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的源头终于找到了!

09-12-03

腐败的源头终于找到了!


广州日报12月1日报道:广东省盐务局原局长、广东省盐业总公司原总经理沈志强涉嫌受贿65.9万元,昨日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广东盐业腐败案震惊羊城,沈志强是涉案人员中职务最高的一个。庭上,沈志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供认不讳,并称其是在情人白某的死缠烂打下,为了不影响家人,才无奈答应“帮忙”。

沈志强的辩护律师称,沈志强在此案中并无主动参与,也没有授意情妇白某去收取回扣,他一分钱也没有收到。白某也是何某的情人,白某到底是帮哪一方的,仍旧存在争议。

本来,只受贿65.9万元的小案子,是没什么轰动效应的。百万、千万都麻木了,区区几十万,算个啥?不过,这个沈志强到底还是从另一条路上为看客们开辟了谈资,他在法庭上向法官陈述:自己的腐败是被情人死缠烂打给“逼”的,并且这害人的狐狸精居然同时又是行贿者的情人。此女真乃“害了原告害被告”的妖孽也。

我们应该相信沈总在法庭上的供述是真实的,如若不然,在被情妇缠上之前,沈总怎么从没有受过贿呢?结合近年来所披露的无数腐败案件,发现贪官有情妇的竟然达到98%,这就不可辩驳地证明了一个现实:是这些风骚的狐狸精们施展魅术害了咱的革命干部!没有这些狐狸精,就不会有干部们的堕落,就不会有腐败。

得出这一结论,不是仅凭一时一事的瞎猜测。公元前781年,周幽王即位,成为西周末代君主。该领导在位其间,就是被一叫褒姒的小蜜迷惑。在该女的枕风授意下,他修了原配夫人申后又废了皇太子,将其立为太后。为博美人一笑,后竟命人点燃烽火台,实实在在地把镇守各路要塞的诸侯们戏弄了一把。不曾想就此埋下祸患。隔了没多久,西戎真的打到了京城。周幽王命人点燃求救的烽火,那些诸侯因上次上过一回当,这次是谁也不来京城救驾,只当是昏君又在开玩笑。最后,孤军奋战的周幽王被敌人团团围住,丢了卿卿性命。

类似周幽王这样为宠物色惑丢了江山甚至性命的人,古今中外历朝历代好像都不鲜见,即使到了今天,玩物丧志娇宠惯幸者也还大有其人。安徽宣城市委原常委,副市长赵增军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与一20岁女子发生暧昧关系。在与此小情人颠鸾倒凤之时,得意地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一把手,当县妇联主任。”后来,此女果然从乡党委副书记一路当到了县妇联主任。湖北省政府前秘书长焦俊贤更绝,他宠上了一个三陪女叫陈丽,居然指使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其伪造假档案,假党证,假文凭,假干部履历表,最终让她当上了党的宣传部长。

周幽王为宠物丢了性命,赵增军、焦俊贤为宠物摊上了牢狱之灾。其原因和教训一方面可以归结为“政治思想品质低下,做人不检点”,另一方面还不是在于被妖女迷惑从而不断满足妖女们提出的各种要求上吗?他们的失败,可都是宠物们给惹的?

问题的根源找到了,处理起来就变得有的放矢。既然情妇们是官员腐败的幕后主使,那么,今后打击腐败只要狠狠打击千娇百媚而又万恶不赦的情妇们便一招制胜。首先是加强教育和监督,不让任何女子去当情妇;其次是抓到情妇格杀勿论。要像孙悟空那样三打白骨精,使所有的情妇妖女现出原形。至于咱的干部,做了腐败的事,那都是在妖女的蛊惑和逼迫下不得以而为之的,本身也是受害者。因此,只要交出私藏的“妖女”情妇,写份检讨,就仍然是好同志嘛!

目前,像甲流一样,情妇妖女属于流行传播高发期,她们专找有权有势的官人下手;希望咱的官员尽量减少外事活动,多吃点板兰根,这样可以有效避免被情妇媚惑,从而杜绝腐败的发生。

点击(1488) - 评分(63)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