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阴阳辨证的中医整体观、系统观将成为未来医学的主导哲学

09-05-08

究阴阳辨证的中医整体观、系统观将成为未来医学的主导哲学

03:45:37, 分类: default

  中医非常讲究辨证施治--辨别病人不同的证候,然后才能对症下药。注意,这里讲的是“证”,而不是“症”。证,是证候,是系统掌握中医学、经验丰富的中医师在对病人一系列特征进行全面分析、归纳之后抽象出来的病人状态,是病人与环境之间、脏腑之间、经络之间、气血津液之间关系紊乱的综合表现,并不是病人表面的症状。换一句话说,辨证,是用智慧来辨别病人疾病的真实根源,而不是死板地根据症状来作处理。
    
  现在人们普遍以为,开中药就是中医,这其实是对中医的极大误解,也就是对中药的迷信。不懂得阴阳辨证,就不能称之为中医;如果懂得生命的阴阳辨证,熟知中医治病原理,这样的医生给病人服用西药同样应该叫中医。因为所谓中医,是指懂得阴阳辨证的医生,是指懂得“冲气以为和”的医生。
    
  《道德经》第四十二章有一句话:“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冲”,左边两点,代表阴阳。找到阴阳的平衡点,即阴阳之中,就是“冲”。不懂得“冲气以为和”,会背再多的方剂、秘方,也不是真正意义的中医,中医就是被这些人毁掉的。
  
  中医虽然已经被毁得濒临失传,但其整体观、系统观却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医学的主导哲学。

  有人提出,截肢手术中,医生不必考虑经络的分布,病人却不会因为经络被截断而死亡,这说明经络根本不存在。这种想法貌似很有道理,其实是不了解经络的实质。
    
  我们知道,当体内局部毛细血管被截断时,会出现再生现象,新的血液通道因此得到重建。经络是比毛细血管更精细得多的能量、信息通道,有更为灵活的再生功能,所以根本不怕被截断。这就像水流一样:抽刀断水水更流。
    
  其实没被刀切割过的身体,经络也时时处于变化之中,不同的姿势都会改变经络的走向。健康人的经络比较粗,体弱者经络比较细甚至混沌一片,死亡之后经络就消失了。
    
  人体是活生生的人体,复杂而善变,不能用死人的结构来理解活人的生理。

经络,是人体内阴阳对冲时产生的能量、信息通道,它并不是像血管一样有一个实质性的管道。
    
  穴位,是阴阳对冲中的一些能量控制节点,它们的位置也不是僵死不变的。
    
  针刺疗法,是通过银针插入能量控制节点,以一些微妙的手法来调和阴阳对冲的状态。
    
  为什么银针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呢?其实那并非只是银针的机械刺激产生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医生体内的某种生物电波通过银针与患者产生了沟通。


  种种医疗手段,无非是从形、精、气、神四个层面对生命进行调节:
    
    心理治疗->调整认知以及情绪
    针灸气功->调整能量信息通道
    吃药治疗->调整精微物质代谢
    手术治疗->调整肉体形体结构
    
  神、气、精、形四层面,由上而下构成生命管理的金字塔结构。当最上层意识层面即神出了差错后,可能会慢慢影响到气、精这两层的状态,最终表现在形上面。神及气出了问题,这用现在的医疗设备根本检测不到,所以传统西医只能治下面两层的疾病。心理治疗的出现,使医院对病人生命的最上面一层有了调整的可能,但因为习惯思维作怪,把心理治疗当成辅助而手术、吃药当成主体,颠倒主次,使多数心理治疗只能以失败告终。
    
  古老的中医,本来对这四个层面均有触及,但由于人们越来越现实,过于注重形及精这两层面的状态,中医在神与气这两层面的内容慢慢被人们遗弃,结果中医成了被阉割的医学,这时候西医才统治了整个医疗体系。
    
  除非西医把这四个层面的关系弄清楚了,否则照目前西医所走的道路,只能最终无路可走。如果西医把这四个层面弄清楚了,有了针对各层面的科学手段,那么西医就不应该叫西医,那时候就是真正的中西医结合,中医的思维统治了医疗科学。

不管通过什么样的具体手段来解决这四个层面的问题(也就是治病),都必须遵循“冲气以为和”的原则。违背了这个原则,再什么现代高科技手段,也只能把人往死处治而不是还人们以健康。
  
  所以说,讲究阴阳辨证的中医整体观、系统观,将成为未来医学的主导哲学。

医学的“医”字,繁体字有两种写法,“毉”、“醫”。第一种写法,下面是“巫”,这说明古代的医术跟巫术相通,其实就是跟心理暗示相关;第二种写法,下面是“酉”,这说明古代的医术还使用了酒浆,也就是口服药物。从这两种不同的写法,可以看出中医朴素的阴阳观:把生命看成两个层面,一个是意识层面,一个是物质层面。
    
  这两个层面再细化下去,就成为前面提到的四个层面。意识层面分化为神与气两部分,物质层面分化为精与形两部分。
    
  由于现代医学对意识的研究才刚刚开始,所以无法理解中医里关于神与气的应用。为什么中医针灸使用的经络系统,解剖学上找不到呢?因为经络属于意识层面的底层,相对于“神”属于有形之物,可相对于“精”则属于无形之物,不只肉眼无法辨别,连精密的仪器都难以探测(当现代科学真正理解了经络的本质之后,应该可以设计出能够监测人体经络系统的仪器)。
    
  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传统中医哲学将再次被人们所接受,只不过那时候阴阳、五行这些概念可能会改头换面,被一些充满现代气息的概念所取代。那时候的医学,从本质上讲完全可以叫“中医”,当然形式与以往的中医完全不同。

  人们身体上的疾病,往往是沿着上面所讲的金字塔结构一层层地往下渗透而产生。
    
  “神”这个层面上的问题,自己经常感觉不到,所以多数人会觉得自己精神正常,而别人则是“神经病”。“神”层面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会渗透到 “气”层面,这时候可能会感觉到一些不舒服,经验丰富的中医把脉时能觉察得到,但目前医院里的检查手段却查不出来的,所以西医对此无能为力,中医的针灸则可以起到良好作用。
    
  在“气”层面出了问题时,与“神”层面出问题一样,并不一定能感觉得到。“气”层面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会渗透到“精”层面,这时候医院就可以查出来并找到相应的药物作一些调节,这一层面的问题中西医各有自己的手段。
    
  如果“精”层面的问题没被感觉到,最终问题将表现在“形”层面,肿瘤之类的“器质性病变”就在这个层面上。当然,也可能不是这么一层层渗透才到达“形”这一层面的,也有可能反过来,比如说外伤之后,疾病从底层的“形”往上渗透到“精”、“气”、“神”这三个层面。
    
  如果只是一两个层面出问题,会比较容易解决。如果四个层面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就是“病入膏肓”,很难解救。癌症晚期为什么难治,因为四个层面全都被渗透了,靠手术及药物基本上无能为力。

  生命四层面的划分方式,从扁鹊与蔡桓公的故事中可以品到一些味道。
    
  “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扁鹊把蔡桓公得病的过程用腠理、肌肤、肠胃、骨髓四层面来描述,这其实是由外及内的渗透过程,也就是由上面描述的四层面中的底层往高层渗透。腠理属于形的最外层,通过热敷、按摩等手法可以化解。肌肤属于形的内层,精的外层,这部位如有硬物可以通过外科手术来解决;肠胃即内脏,属于气,承上启下,掌握着全身物质的新陈代谢以及经络的运行;骨髓(脑髓也是其中一部分),属于神,因为掌握着以下各层,当这一层面受到严重破坏时,通过手术、药物手段很难救治。

  各种康复思路中,最具生命力的是从高层往底层渗透,也就是通过心理治疗来影响生命的各层面,这最为安全,不需要药物,不需要开膛破腹。
    
  对于现在医学上无法解决的那些所谓“绝症”,包括癌症晚期、艾滋病等,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思路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