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烤鸭穿了新衣 父亲带一双儿女去跳

09-12-26

Permalink 04:16:11, 分类: 历史评述

吃完烤鸭穿了新衣 父亲带一双儿女去跳


 

按:杨元元扔下母亲走了,但这个男子走时,没有扔下她的一对儿女

  老实巴交的36岁男子雷贵柄,去学校和幼儿园接回了12岁的女儿和6岁的儿子,在请孩子们吃完烤鸭后,他让孩子们穿上新衣服,然后带着他们跳了海。目前,女儿尸体已被发现,该男子和男孩尚未找到。现在,孤苦伶仃的34岁妇女范富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失去丈夫、儿女的悲伤。


http://www.xmnn.cn/dzbk/xmsb/epaper/res/1/20091220/45201261242943515.jpg
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现已支离破碎。(坐在床上的为范富良)

  商报记者 | 倪立婧 吴泗海
  
  从来不买菜的他买了只烤鸭回家,接着还去小学和幼儿园把2个孩子接回家。孩子们见到了桌上的烤鸭十分开心,和爸爸一起吃了一顿大餐。但幼小的孩子在品尝美味的同时并未想到,这顿饭是他们最后的晚餐,他们更不会想到带着他们一起跳海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女儿浮尸海面

  18日晚上6点多,34岁的三明来厦务工人员范富良接到了亲戚打来的电话,说她的丈夫雷贵柄要带着2个孩子去跳海。范富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跑到了高林村附近的海边去寻找。由于不知道丈夫所在的确切位置,7时许,她向派出所报了警,禾山派出所立即派出民警和她一起沿着海岸线寻找。

  之后,她在五缘湾附近找到了丈夫所骑的电动车,但是任凭她怎么喊,也没有得到回应。晚上11时许,禾山派出所帮她联系了打捞队,继续进行搜救,但未果。

  直到昨天早上6点多,有人报警称在五缘湾附近发现了一具尸体。范富良跑到现场一看,正是自己的女儿雷丽琼,而丈夫和儿子雷志伟的尸体则尚未找到。目前,湖里刑侦大队已介入调查。

  为省钱中午加班
  
  在范富良的眼中,老公是个十分老实的人,他工作努力,也很疼爱孩子。范富良说,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家里都靠他一个人撑着。他在工艺品厂上班,计件算钱。每天中午,其他工友都回家吃饭了,但是他却让范富良送饭给他吃。原来,他只是想趁着中午这一点时间,再多做几样东西,多赚一些钱。

  最近两年来,范富良才开始出去工作。家里的生活也逐渐好过了一些,凭着前几年的积蓄再加上向亲戚朋友借的几万元钱,他们在老家买了一块地,总价10多万元。房子还没盖,雷贵柄就选择弃她离去。

  范富良告诉记者,她和丈夫的感情很好,每天一家四口都在一起。“我现在都不敢出门,看到别人的丈夫,会想到他。”

  儿女都是好孩子

  雷贵柄和范富良的女儿雷丽琼,在亲戚的眼中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由于父母工作都比较忙,没时间照顾家里。懂事的她,每天放学后先是顺路去接弟弟。回到家里,雷丽琼先用电饭煲煮饭,然后再动手炒菜,边干家务活边等父母回家。

  而谈起儿子雷志伟,范富良的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他在幼儿园里当班长,幼儿园的老师听到这件事情之后,都很惋惜。”

回放
吃完烤鸭换新衣服带着孩子上路

  昨天下午,记者在高林村的一个小出租屋内见到了范富良,这时候的她已经欲哭无泪。她的亲戚告诉记者,由于担心她睹物思人想不开,已经从原来的那间出租屋里搬了出来住到了亲戚家中。“她原来住的房子也就是10平方米左右,搭一个架子床,一家四口人就住在里面。”

  范富良告诉记者,她和丈夫都在高林附近的工艺品厂打零工。这一段时间,丈夫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工友们也都说他脸色不好。前天上午,雷贵柄没有去上班,他想去诊所里挂瓶,但是没钱,于是他向亲戚借了100元。中午,雷贵柄去工厂里领取工资,共结算了1000多元。

  接着,雷贵柄就离开了工厂,下午他来到了小学和幼儿园把2个孩子都接了出来。“以前我们为了赚钱,都没有去接过孩子。”之后他带着孩子到工厂里来找范富良,范富良看到他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孩子们都换上了新衣服,而雷贵柄则穿了一件大红色的衣服。

  “我的女儿从来不穿棉袄,都是穿运动服的,那天也穿了厚棉袄。”儿子则告诉她,爸爸要带他们去海边玩。“我当时跟他们说,要他们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就出来跟他们一起去。”但是就趁着她去厕所的这个时间,雷贵柄就骑着车子走远了。

  范富良眼见追不上,就回到了家中。但是推开门一看,家里的桌子上一片狼藉,都是吃剩下的鸭骨头、纸片等。而在床上,留下了一张100元钱,“这张钱,我估计是想还给亲戚的。”
  这时候,楼下就传来了亲戚的叫喊声……
  (记者 倪立婧 吴泗海)S9C20080

预兆
想起回家半夜突然惊醒摇醒妻子

  范富良说,这几天丈夫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只是前几天,雷贵柄的母亲打电话来,说她这个月要过60大寿,希望他们能一起回去祝寿。

  “我们出来已经8年了,老人也没怎么见过孩子,所以我们也说可以。”不过,后来婆婆又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他们能回去过年。对于这个要求,夫妻都不答应。“一年要回去2次开销很大,而且我和孩子都会晕车,连坐公交车到江头都会吐。”

  老人家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很不开心,还要死要活的。17日晚上,雷贵柄半夜突然惊醒,还摇醒了范富良,一直说:“我觉得我妈有事,你说她会不会死?”

  范富良告诉记者,如果要说有什么预兆的话,她想到有一天晚上,雷贵柄那天喝了很多酒,然后告诉范富良,他想死,要去跳海。当时范富良也被吓到了,她哭着对他说:“如果你死了,我和孩子们怎么办啊?我没有文凭,到时候连孩子都养不活啊!”范富良说,也许就是因为担心她养不活孩子,所以才带着2个孩子一起去死的。

  范富良的亲戚们告诉记者,在走之前,他给所有的亲戚都打了一遍电话。雷贵柄在电话里告诉父亲:“我不行了,要去了。”

记者手记
他为何如此决绝

  在采访完该事件的始末,我一再怀疑它的真实性。哪个父亲会这样狠心地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死?在采访中,范富良说,或许丈夫只是担心孩子以后的生活没有着落所以才带走他们。或许这个父亲是爱孩子的,只是他的表达方式真的错了。那是什么让他如此决绝呢?

  这几天,气温骤然下降。在采访范富良的时候,出租房内的窗户坏了,透着一股冷风,让这个小屋显得十分悲凉。几年前,他们的生活很困难,但是他们都挺过来了。这几年,在他们的心中或许有个梦,在厦门再打几年工,再赚上一点钱,把家里欠下的债都还上,然后再盖一栋小房子。等到那时候,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回家。

  但是没有想到,悲剧就这样发生了,那个梦永远都不会实现……
  (记者 倪立婧)
厦门商报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