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的新死法:暴力拆迁死

09-12-09

猪的新死法:暴力拆迁死

2009年5月24日上午,湖北宜昌市宜昌开发区南苑养猪场遭遇暴力拆迁,一栋两层的楼房和2000多平方米的猪舍被夷为平地,数百头猪被活埋或砸死,养猪场的2名工人在拆迁冲突中受伤,当地公安机关已将伤者送入医院抢救。据悉,暴力拆迁前,养猪场方与有关部门就拆迁补偿金未达成协议。(人民网)


猪以这种方式“被死亡”,可能是猪遗传基因不曾保存过的信息。但是,我相信现场侥幸躲过一劫的猪肯定会留下深刻有印象,原来猪也可因暴力拆迁死。

因为死的是猪,也许还让人难以真切体会暴力拆迁之暴。其实,某些部门某些人眼里,暴力拆迁当前,不管前面是猪还是人,定当坚决铲平,决不手软。

11月29日晚,成都市金牛区居民唐福珍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16天前,她因阻止有关政府部门拆迁而站在楼顶抗争,最后泼上汽油用打火机自焚。如今,唐的数名亲人或受伤入院或被刑拘,地方政府将该事件定性为暴力抗法。(武汉晚报)


唐福珍的三哥唐福明对此提出了质疑,前晚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为什么(选择)凌晨的时候来拆迁?”据他介绍,13日凌晨5时左右,大批拆迁人员拥到楼下,将整个楼围住并开始砸门冲进楼里,“都是穿迷彩服的,有的拿着盾牌,有的拿着钢管,不分男女老少,见人就打”,“我的一个侄女,抱着一个小孩子,也被打倒在地”。在他看来,妹妹唐福珍正是因为“看到亲友被打得很惨”才最终毅然选择点燃身上的汽油的。

一群猪因暴力拆迁死,一个女人因暴力拆迁自焚死,死后还背上暴力抗法的罪名。如果有一头逃生的猪慌不择路不小心撞死了一个拆迁人员,这头猪是否会被判暴力抗法罪,我想大概是会的,如若不然,拆迁人员就难以享受因公死亡的待遇,或以身殉职的烈士称号。

请不要以为这个说法荒唐,因为到目前为止,所有对抗暴力拆迁的人都被带上违法的帽子,连人都不是的猪当然概莫能外。而不知什么原因,对于暴力拆迁是否违法,有关方面至今还羞羞答答难以启齿。是因为暴力拆迁是政府人员带队的,还是因为有有关法律文件支撑,关于这一切被某阶级所全面垄断的社会主流舆论至今还在进行所谓的“争论”,而人们争论不休的时候,暴力拆迁自然还在继续,有猪因此死了,有人也因此死了,而且发展下去,在民政局统计公布公民死亡数据,不得不加上一个新统计项目,多少多少人因暴力拆迁死。

这决不是黑色幽默冷笑话,而是为了金钱利益可以漠视生灵、生命的一个时代来临的前兆。猪不能理解为何会暴力拆迁死,人是能够理解的,就不知热衷暴力拆迁的某些部门某些人是否理解。

猪的新死法,也是人的新死法:暴力拆迁死。
点击(1893) - 评分(81)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