偏向了习惯势力的一方。这对于革命党而言,无异于是自戕。因为这种行为,实际是否定革命的行动,在斗争中无异于在客观效果上支持了反革命的势力。相对于反革命势力为左的革命势力,在修正主义指导下自然要使来之不易的革命事业遭受灭顶之灾。所以,对于先进的政党而言,尤其是已经取得执政地位的具有革命性的先进政党而言,修正主义实际是其最大的敌人,其一,修正往往从意识形态开始,由上层掌握行政权力的人员和机构开始;其二,执政权力的取得,同时往往是造反阶级的权力阶层的先进信仰丧失的开始,导致人性平等意识形态异化的萌芽。由于这个萌芽并非出自底层,故而其恶性发展往往有机会迅速膨胀。堡垒往往从内部被攻破,对造反成功的革命势力来说,此言尤其真实。所以,上个月党建词典删掉修正主义一辞,意味着政府主流革命意识形态的彻底异化至反面。也说明在下于此问题的结论,是理论联系实际的。
今天,体制内左派在无限恶化的社会形势面前,尤其在人民群众从外到内逐步彻底丧失政权公有权利残酷现实面前,也逐步认识到修正主义的恶性作用结果。但他们往往由于对修正主义无有理论高度的觉悟加之自身阶级立场的异化,故而不能旗帜鲜明地与修正主义的思想和行为针锋相对地进行有理、有力、有节的有效斗争,其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他们最后由肉体到灵魂逐步被修正主义路线绑架,自身都难保,又如何保护人民不受修正主义的蛊惑呢!?比如新中国第四代领导集体自十七大以来,打右灯向左转的这两年多的历史就很说明问题,这虽然在一方面反映出毛时代先进的社会教育制度和手段的高效作用成果。但结果是没转大动,唯一积极的结果是暗中把社资斗争的问题争论亮到了桌面上,重庆打黑只是其后的自然结果,胡核心不先暗中左转,簿书记的明左出不来,但这些都是政治层面的结果而已。由于只注重政治层面的斗争,没能在各个更重要更关键的社会层面主动纠正三十年前的路线偏差,客观上使用的是模仿三十年修正主义政治投机的方法,最后结果是事倍功半,反而让自己几乎被完全绑架到修正主义特色路线的座驾上面。为什么是这个结果?? 因为修正主义本质就是投机,自古以来从理论到实践自成相对完善的系统,革命派本质不是投机,而是在先进觉悟基础上的革新,偶然利用机会优势作为辅助还可以,可是一旦守不住根本,完全以投机对付修正主义的投机,无疑是班门弄斧,最终反而受制于人,被同化或被绑架,使社会性质上的进步功亏一篑一点都不奇怪。所以社会进步势力如果真的要实现进步,必须在夺权之后于原则问题上针锋相对地坚定斗争,在制度退化问题上丝毫不能让步,而且还要旗帜鲜明地对建立先进制度、取缔腐朽制度和表面先进实际腐朽的N座大山的压迫人的改革“新”制度和新秩序进行果断的全面切除工作!否则就没有切实的机会能让中国的发展道路摆脱形左实右、表面名目先进本质作用是重归人压迫人的腐朽旧社会的修正主义的轨道。 用修正主义的方式与标准与其标准作斗争,焉有德胜之李?




四、阶级斗争vs阶层博弈
毛泽东同志所注重的阶级斗争的思想和行为方法,最终目的诣在根本解决阶级矛盾,实现达到社会的根本和谐的目的。而从根本上解决阶级压迫的问题,最起码的是要使被压迫阶级正确地树立其造反有理的信心。但现今的官僚阶级的精英知识分子幕僚们出于自身的阶级利益,别有用心故意混淆阶级斗争和阶层斗争的概念,或者有意无意地淡化阶级斗争的学说甚至提法,把人们于此的注意力引诱到所谓阶层博弈上去。但阶层博弈是在固有阶级统治格局框架下的斗争,只是统治阶级内部的利益斗争,与与之对立的被压迫阶级的主体利益没有社会政治层面上对等的关系,这样就等于最终在无形之中合法地剥夺了弱势阶层的社会对等发言权!初期就是用所谓阶层博弈的提法诱使人民放弃阶级斗争的平台来实现的。到了三十年之后的今天,更是登峰造极,这些年来一切本来设计得对社会和谐发展很有利的政策方法,大多被官僚知识分子圈进阶层博弈的理论框架用来进行阶级压迫。使众多目的很不错的政策最终趋于失败。就拿进七民怨沸腾的封网来说吧,封低俗网站本是件建立精神文明的好事,但由于政府在意识形态上早已摒弃了阶级斗争的存在的被承认的主流媒体合法性,只要是吃官饭的就必须穿上“没有阶级斗争”的皇帝新装。从而让本来的一件好事成为阶级压迫扩大化的途径,因此就在封网站这件小动作上也体现了较深刻的阶级斗争,最终结果将使大批草根网站被关闭,低俗网黄色站继续发挥特色的灰色和谐作用。我们来分析哈官僚阶级是如何的呢?他们先把个人网站用杜撰法律理由的形式关闭,然后把没了个人网络地盘的数亿网民驱赶到数量相对极少的屈指可数的一些门户网站寄宿。而这些门户网站之后会怎么做呢?以新浪网为例,最近几周内,全部圈子被新浪官方管理员硬改为私密圈,其中的独立论坛变为装饰品,取消了在其上发帖的功能!这种行为是在消灭低俗吗?当然不是,这是赤裸裸的阶级斗争!这是在用法律的形式剥夺多数人的草根阶层的合法权益--在和平年代,被噤声就绝对意味着被剥夺了对生存资源的话语权!就意味着被剥夺被奴役!!而少数人合法让多数人噤声,直接后果即是少数人的压迫阶级对多数人的被压迫阶级的生存资源的合法剥夺。这最终即会形成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合法社会奴役。这时,广大的被压迫、被奴役的人民能不怀念毛泽东吗?!改革教倡导者还能肆意诬蔑底层草民可以随时打击遏制贪腐的毛泽东时代不是人民民主的先进制度吗?有目共睹,三十年来改革教所大户忽悠出来的不能对其他阶级以理服人的精英阶级内部民主博弈的制度,本质是旧社会腐朽的专制制度的一个变种而已。

大家明白了个中道理,也就应该知道怎么调整斗争方向了。现如今,只有构建阶级斗争的平台才能有机会解决阶级矛盾,所以一切具有先进革命信仰的人,现阶段应该而且必须致力于在官僚统治阶级有意无意设置的统治局面中进行挑拨离间和煽风点火的工作,把阶级矛盾的本质揭示出来,以免广大的革命干部和群众不幸沦为阶层斗争中利益博弈的工具,因为官商结合所形成的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利益博弈,无论胜负如何,都与无产阶级觉悟者的社会进步事业和广大被压迫和被奴役的劳动人民的最终解放无关!只有这样,才能把本来的人民政府从今天在实际利益上与人民对利的尴尬局面中挽救回来,恢复宪法的实效性,让我们新中国本来具有的社会先进性得到根本上的恢复,使今天阶级矛盾扩大化的趋势得到根本的遏制,让和谐社会变为现实,而不是仅仅停留于主流媒体空洞甚至于事实相反的口号中!

在这个问题上,这些年人民政权的很多职能部门,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维护工具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特别是政权的执行部门如军、警、宪、特等,没有把作用力关注于保护政权性质上,相反,由于政权的性质由量变逐步发生质变,这些权力执行部门反而调转枪口指向了人民,逐步沦为剥削阶级对付被剥削阶级的阶级工具。把人民赋予的资源大多用于监控人民,整天盯着老百姓会不会造官僚的反,人民由于信仰形成的小集会都要监视,极大侵犯人民自由和权益。比如最近好像有几十位群众趁假期在重庆某个小山坡上开个纪念毛泽东的小会,也被军警如临大敌全数逮捕法办。而近年来,毛周等革命家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最宝贵资产革命干部集体,一天天地逐步被整个转变为敌对阶级的势力范围内,他们却不作为不能有效制止,这些枪杆子如今到底成了谁的枪杆子?当然,这与维护人民事业的笔杆子被剥夺有更大的关系,因为枪杆子决定于拿枪的人,而人心的集体信仰方向最终决定于政权的笔杆子的思想觉悟水平。比如当年张国焘作为革命党的最高军事首领,大权在握,但当他要变节时竟然连自己的贴身警卫也没能动员走,可见当时的革命政权的笔杆子影响力之强健。而现在的局面是何等的可悲,政府公务员从上到下,哪还有多少人是以革命信仰为行为标准的,当所有的人民干部逐步转换身份成为官僚老爷,既没有枪杆子也没有笔杆子予以适当的制止。

这一切,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忘记了在阶级社会应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根本执政底线。

阶级斗争在矛盾缓和的阶段,可以是和风细雨式的。但在阶级差别不幸被扩大的时候,就必然是暴风骤雨式的激烈利益斗争。我们看到电影《暴风骤雨》里面的情况就是这样,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在利益上已经不幸尖锐对立,这时团结乃至依靠人文素质较高的压迫者阶级不仅解决不了矛盾,还会反过来被其利用。必须用各种方式把社会生存资源从被过多占有的压迫者阶级手里平均到被剥夺者阶级身上,这样才能发动和促进广大人民群众参与革命事业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比如在下如果有基本生存资源,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社会制度进步建设的话,多了不敢说至少可以让现今的制度进步建设事半功倍~ 几十年的革命历史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必须发动广大被压迫阶级的群众,团结依靠群众,因为觉悟后的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让群众觉悟到自己的正确位置,自然会找到革命前进的正确方向和很恰当的具体步调。这才是毛泽东群众路线的本质所在。而迷惑群众,进行愚民统治,那就只能让国家摸着石头过河了,如此不仅千百万革命烈士所开创的革命事业必然会被彻底葬送,连国家民族的生存也会遭受到极大的]实威胁和危机。

因此, 无产阶级专政的枪杆子与笔杆子必须回归原有的超阶级性, 尤其是作为政权执行部门的军、警、宪、特等机构的权利必须重归人民所有公有, 再次调转枪口对准压迫者和剥削阶级, 以消灭一切当权派阶级为了维护特定阶级的小范围阶级利益而出卖包括其他阶级乃至其对立阶级的全体中华民族的国家利益的机会.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