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恶势力渗透地方政权 谁给他们的“红帽子”?

09-08-29

Permalink 06:43:31, 分类: 八卦政治, 思绪迷茫, 政治军事

黑恶势力渗透地方政权 谁给他们的“红帽子”?




【博主按语:此博文已在我另几个网络博客中发出,唯独新浪网分别在8月24日、28日两度删除我这篇博文,显得毫无道理!我的博客写我的日志,日志乃我个人日记。一名作家在自己的日记里写什么,我应该拥有绝对自由,谁也无权干涉!请新浪博客管理员尊重法律赋予公民写日记的自由权利!】



两个月来,重庆市党政军民同仇敌忾,大张旗鼓地掀起扫黑除恶风暴,引起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从目前初战告捷的成果显示:截至本月十五日,重庆警方已捣毁十四个横行多年的黑恶集团,一百余名骨干成员悉数缉拿归案,一千五百多人落入法网。不过令外界震惊的还不是这些数据,而是揪出了大批隐匿在商界和政界的重量级人物。

这些重量级人物中,包括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 (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巴南区第二富豪黎强;重庆市江州实业董事长、渝中区人大代表陈明亮;重庆民营摩托车制造的大哥级人物龚刚模、万贯财务公司的陈坤志等。

在舆论为之满堂喝采的同时,更让全国人民最为之震惊的是:这些黑恶势力的头目中,还有这么多人曾兼任重庆市各级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甚至占据了地方政府的最高权力部门,成为地方黑恶势力的龙头老大。那些黑恶势力的头目们,无一例外地都是当地的私营老板、亿万富豪。在他们靠黑恶力量坑民暴富的同时,也用他们手中的金钱,攻破了当地政府的权力之门,将好多当政的人民父母官们掌控在手,让官员们俯首称臣。黑恶势力的首脑们想要什么荣誉、想要什么资本、想要什么特权,地方政府几乎一概奉送。据媒体报道,该市共有一百三十名官员因“涉黑”被查处,其中包括曾任市公安局副局长十六年的司法局长、高院副院长及高、中两级法院的执行局长。

至于重庆市党政部门领导人中是否还有更高层的黑恶势力的后台,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仅仅凭这些已公布的涉黑的高官名单,的确已经让人民群众胆战心惊!因为在我中共一再强调****要执政为民的铁定方针规范下,我们的地方党政部门的权力已经被黑恶势力占领了那么多的地盘,而且如此之多的黑恶势力的首脑们头上的“红帽子”,都是由我地方党政领导人亲自给他们加冠晋冕,让他们横行于红黑两道。那么,老百姓还有多少信念相信,那些正在领导自己的父母官们还是我们****的干部?

重庆的黑恶势力头面人物大都有“红帽子”,而政府官员扮演无间道,政府官员于黑帮首脑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上演了“政黑一家”的丑剧。而大批公安局、法院、司法局官员卷入其中,更增添了以公安司法权力维护黑帮利益,凸显出“警匪一家”祸害民众的暴虐。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被称为重庆黑恶势力总后台的原公安局副局长文强,十六年前还是全国著名的“反黑英雄”。当我们痛恨这位“反黑英雄”堕落为黑帮老大的时候,不得不追问一声:是谁把他送上了黑帮老大的地位?是谁给了他成为黑帮老大的气候和土壤?

古人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警语,剖析人在社会环境中被熏陶被漂染的作用。那么,全面透视存在于全国各地乃至于国家政权部门内的腐败横行,贪官肆虐,警匪一家,黑恶势力横行的现实,重庆出现的黑恶势力猖狂的现象就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从近期官方公布的案例来看,全国涉黑涉腐的高官人数骤增,包括省级纪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助理、最高法院副院长等相继堕入惊天大案,用这句警语来解释诸如“文强者们”从人民的公仆迅速“黑化”的原因,则不得不追究到我们现行的政治体制,本身所具有的贪腐黑恶“培养皿”的潜在功能,它迅速导致了政府官员的堕落演变。

最近曝光的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的腐败,中共浙江省纪委书记王华元的堕落,以及重庆市公安副局长文强的黑恶罪行,让我们看到了司法的腐败正从骨子里改变着我党领导的人民政权的性质。而为民执政的政权性质的改变,让那些掌握了地方政府权力的为官者们,将权力和利益当成了构建黑金政治的筹码,随时作为向他们贿赂金钱的那些黑社会老大的回赠礼品。代表人民政权荣誉的“红顶帽子”,就在人民代表大会的庄严国徽下面,在那些徒有形式的选举作秀中,由地方政府官员亲自授权,戴在了黑恶势力的首脑们的头上。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只看到了地方经济迅速发展,而忽略了黑恶势力借助地方政府需要金钱支撑,大势攻城略地,一步步染指政治,操控政权,恶霸一方的事实。他们或在基层政权寻找代理人,或间接操纵,或直接参与来影响地方政策,逐渐经营出了基层政权黑金化的土壤。地方政府官员们要的是金钱,黑恶势力的首脑们要的是权利。当他们将拥有的权力用来欺压百姓、垄断社会、横行霸道时,那他们获得利益的欲望就对人民群众造成生杀予夺的残暴。地方政府任凭黑恶势力坐大的后果,不仅老百姓分享不到经济增长的实惠,恐怕人民政权的基础也就此被蛀空了。

人民代表不需要代表人民,政协委员不需要建言民声,甚至连党员代表也不可以当成“红顶帽子”送人,公权力的商品化必然导致政权的反人民化,最后,将我党创建的人民政权演变成维护黑恶势力利益的衙门。地方经济是为黑恶势力所独霸的,政治环境是为黑恶势力披红的,权力是黑恶势力的掌握的,那么,普通的老百姓还能相信谁?还能指望谁?

重庆市的扫黑除恶风暴的战果,应该说仅仅是掀开了神州大地上黑恶势力横行的冰山一角。当今华夏大地,到处都有黑恶势力蔓延的社会基础,到处都有大大小小黑恶势力的存在。进入新时期以来,好像党和国家已经开展了多次打击黑恶势力的集中战役。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次次的严打风头过后,各地的黑恶势力照样卷土重来,照样为非作歹、照样官黑勾结,照样欺凌百姓。其根源在哪里?当然是现存的官本位的政治体制。

地方上任何一届党政一把手的官员,几乎都是一手遮天的主。民主与法制,民主与监督,在他们那里几乎都是大会上冠冕堂皇的的演讲词。他们自己为所欲为,也从个人利益出发,放任那些能维护自己利益的黑恶势力飞扬跋扈。在黑恶势力年深月久地经营出自己的社会基础后,他们不问鼎政治权利,不企图掌控地方政权,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此,我们的党和政府,如不从政治体制入手剪除罪恶,打造长治久安的制度环境与社会环境,恐怕再刮几次扫黑除恶的风暴,也断绝不了黑恶势力的卷土重来。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