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字闸的崩坏和《龙江颂》的禁演——样板琐谈之五

09-12-17

公字闸的崩坏和《龙江颂》的禁演——样板琐谈之五




听说,福建九龙江上的公字闸倒掉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南街村公字闸,形单影只掩映于承包单干小生产海洋之间,残存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乡村夕照”,中特十景之一。“乡村夕照”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中特胜迹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九龙江上的公字闸。三十年前的《龙江颂》常常警醒世人说,私有大神就被压在这闸底下!村里有的干部受暗藏敌人挑唆,险些大开闸门让这座神跳出来,幸而党支书江水英领导全村百姓识破诡计,牢牢闸住私有大神的泛滥,人民公社得到胜利。后来有个叫做笑贫的人救了两条蛇,一青一白,青蛇叫私有,白蛇叫资本。后来白蛇便化作女人来报恩,嫁给笑贫了;青蛇化作丫鬟,也跟着。一些农夫看着两条蛇的化身美貌异常,凡心大动,爱资本私有及所有蛇族,故现下常有农夫被毒蛇咬伤的报告。一个农民,政治局的陈永贵委员,得道之人,看见笑贫脸上有妖气——凡讨妖怪作老婆的人,脸上就有妖气的,但只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告他农业学大寨红旗再举,百毒不侵。笑贫不知悔改,执迷白蛇美色,白蛇资本带着青蛇私有亦来寻夫,小生产汪洋大海顿时冲浪北京的金山上,于是就“水漫金山”。一些过来人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大约是出于一部文卷叫作《改开大传》里的,但我没兴趣看这部书,所以也不知道“笑贫”、“大寨”究竟是否这样写。总而言之,资本娘娘有私有丫鬟的配合,大显神通,还是把各地原来镇妖的公字闸大多崩坏了。并建起以小岗村为标志的好多褒蛇之塔。幸而陈永贵道行深厚,在大寨还留了一座镇压妖孽的塔山,这就是虎头山。此后似乎事情还很多,如“十八罗汉红手印大包干”之类,但我现在都忘记了。

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褒蛇塔的倒掉。后来我长大了,看见这些外观金碧辉煌,内里破破烂烂的塔,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看看书,说北京人又叫这塔作“改革开放塔”,是钱王的儿子造的。那么,里面当然没有白蛇资本了,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希望它倒掉,好把公字闸重新立起来。

《龙江颂》牺牲一个村子(大队)的利益,保住了后山的九万亩良田丰收。褒扬的是一种大无大有的大格局,在这种格局下,就是小打小闹的小生产也会转变成“四海风云胸内装”的社会主义新人;“改革开放塔”其实是给青白二蛇立下的褒蛇塔,倒是也起了聚拢芸芸众生生财发家的作用,资本娘娘美貌无比,现在还是救国救民出地产危机水火的救世大仙;私有小姐为自己的利益可以仗剑相拼,端的是创业路上护法使者呢。靠拢两位蛇仙,比学习那些傻呵呵一心务公的龙江大队社员实惠多了。正是众生看中了蛇们的美貌,不听玉帝圣旨,不听农民宰相苦口良言,跟着笑贫毁了公字闸,禁演了颂公废私共同富裕的醒世之作《龙江颂》,却是叫人心酸的一段往事。

现在,忽见又有人整修公字闸基础,“改革开放塔”其实就是褒蛇妖塔,也居然被不少明白人识破,开始摇摇晃晃起来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中原黄土之地,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公字闸抱不平,不怪笑贫执迷蛇妖的?

听说,后来玉皇大帝在天上也就怪笑贫多事,不照神州既定信仰,硬要娶回资本当家,还带了私有丫鬟,搞什么和外洋接鬼,以至荼毒生灵,想要拿办他了。他逃来逃去,终于逃在九龙江废弃的公字闸底下避祸不出,好像过去信奉玉皇,到现在还如此一般。我对于玉皇大帝所作的事,腹诽的亦有一些,如连自己的贞德皇后都不能保全等等,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水漫金山”一案,的确应该由笑贫负责;在天庭查办笑贫,或可警示后人勿再摧毁公字闸门,引入资本祸水,拿私有诱惑众生,混沌我中华福地。

只奈笑贫虽然躲在公字闸遗址出世,蛇妖资本却还在世上逞邪。《龙江颂》此戏阳分十足,戏词句句为资本、私有二蛇妖禁制之语,开场锣鼓响起,就是蛇妖现形之时。想九龙江口公字闸整修一新时,必定要以《龙江颂》为典礼吉祥戏的。认清妖孽画皮的人们都在努力帮助智者修复公字闸门,想这一天不久终要到来。而躲在公字闸遗址的笑贫到时不知以什么名堂见光。莫非他毁闸的时候,竟没有想到既有洪水泛滥,闸终究还是要重建的么?笑贫傍富终要被共同富裕的人们抛弃,可怜一世英名坠于娶蛇妖为妇,活该!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