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最终要依靠人民

09-04-30

Permalink 22:50:20, 分类: 理论阐述, 控诉对比

反腐最终要依靠人民

最近,在各种报刊网络电视媒体上黄光裕案以及牵涉的一些列官僚腐败案被炒作的沸沸扬扬。老百姓看了后,除了愤慨剩下就只有的叹息。而主流媒体却习惯性以法治不健全监管不得力来对屡屡发生地腐败案做出解释。

如果腐败案普遍发生仅仅是法治不健全这么简单,那可以把制约官僚、惩治腐败的法律条款从100款追加的1千款乃至1万款,可现实却实中国法律愈加健全,腐败越加严重;如果是监控不得力,可以吧纪检委、反贪局、预防腐败机构增加更多的人,甚至添加更多的反腐机构,可是中国已经拥有世界最多的反腐机构和人员,现实依然是腐败最恶劣的国家之一。事实已经证明,单纯的依靠法治与机构来反腐在中国已经是失败的。

权力的绝对化是腐败的主要原因

中国是(特色)社会主义国家,虽上世纪70年代经历了一次重大变革,经济基础发生了质变,但政治上基本沿袭了过去的制度:民主集中制。不过民主集中制必须有一个必须的前提,就是一切必须在人民群众监督之下,人民群众有参与监督、管理、建议、决策的权力,这是一个政府与人民相互依赖也相互制衡的体制。一旦否定了人民的权利,必定形成专制,也就是如今书面上习惯讲的“权力的绝对化”。正是由于这些年搞领导专家权威制、首长负责制,形成了领导干部骄横独断的工作作风,失去了普通群众对官员的有效监督与制约,也自然在工作中给官员贪腐创造了天然的土壤。因此没人敢问、没人敢说、没人敢管是如今官僚权力绝对化导致腐败的最主要原因。

权力与资本实现利益互换是直接原因

只要留心观察,就会发现一个中国这三十年腐败案的一个规律。自90年代初南巡改制后,到90年代中后期形成一批资本集团,而这时的腐败案通常已由过去传统的贪污公款案转变为大额的受贿挪用案。每每挖出一个奸商必能牵涉一大批贪官是这个时期沿袭至今的一个显著特点。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中国的官僚把这句古语运用的是淋漓尽致。当20多年前,某设计师说: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冲突时,许久无法理解。今天可以深喻其涵义,权力与金钱不冲突,权力与金钱可以实现等价交换,他的后人也用实际行动验证了这一论断。在一个不受制约权力的体制下,金钱就是堕落与毁灭的最好的润滑剂。

方向是腐败的本质因素

古今中外,中国乃至国外。对待腐败,虽表现气势汹汹,可依然无法杜绝。究其原因,本质上仍然是传统的以官治官之道、以官克官之术,极其容易形成官官相互、包庇纵容的局面。虽然在现代社会,有了法治、网络监督等一些相对完善的措施与方法,不过这些很难从源头上消灭腐败,从人的思想上根绝腐败,而是哪里有火扑哪里,每当腐败来临,就开始完善法律法治,这就叫尾巴主义。要真正反腐倡廉,就必须从大环境变起,让社会与人民充当反腐先锋,要让人民在政治上、经济上平等民主,让人民拥有充分的监督、管理等权力,推翻一切罪恶的源泉,彻底打破传统的以官克官之道,这一切就必须从发展方向上彻底改变。

反腐犹然割韭菜一般

“反腐倡廉”这四个字是我从中学到大学里在政治课本里一直都非常熟悉的词汇,但事实却让我看到是,贪官污吏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越反越贪,犹然地里的韭菜割了一层又长出一层新的。每当贪腐蛀虫落马,都会有人站出来表示将加强监管与法治。这时想起了一个故事:田里有了害虫,人们就习惯性的用农药,今天用敌敌畏,明天用敌杀死,但害虫依然无法消灭,反而越来越多,最后不得不重新翻土,原来是土壤出了问题。为什么贪官会越反越多,那就是因为土壤在不断滋生出新的贪官,有了这层土壤,就算再好的农药(法治与机构),也必然会产生无数的害虫。

没有人民参与的反腐,将是空中楼阁,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发展与进步的最关键因素,而不是官僚。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他有数十亿颗眼睛,都一直盯着那些祸害国家与民族的害虫,人民也有权力承担监督惩罚害虫的责任,因为这个社会是由广大人民组成的,绝不允许容忍害虫胡作非为!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