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五神六,其实本质都是毛泽东时代的产物

09-09-09

神五神六,其实本质都是毛泽东时代的产物


头些日子偶然去超市,发现美廉美的龙口粉丝竟然比楼下农贸市场里的贵了几倍,当时还以为得了便宜,楼下的这几年一直没涨价。但头几天看国外网站介绍中国内地米线添加对人体健康有害的工业原料,使顾客觉得既便宜又斤斗,才回过味来,这半年一年的吃的粉丝的确久煮不烂,而且口感真的很不错,但比行货便宜几倍,八成就是这种工业粉丝了!不由也思忖避免再吃化工产品的办法,半天思来想去,也没办法,虽然北京政府宣称达到了世界中上等水平,但估计指的是市区有政府大机关驻扎的地方,在北京的郊区,不可能每次都到大超市去啊。必须清醒正视,今天这个被改革教忽悠了三十年之后的中国,已经不是尼克松用美国空军一号到北京的普通菜市场成吨抢购中国百姓每天食用的西红柿的时局,更不由羡慕起每天吃特供品的单位,原来还以为特供就是地位的象征而已,没想到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在下无业游民,本来无缘接触特供阶级的高级,但去年毛主席诞辰前几天,偶然有个机会到航天城参观了一下,和神七的开发功臣们吃了顿饭,席间的食品和饮料有不少标明是特供品,现在想想真是,曾几何时这个社会意识形态和各阶级利益关系在全球最为平等先进的新中国,今天客观上已经堕落到无产阶级是人下人的地步。在建国六十年大庆的当口,明天又是越来越沉重的九月九日,有必要于此事多回味一下:

去年奥运会后,刚入早冬,周末约好去个朋友家探讨哲学问题,他父亲是老干部,住在高干区,其邻居是区里的一位领导,第二天日程安排要去参观航天城参观,在下也可作为群众角色冲个数,一同前往。半天的时间,把平素提起来很神秘的航天城逛了个遍,问了不少问题,比如引力试验为何还用泳池浮力真空条件下压力测试之类的,记不清了。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宇航员出舱行走时用的安全绳,其接口设计很巧妙,除了外面一个开启扳手外,扳手里面内侧还有一个反方向的小扳手,有这样的双保险就不会因误捏扳手时绳子脱落,我在啧啧称赞把玩这个小东西时旁边陪同的工程师特意介绍此物的重要性,此接口的安全性极为重要,因为出舱时这根绳子万一脱落,宇航员就会飞进宇宙中,再也找不回来了!区里这位青年领导大约是个培养苗子,接待方挺重视,由航天城内的副总指挥邓工全程不辞辛苦地陪同,开着车好几个楼跑上跑下的,中午们一行十几个人还军民联谊一起吃了桌饭,这顿饭吃到一种饮料是枣糊精,很对在下的口味。之后见到大超市就找,怎么也找不到,最后被商场告知那是特供品,外面没有。听到真的没有,也就算了,太讲究口味是小资情调,毕竟食物重在营养,每天早上多嚼俩枣吃估计应该效果一样。现在看来,还真不一样,现在外面的非特供品食品安全风险大太多了!
席间邓工介绍了负责神七开发工作的几个主任,竟都是三十出头的年轻人,尤其是介绍到负责航天服开发的小廖主任,好像还不到三十岁,整个就还是个小姑娘级的。要知道,这类岗位并不像80后直接走后门顶替50后当局长的情况那么容易,而是要真具体负责承担后果的重要部门。全体队伍包括四十刚出头的邓工都很是年轻,不禁感慨,中国还能发挥出毛泽东时代高效率地可为国一用的地界儿,在今天大概就只剩下军队了,这部分要是再毁掉就彻底玩完了。
领导们互相敬酒捧场,美言鼓励,在下是一失业的无产阶级,很少有机会在如此精英的桌上吃饭,本想韬光养晦,也借机拉拉系,但几杯酒下肚,听到介绍说邓工和好几个主任是老乡,不由得放弃了拉关系的私念,掏心窝子说心里话。毕竟,我们穷无产阶级要啥没啥,在如今无比现实的社会里说好话都只是虚伪的空炮,所以当邓工垂询我们对航天事业的意见和希望时,在下没有跟着领导一起鼓励,而是说了两句比较真实具体的期望,相信之前这类问题航天英雄们在举国媒体的赞美声中很少有机会听到:
第一,在下通过半天的参观,感觉我们的神七飞船,实际上还是毛时代开发的卫星的路数,一切由地面控制,就是多装进了人,但其实原来的卫星也曾经成功装载过活的动植物,所以本质还是卫星。
第二,希望我们的航天部队能够有机会在毛时代开创的航天事业基础之上,再独立自主地有所突破,比如把以后的神八神九从地面控制的卫星变成舱内的宇航员能自主控制的飞船,这样,即使万一安全绳接口出故障,我们还可以驾着这条飞船把在舱外不小心走失的同志追回来。(笑)
总之,现在的神五神六神七,总的框架还是都毛泽东时代用毛泽东思想武装的科技力量开发的东东,还没有在战略高度上有新的突破;要突破,恐怕还是要用毛泽东思想,在下同时简单介绍了几句中国航天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近年在其国内学习采用毛氏社会管理经验的情况。

在下酒后这么直言可能有些煞风景,邓工知道在下于美留学过几年,为稳定桌上的军心,就解嘲说在下代是代表美国人鞭策大家。在下心中虽然表示了歉意,毕竟这样说话即使在酒后对领导也是有些冲撞的,但心里清楚这意见可不是代表美国人说的,而是代表了多数中国百姓的心声,因为如今的中国不仅经济的主动权已经丧失太多,很多毛时代曾时常领先的工业和科研领域也普遍出现自主发展能力青黄不接的现象,这对国家而言是很危险的。之后有个室的主任在敬酒时对在下单独讲,实际上宇航技术关键领域的突破是要靠地方科研部门多方合作才能完成的,但地方科研已经严重市场化了。这也证明了在下第二点所说,中国科技领域失去毛泽东思想造成国防科技突破能力退化的判断。在下感觉军方几位虽然感受到了在下的不够含蓄,但对所提出的意见在心里还是认同的,并没有什么反感。但地方的态度则有较大不同,有的直接反驳,认为老毛过去的社会管理方式是“无赖”的方式。在下看对方是个女性,又是在下暂住地的父母官,还是湖南老乡,头一次见面不好意具体展开多说,只好频频点头,笑而不答。其实,这位女领导说得也不假,只是用了贬义词,哲学上高境界的无为法治国,一般人观之,即是不拘泥于固定的正确模式的所谓“无赖”相。但毕竟是贬义词,由是可见这些年被市场经济严重熏染的地方政府思想意识形态环境,与部队的思想教育相比,已有天壤之别。
但这“无赖”两字,也正说到了点子上!今天,中国的政府腐败正积重难返,官僚腐败势力不停脚地集体叫着号子让国家往根上烂,今天嘴说达到世界中等以上水平了,手上却在不停地把多数中国人往新三座大山下面硬压;明天在报上又讲中国500强超过美国了,可中国人劳动成果的大部分实惠却直接被拱手送给洋人。面对这样一个中了邪的体制,包括体制内在内的那么多同志,为何看得清清楚楚却无能为力干着急?就因为现在的革命者、现在想重温继续革命路线的人,缺乏这两个字--“无赖”!否则,诺大一个中国,绝对不会沦落到被一小撮房产商绑得半死不活、叫苦连天的地步。人们都被有为法捆住了手脚,在明摆着的错误面前,也必须大走龙套贻误战机。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活人被尿憋死的精神。在这种精神状态支配下,怎么能和反动势力作斗争并取得胜利呢?我们应该向毛泽东同志学习,为了维护革命利益,该阳谋时阳谋,该阴谋时阴谋;对待阶级压迫的态度,用人民内部矛盾来进行解释和自慰是不客观的,那是对自己和敌人都不负责,让自己更被剥夺,让压迫者越来越残忍和不能自拔!在这一点上,要学习雷锋的态度和杨佳同志的精神(当然了,也不要上当过激,要尽量保存更多的革命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如老一辈革命者那样,把革命的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才能在阶级斗争中战胜反革命势力,成功改造腐败势力。否则,革命的原则性也保不住,反而会被反革命的流氓性拉下水,并逐步演变为腐败势力或其帮凶。鉴于革命历史中的无数残酷经验和深刻教训,于这一点还要再多补充一句说明,要强调革命性是建立在高度的革命觉悟和无私立场之上的,而不是基于组织高位或当票只上,不然,灵活性一念之间刹那就会演变为反革命的流氓性!当下即成为既得利益阶级反革命的腐朽性与政治流氓性的结合,这是弱势人民和先进制度的灾难。现在时间已进入了九月九日,就写这到这儿吧。希望全体国人战胜自我,让我们大家都能吃到放心的粉丝,不再作房奴,不再背任何大山,让人人都有劳动的权利,而不是被迫做奴役。其实并不难,因为老毛他们为此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和牺牲,已经完成了最为艰巨的那部分工作,后继者本可以轻松得多,任务就是按照人家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先进标准继续而已,但最起码是要不走回头路。所以,希望今天体制内当权者战胜自我,早些觉悟!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