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自我立,压得越紧,空间越小,反抗越紧张

16-10-19

Permalink 16:55:34, 分类: 世界真奇妙!

敌自我立,压得越紧,空间越小,反抗越紧张

明朝宣宗的时候,赵豫担任松江府知府。他一见到来告状的告的不是紧要事,就对告状的说:“明天再来吧!”起初人们对他这种说法都加以嘲笑,因此有“松江太守明日来”的民谣。岂不知来告状的人,往往是逞一时的气恼,过了一夜气平了,或者有众人加以解劝,因而许多人就不再来告了。一时,松江便风平浪静,一派和谐的景象。
 
 
   作为一方长官,赵豫并不是借破案率挖空心思费尽心机,大树形象捞政绩,而是一门心思想方设法,息事宁人消除社会矛盾构建和谐,让老百姓安居乐业!“松江太守明日来”,拳拳之心为和谐。读完这段明史,不知别人怎样想,反正赵豫的这一片苦心让我感动不已。
 
 
   汉宣帝时,渤海(今河北沧州一带)及邻近各郡年成饥荒,盗贼蜂起,丞相和御史都推荐龚遂,宣帝就任命他为渤海郡太守。当时龚遂已经七十岁了,皇上召见时,见他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心里颇看不起他,便问道:“你能用什么法子平息盗寇呀?”龚遂回答道:“辽远海滨之地,没有沐浴皇上的教化,那里的百姓处于饥寒交迫之中而官吏们又不关心他们,因而那里的百姓就象是陛下的一群顽童偷拿陛下的兵器在小水池边舞枪弄棒一样打斗了起来。现在陛下是想让臣把他们镇压下去,还是去安抚他们呢?”宣帝说:“我选用贤良的臣子任太守,自然是想要安抚百姓的。”。龚遂到任后,即向渤海所属各县发布文告:将郡中追捕盗贼的官吏全部撤免,凡是手中拿的是锄、镰等农具的人都是良民,官吏不得拿问,手中拿着兵器的才是盗贼。龚遂单独乘驿车来到郡府。闹事的盗贼们知道龚遂的教化训令后,立即瓦解散伙,丢掉武器,拿起镰刀、锄头种田了。
 
 
   一个地方,一个国家是否和谐决不是仅依靠执法部门的严格“执法”来实现的,也决不是只取决于那些格外“忙碌”的执法者。至于靠什么,我想西汉的龚遂和明朝的赵豫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3504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农为国本,农民做不了,基础就脆弱,无非留个逸农生活做国本。
16-10-19 @ 16:59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世界真奇妙!

弹指一瞬沧海桑田 佛道儒法黄粱多梦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归於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见素抱朴少私寡欲。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清静为天下正。祸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
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泫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治大国若烹小鲜。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一慈,二俭,三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孰能有馀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
圣人执左契,而不责於人。
小国寡民。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