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派还有什么不能出卖?

09-04-02

Permalink 05:15:45, 分类: 历史评述

极右派还有什么不能出卖?


中国极右派三十年来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打着改革的招牌进行出卖。他们都出卖了什么呢?  

  他们出卖了中华民族。极右派一贯宣称中华民族的文明是劣等文明,中华民族的历史是黑暗历史,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的独立和解放运动是自甘堕落,中华民族的人民是愚民、愤青、民粹。因此必须由极右派实行全盘西化,抹去中华民族的文明和历史,尤其要抹去毛泽东、岳飞等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以颂扬蒋介石、汪精卫、秦桧等中华民族的叛卖者来毒害人民的精神;他们要抹去中国人勤劳善良的天性,以好逸恶劳、黑恶黄赌毒骗,道德极端败坏来终结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力量。  

  他们出卖了13亿劳动人民。他们所主导的每一项措施都是以损害劳动人民各种权利为目的。他们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否定国家对农民的一切政治和经济义务,导致三农问题立刻出现,愈演愈烈,无法解决;他们策划了几乎全部公有制的国营企业破产和被贱卖,导致数千万为社会主义奋斗几十年的工人下岗,生活频于绝境;他们策划房改、教改、医改、养老改等从根本上取消中国劳动者和普通知识分子基本国家福利的阴谋;他们策划楼市、股市这两个旨在掠夺和榨取劳动者仅有的少量财富的罪恶机器;他们制造了世界上生活最悲惨的3亿农民工流浪群体;他们最终制造了32万人财富总和大于13亿中国劳动者财富总和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贫富分化现象。  

  他们出卖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他们彻底的破坏了中国人民用数十年流血牺牲和艰苦奋斗所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以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尚不完善为借口,强制推行资本主义复辟,无所不用其极地推行私有化,改公有制为国有制,取消中国人民批评、监督官僚的社会主义基本权力,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事业即将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取得成功的前夕毁于一旦。  

  他们出卖中国****的革命性质和党群关系。他们否定中国****的革命党性质和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意图使中国****沦为所谓的先富党,资产党,宪政党;他们彻底破坏党群关系,通过腐化党的干部,异化党的舆论阵地,妖魔化党的光荣历史来制造尖锐的无可挽回的党群对立。  

  他们出卖了改革开放和邓小平。邓小平说如果出现严重的贫富分化,改革开放就失败了。当今的中国32万人占有了13亿人相等的银行存款,如果算上无法统计的贪腐官员隐匿在家中数万亿现金或者转移到国外的数千亿美元财富,那将是无法想象的贫富分化。改革出现了问题,这是被极右派误导破坏的结果。然而,一向以邓小平改革路线的头号拥趸自居的中国极右派,却出卖了邓小平和他所开创的改革开放,否定极端严重的贫富分化,坚决不承认自己的彻底失败。  

  时至今日,以中央党校和北大为首的中国极右派,在面对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现实面前,又进行了新一轮的出卖,请看:  

  一,出卖当今中国政府。

《学习时报》总编辑,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为民《从当前危机看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实际上,此次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政府对市场长期实行不当干预的结果,是不恰当的政府调控、政府干预使市场运行被长期扭曲所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的总爆发,也是市场规律最终对这些后果所作出的强制平衡。”全世界经济危机中的人们都知道是新自由主义造成了今天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独独周为民不知道,他只知道是政府干预造成了经济危机,连他一向所崇拜的所谓西方民主政府的救市措施也一概否定。为什么?因为周为民要推卸责任,中国的经济危机不是他们这些极右派造成的,是中国政府造成的。周为民出卖了三十年来为他们设计的所谓市场经济鞍前马后奔波的中国政府,将所有责任推给中国政府,极右派根本不愿意担当任何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    

二,继续出卖当今中国政府和官僚集团并向政府逼宫。  

王长江《反思危机不应成为拒绝政改借口》,“我看不出他们有被“社会主义化”的恐慌。至于说有人从这场危机中看出资本主义失败甚至灭亡,我只能说这是个笑话。”王长江身居中国****组织部下属的中央党校党建主任一职,张口就维护资本主义,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置于何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终是实现于资本主义制度?如果是这样中国官僚集团将丧失推行改革开放和执政的合法性。  

“刚才说过,由于没有用民主的办法来解决问题,权力一层层往上收,而权责并不对等,责任都被推到基层了。这样基层官员会不满意,因为责任比天大,权力却很小,所以他们会希望改革。最高层身处其位,要对党和国家负责,也会希望改革。问题在某些收了权的部门,权力越来越大,却可以不用向下面负责,有了既得利益,他们往往不愿改革。既得利益挡改革的道,这是最大的问题。”明明是中国极右派策划了各种取消人民原本享有的社会主义民主的罪恶阴谋,失去了“四大自由”失去了“罢工权”的中国劳动人民才丧失了监督政府和官员的权力,现在极右派却将这些罪恶全部推到官僚集团身上,向政府和官僚集团逼宫,否定****的执政合法性,为极右派攫取政权。  

三.还是出卖当今中国政府和官僚集团。陈子明 《四五运动的产儿:思想解放运动与体制外力量》。  

“中国体制外政治力量的诞生至今三十年了,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但仍然不够成熟和壮实,仍然需要继续努力奋斗。中共彻底改变党的性质,像国民党那样“完成从革命党(专政党)到宪政党的转型”[xx];体制外的政治力量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转变为宪政民主体制中的合法反对党;这是中国民主化必须迈过的门槛。”  

彻底改变党的性质,像国民党一样变成宪政党。按极右的这个策略,中国****的执政合法性还存在吗?极右派这是在指使****发动一次对社会主义者的大屠杀,同时将****的政治生命彻底终结,由极右派从“体制外力量”变成“宪政力量”,登台执政。  

  中国极右派产生和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出卖的历史,他们可以出卖所有中国人,他们可以出卖一切政治盟友,他们可以出卖一切道德和灵魂,他们所要得到的就是极右派自己的独裁。可笑的是,他们出卖中国的一切的时候,却自欺欺人地忽视着中国人民对他们的仇恨即将剧烈爆发。正是这个原因,将中国历史上最残暴,最渺小,最无耻的当代极右派,推向最后的末日。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