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古人对音乐作用的高度认识(图)

09-04-14

惊讶古人对音乐作用的高度认识(图)

03:47:32, 分类: default

  《史记‧乐书》记载: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故宫动脾而和正圣,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征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

%u793C%u4E50
古人所提倡的礼乐教育,不但不是一种迂腐的过时产物,而且它极可能还有现代未知的高明地方。

  已经在恒春举办了14年的台湾地下音乐嘉年华「春天吶喊Spring Scream」,系由来自全球数百个地下乐团轮番进行马拉松式接力演唱,有嘻哈风、地下摇滚、狂放电音等不同乐风,吸引年轻男女狂欢。一开始是由两名外籍人士Jimmy和Wade创办,表演者在蓝天、大海中尽情地嘶喊,乐迷则随兴地坐在地上、跟着音乐扭动起舞,所有人都恣情于音乐之中。

  很多年轻人举起荧光棒,闻歌起舞,摇棒吶喊,汗水夹杂澎湃思绪尽情摇滚,掀起南台湾音乐高潮。但垦丁音乐祭舞动青春,却和毒品问题牵扯不清,报载警方有查获吸食和持有毒品案件。

  垦丁音乐祭遭到毒品渗染,许多年轻男女借着K他命、摇头丸、大麻等毒品助兴,使原本健康的音乐祭日渐走调。年轻人要的就是尽情地嘶喊,喜欢传唱嘶吼及沙哑式的变腔声音演唱法,高频的旋律、快速的节奏。这些现代音乐的现象不禁让人寻思,音乐只与个人喜好有关吗?它和人心的变化有无直接关系呢?

  音乐能左右人、改变时局

  〈易水送别〉的千古悲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是战国时代荆轲要去秦国行刺秦王,临行时,燕国的太子丹及其宾客在易水边为他践行,高渐离击筑声慷慨激昂,令在场的人无不义愤填膺、血脉贲张;接着,高渐离转变征之声,北风呼号,易水湍急奔流,壮士们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生离死别之际再和以变征之调,每个送行者都悲从中来涕泗纵横。音乐能让人振奋也能让人悲伤!

  而音乐也能使敌人不战而败。

  项羽和刘邦两军交战于垓下时,项羽军被包围,陷于一筹莫展的境地。大将军韩信为瓦解对方军心,就叫兵士们唱起了楚歌,因为楚兵大部分离家已久,早就厌倦了连年征战的日子了。听到有人唱起了故乡歌曲,楚军中有人开始唱和,军心彻底动摇。

  项羽一看大势已去,无计可施,方才对他的爱妾虞姬唱出千古名句:「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楚歌或许动摇人心,但此歌一出,方才尽泄项羽途穷气短,回天无力的命运。

  于是虞姬回唱道:「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唱完便拔剑自刎而死。后来项羽逃到乌江边,面对滔滔的江水,仰天长叹道:「此天亡我,非战之罪也。」于是拔剑自杀。

  听音乐会受乐音的影响左右,如果将自己投入音乐,更会看到许多。

  音乐也有形象

  根据《韩诗外传》记载:孔子访问卫国时,遇到旧友著名琴师「师襄」。于是,孔子便向他学琴。

  一天师襄拿了一首曲子给孔子练习,但未向其说明曲子的内容及曲名。过了十几天,孔子还在练同一首曲子,师襄就对孔子说:「这一首你已经练了十几天了,可以换别的曲子练习了!」孔子却回答:「我虽然已经熟悉它的曲调,但是还没有摸到它的规律。」

  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又说:「你已摸到它的规律了,可以换首曲子练了。」没想到孔子却仍回答:「我尚未领悟到它的音乐形象呢!」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天师襄发现孔子神情庄重,四体通泰,好似变了人样。这一次不等师襄发问,孔了就说:「我已经体会到音乐形象了,我看到这曲子的形象是有一人个子高高的、皮肤黑黝黝的,目光看起来很深远,有着一股王者的气概,我想这首曲子指的人应该非文王莫属吧!」

  师襄听完,大吃一惊,因为这首曲子正好叫「文王操」,而他事先并未对孔子讲过,孔子却能在练弹一段时间后看到曲中的形象,叫这位大音乐家口服心服。

  如果孔子能借着「文王操」而看见文王的形象,那么,在恒春吶喊的年轻男女们是沉浸在甚么样的音乐形象中?

  现代科学针对音乐的研究

  有些人也许会感到重金属或摇滚乐这类音乐很吵杂,并对摇头吶喊所产生的噪音污染带有负面印象,而的确,有实验证明持续不断的高音可以摧毁老鼠的器官,甚至把老鼠杀死。

  美国科学家曾对20种花卉进行了播放音乐对比观察,结果发现,听了舒缓、轻松音乐长得更为茁壮,发现噪音会使花卉的生长速度平均减慢47%,播放摇滚乐,就可能使某些植物枯萎,甚至死亡。连植物都能听懂音乐,而且在轻松的曲调中成长茁壮。

  现代科学研究和实验证明,音乐对人体可以产生物理共振作用和心理效应作用。音乐声波的震动能使病变器官发生有益的共振,并纠正病变器官的频率,使之协调,而达到治病的目的。音乐的节拍、节奏如果配合好,就可调节生理节奏。悠扬、悦耳的旋律可引起人体和谐的同步共振,对人体细胞起到「按摩」作用,促进内分泌和新陈代谢,使人尽快地消除疲劳。

  甚么样的人听甚么样的音乐

  有人对音乐的爱好者作过调查,发现喜爱古典音乐者,在与人的相处上比较和睦;欣赏浪漫派音乐者,其性格较开朗、思想较活跃;而热衷于嘈杂的现代派音乐者,其与人的关系上经常争吵不休。

  相传商纣时期有一位音乐家「师延」,他拥有从一个国家流行的音乐及民众喜欢的音乐中,看出这个国家的兴衰的能力。有一回,商纣王嫌弃师延的音乐,说是淡而无味而将他关入牢中,于是他在囚禁中「奏清商、流征绦角之音」,弹奏清商流征调角这些清雅的乐曲,然而商纣却不满地说:「此乃淳古远乐,非余可听悦也。」仍不释放他,于是师延无可奈何被迫改为弹奏迷魂荡魄、心神颠倒之曲,「奏迷魂淫魄之曲,以欢修夜之娱」,纣王方才转怒为喜,免其将受炮烙之刑。

  而我们知道商纣是最后一位商朝无道的最后君王。

  而后,周代以礼乐治天下,治国者根据人的天性推广音乐,既满足百姓感情需要,又完成对人民的教化,引导风俗向正常发展。

  为甚么音乐与时代兴衰有关?原来乐器与音乐会传播人们内心世界,也会反映当时社会特定的文化背景,也反映出了当时人们的内心感受和思想状态。音乐有很深的内涵,从一个人弹奏的乐曲中可以体会这个人的个性和修养。

  古人已明了音乐与人体的关系

  古人认为五音相应于人的五脏,所以古人可以从人发出的乐音中,辨读人体内脏机能的强弱,角、征、宫、商、羽五音,对应于肝、心、脾、肺、肾五脏。

  在《史记‧乐书》中记载:「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故宫动脾而和正圣,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征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这与现代科学所研究的「音乐对人体可以产生物理共振作用」,不仅不谋而合,而且更加具体深入。

  唐朝白居易,晚年得风疾,他就是以音乐治疗人体的活生生例子。其所著〈好听琴〉云:「本性好丝桐,尘机闻即空;一声来耳里,万事离心中。清畅堪消疾,恬和好养蒙;尤宜听三乐,安慰白头翁。」中国古代医学认为,如果改变外在环境的音律,就会影响内脏的机能而达到疗病的功效,因此以音乐治疗人体的疾病,可以达到显著的疗效。

  那么,前几年一位华裔青年孔庆祥以五音不全的歌声而走红,他的首张专辑甚至比马友友、李文的作品更热卖,当这么多人去「欣赏」他五音不全的歌声时,这些人在聆听的过程中,恐怕非但没有白居易所有的「清畅堪消疾,恬和好养蒙」,在欣赏的过程中,身体所能产生的物理共振,也只能是五音不全的吧!

  这样看来,古人看待音乐可一点也不比现代人肤浅,古人所提倡的礼乐教育,不但不是一种迂腐的过时产物,而且它极可能还有现代未知的高明地方,所以非常值得现代人也去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