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务问题——实质是政权问题

09-09-09

水务问题——实质是政权问题



水务的管辖与治理权,其实质是政权,准确说是从属于政权,是政权的一部分。

  过度的开放,造成水务权的部分丧失,实质是国家政权的部分丧失。

  您有没有听说过法国公司投资美国某州自来水公司并占绝对控股权?

  这一点美国人民很放心,因为美国水务直属于美国国防部管辖!!!

  您有没有听说过法国公司投资俄国某地区自来水公司并占绝对控股权?

  这一点俄国人民也很放心,因为现行俄国法律有外资准入制度,截止2008年4月,47个行业为外资禁入,其中有银行、电信、媒体当然也有水务。

  再看一看中国人民怎么能放心——

据《中国之声》报道,法国苏伊士集团北从昌图、南到三亚、东起上海、西达重庆,在全国范围内拥有22家合资企业,供水人口达到了1400万。而具有153年水务领域专业经营历史的法国威立雅公司也在中国掀起了收购狂潮。迄今为止,威立雅拿下了天津、上海、北京、成都、昆明、兰州等近19个城市的21个合资项目,供水人口达到了3000万。这些外资水务公司的经营期限一般在30年左右,也有50年的,而其占股权份额都接近或等于绝对控股的50%。建设部数据显示,外资所占比例尚不足供水/污水处理业总投资额的10%,总量不大,但趋势值得严重关注。

不止外资水务公司,包括国内外的投资机构,包括一些国内企业,都在积极参股入股控股。据笔者了解,除了地方水务公司之外,拥有清洁的湖、泉的地方政府,都在出售清洁水资源,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到了极致。如此一来,未来若干年之后,每一处干净的水源流淌的不再是居民可用的饮用水,而是流向投资公司、控股参股企业的真金白银。

  所以现在水要涨价,那是部分既得利益阶层与外来虎狼合谋的结果,也是过度开放的改革邪教路线造成国家政权部分丧失的必然结果。

  参考一下我国的古代经济学著作《盐铁论》,或许更能明白什么叫政治经济学,并且对市场经济有更深刻的认识。今天,我们试把铁换作石油等今日工业国防之必须品,盐换作粮食、水等民众生活必须品,各位看官能否得出一个结论——完全的市场经济必然会造成国家的政权丧失。这可是与改开总设计师所说的标准——政权还在我们手里,完全相悖。

  水务权等同于国家政权的一部分,那么水务的收入,实质是全民纳税的一部分,当外资入股控制时,也就意味着国民家中水笼头一开,就在向外国资本纳税。

  类似的还有iphone与联通移动的谈判,Apple的要求很明确,喜欢iphone的人是它的用户而不完全是中方国有通信公司的用户,因此要求分享运营权即这部分人需进行话费的分成。
  其实质也一样,通信管辖权与运营权也是政权的一部分。但是现在改革教畸形的经济政策和邪门观念,各方都把中方全民国有的通信公司当做是完全市场主体,并没意识到通信运营权也是人民政权的一部分,也并不把话费当作是电话通信税。实质是,通信公司是国资,当用某位国民与亲人朋友一打电话,便立即通过通信公司向国家纳了税。然而现在其中用iphone的用户如果要向Apple纳一部分税的话,情况可不妙——相当于国家政权部分的对外丧失。

  本人也是iphone的粉丝与使用者,但本人坚定地认为,iphone就是如同其他手机一样的电话产品,即使它更优秀,但它只能也只应该和我达成一锤子买卖,而不是只要我一用它就有权让我向Apple这一个外国公司纳税。

  文末再次提示一点,人类历史某种意义上就是财富分配与再分配的历史,国家之间,或以武力豪夺,或是忽悠的方式巧取。改革教精蝇让中国的外交落到今天的地步,实在愧对周恩来陈毅这类政治家。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