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09

09-05-30

Permalink 17:10:22, 分类: 历史评述, 反对腐败

历史注定邓玉娇之伟大(对联)



—答疑博友李燕



杜十娘贱做青楼鸡,横眉无赖丈夫怒沉百宝箱,依然千古扬美名!

邓玉娇贵为中华女,冷对流氓淫官愤舞修脚刀,定当史册传佳话!

横批:江山如此多娇
点击(1614) - 评分(84)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17:07:21, 分类: 历史评述, 内幕纪实

赴野三关记--镇政府激辩书记

看着正义之剑和一只烟向镇政府走去,汉大赋银河流放毛选三人提着行李走在野三关唯一的一条路上,汉大赋观察镇容尚属整齐,两边店铺林立,行人倒是不多。汉大赋说两条腿还是酸疼,银河流放说脚上的鞋子紧了,脚上的泡都磨出血了。毛选说他的脚也打泡了。三个人拉着行李在街头踟蹰,银河流放说这不行,我们来是干什么的,不把碑立起来就这样走了我不心甘,也太窝囊。毛选也说,我也觉得很窝囊。汉大赋说,是呀没有场地立碑,乡亲们又受制于管制,不敢支持我们。银河流放说,都麻木了,忍气吞声。汉大赋说,他们也没办法,我们走了他们仍然留在当地,还要面对各种经济的政治的和专政的力量的管制。毛选也说,这和乡亲们觉悟无关,昨天乡亲们的支持,我看是真心实意的。但乡亲们没有力量和政府力量博弈。

汉大赋说,不让立公碑,不提供场地。能不能不用场地,不立公碑。我们给玉娇立个私碑,放在玉娇外婆家。这既避免了公碑影响过大,同时又立在深山玉娇外婆家,不涉及场地事,且我们私人对私人,和公权力没有冲突。就是叛徒我也有一哭的权利。鲁迅赞扬中国脊梁,就说要有敢于抚哭叛徒的吊客。玉娇抗暴事实俱在,不管法律怎么判,邓贵大意欲不轨是事实,搏斗中被刺死是事实,死在所谓“休闲场所”也是事实,邓贵大是官员邓玉娇是服务员也是事实,这就是抗暴的事实。我们表彰她,有天理在!我们私人立碑表彰,就不要这麽大的碑了,1米左右高,50厘米左右宽就可以了.要好背到玉娇外婆家,山路险峻哈。银河流放说,好啊,就这样办。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尽力了,如果没有尽力就走了,我觉得窝囊。碑刻好了,我背着去玉娇外婆家。毛选也说这样好,私人立碑表彰,也不让政府太难堪。汉大赋说我们也不要去网吧了,我们去找正义之剑和一只烟把这个意思说一下,争取大家支持。银河流放笑着说,哈哈三比二,通过了,商量什么呀。汉大赋说还是大家都同意好。银河流放毛选说,好的,去镇政府。

......
[阅读全文]

转:纪念邓贵大同志


标签:姚有为 窦娥冤 中华烈女 邓玉娇 西门庆 邓贵大 巴东县 野三关镇 娱乐 贪官 杂谈 分类:关注社会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5:23:49, 分类: 反对腐败

我依然认为邓玉娇无罪,但她会被和谐吗?

京城律师朱明勇

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个案例,一青年将一女子强制到一郊外,欲行不轨,女子害怕,表面答应。女子说:那你先脱衣服,该青年随高兴地脱上衣(球衣),当这男青年将上衣掀起从头上往下脱正好挡住眼睛视线时,该女看到男青年腰中带有一把匕首,立即迅速从男青年腰中将匕首拔出,向还没脱下衣服的男青年腹部猛刺,致该男青年死亡。此案后来该女被认定正当防卫。

......
[阅读全文]

巴东黄德智团奸案新浪被删录(典藏,转自管理员)

黄德智团奸案本博被删录
(典藏,转自管理员)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25:47, 分类: 思想分析, 控诉对比

邓玉娇案折射当代官@民关系

许多网友要我评论一下邓玉娇事件,我却迟迟没有动笔。之所以如此姗姗来迟,在于我本能地排斥由巴东警方发布的随时串改、自相矛盾的所谓案情真相。我不愿意在这样的“案情”基础上进行什么推演、发表什么议论。至少我会认为,那会令我失去了学者应有的严谨态度。所以,我一直在期待来自有良媒体的案情披露。

在当前官商勾结追求GDP的时代,有成百万、上千万的中国女孩,他们的贞操、身体甚至性命,已经成为GDP增长操弄者——官员、老板、恶霸等发泄兽欲、激起经济开发热情的源泉。如同慰安妇之于日本军队战斗力的提高,异性招待已经成为除金钱贿赂之外,唯一能激起官员和老板原始热情的方式了。这是一个社会阶层分野日益深化的时代,官府人员、富豪、恶霸把欺压百姓、掠夺他们的家园,变为他们发财致富、巧取豪夺的重要手段;作为受害者,上访人员被当成精神病患者、社会不安定分子而给予强制治疗或关押,无数的、惨无人道的冤情被地方党委、政府、执法部门以“顾大局”、“保增长”的名义“和谐”掉了。他(她)们的冤情,连同其同胞所受的各种欺侮,只能埋葬在众生内心的万丈怒火、但敢怒而不敢言的沉默当中了。

......
[阅读全文]
点击(1478) - 评分(69)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04:23:26, 分类: 突发新闻, 社会万相, 控诉对比

合肥上演公务员们集体醉拳平民

Permalink 04:20:45, 分类: 历史评述, 社会万相

巴东——谁能撕开你那无尽的夜

巴东的雨啊,淋湿了民族的灵魂

巴东的夜啊,笼罩了国人的自尊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11:17, 分类: 思绪迷茫

为何“自欺欺人”

“郑老师,我看了不少心理学理论,感觉都不大可信。你写的这些可信吗?如果可信,那我就相信它了。”

不要笑,真的有人向我提出这个问题。如果我是某个宗教流派的创始人,遇到这样的提问肯定会满心欢喜地回答他:我这个当然最可信了,你不信我的还信谁的?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4:08:31, 分类: 历史评述, 内幕纪实

赴野三关记--立碑受挫

睡梦中有人碰了下汉大赋,汉大赋立刻醒了,看到毛选站到床头,又看到床边伸手可及的地方有一把长靠背竹凳子。汉大赋暗笑,这就是兵器啦哈哈。汉大赋说才7点,起这麽早干嘛呀。毛选说,今天好多事,早点起来好。我去叫正义之剑和银河流放起床。汉大赋随即起来洗漱,收拾东西,今天是不能在这住了。毛选过来说,情况有变,店老板不同意立碑了。一只烟已回到野三关,昨晚资料没发出去,现在在网吧发资料。我去网吧一起发资料。等正义之剑与银河流放起来你们去大拐做工作。汉大赋想,昨晚慷慨激昂的说得好好的,怎么一夜就变了呢?是不是跟村支书打招呼,打出毛病了?

这时汉大赋觉得两腿又酸又疼,走路还行,下蹲坐下,特别酸痛。正活动肌肉,正义之剑与银河流放过来了。银河流放乐不可支,说刚才毛选一脸痛苦的过来叫我们,说是一夜没睡。看来你的呼噜打的厉害。汉大赋说,啊,有这事,真不好意思,我要跟毛选道歉。昨天喝点酒可能打呼噜。银河流放说,你说的故事还真有这麽回事,打呼噜也是你厉害我更厉害,很有对抗性。汉大赋解释昨天爬山,又喝点酒,平时我是不打呼噜的。苦了毛选了。正义之剑说,刚接到店老板的电话,说他媳妇不同意立碑,一只烟很早就去网吧发资料了。毛选就是搞电脑维修的,让他去帮助一只烟,编辑资料,打包发送。我们几个再去大拐做工作,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争取说服店老板。银河流放说,有消息说野三关警方在关注我们,有可能把汉大赋误认是屠夫了,因为汉大赋也戴墨镜,身形差不多。汉大赋说不会吧,本大赋面净无须,不怒而威,呵呵怎么会误认。再说年龄也差的太多。那么昨天晚上就是他们了。正义之剑说可能是的,这里不能住了。行李都带上,吃点东西就去大拐。晚上走到那里住在哪里。银河流放说,两个脚都打满了泡。汉大赋问不影响行动吧,银河流放说我当过兵的,这点小事无妨。正义之剑说外面没有车,趁现在去吃早点。汉大赋说,吃早点的地方不远,就在上面、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毛泽东思想评论精华


毛泽东思想评论圈精华文章汇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