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一

14-07-18

Permalink 08:43:28, 分类: default

完美一

我听过一个很美的故事,有位伟大的雕刻家、画家暨艺术家,他的艺术是如此的完美,以致于当他完成一座雕像时,令人几乎难以区分哪个是真人、哪个是雕像,因为他的作品栩栩如生,非常生动与神似。
有一天,占星师告诉雕刻家他的死亡即将来临,死期不远了。雕刻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他开始害怕,就像所有人一样,他也想要避免死亡。
他思索、静心,最后想到一个方法,他做了十一个自己的雕像。当死神来敲门时,他藏在那十一个雕像之间,摒住了呼吸。
死神感到困惑,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未发生过这种事,如此不寻常的事!从没听说过神会创造出两个相似的人,他的创造总是独一无二的,神从来不相信任何惯例,他不是工厂的生产线,极力反对模仿,所有东西都是原创品。
到底怎么回事?十二个一模一样的人?现在,他该带走哪一个呢?他只能带走一个……死神无法作决定。带着困惑、担忧与紧张,他回去了,他问神:“你到底做了什么?居然会有十二个一馍一样的人,而我要带回来的只有一个,我该如何选择?”
神微笑地把死神叫到身旁,在死神耳旁轻声说了一个方法,一个能够在赝品之中找出真品的关键。他给了死神一个秘密暗号,他说:“你就是去,到那个艺术家藏身于雕像间的房间里,说出这个暗号。”
死神问:“它将如何作用呢?”神说:“别担心,你试了就知道。”
带着怀疑的心情,死神去了。他进了房间,往四周看了看,不针对任何一个特定的对象说:“先生,一切都非常的完美,只有一件小事例外。你做的非常好,但你忘记了一点,所以仍然有个小小的瑕疵。”
雕刻家完全忘记自己得躲起来一事。他跳了出来问:“什么瑕疵?”
死神笑了,“逮到你了吧,这就是瑕疵——你无法忘记你自己。来吧,跟我走吧!”
通常,艺术家是世界上最自我的一群人,但如此一来,他也就不是真正的艺术家!艺术只是他用来满足自我的手段。艺术家往往是非常自我主义的,他们不断地膨胀自己、彼此斗争,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空前绝后的,但这不是真正的艺术。
真正的艺术家会彻底的消失。其它人有的只是技术,我不会称他们为艺术家,而是技师;我不会称他们为创作者,而是制造者。是的,制造一首诗是一回事,创作一首诗又是全然不同的另一回事。要制造一首诗,你只需要知道语言、文法、诗的规律,那是一种文字游戏,只要知道游戏规则,你就可以做出一首诗,虽不会诗意盎然,但会是一首中规中矩的诗。就技术而言,它是完美的;但它有的只是身体,却没有灵魂。
唯有艺术家消失在他自己的艺术里,艺术家与他的作品不再有任何区隔时,灵魂才会诞生。当画家带着如此的耽溺在绘画时,他是不存在的,甚至会为了在画上签名而感到罪恶,因为他知道那不是他画的……是某种未知的力量透过他完成画作;他知道自己曾经被充满了。这是所有真正伟大艺术家们的经验:被充满的感觉。愈是伟大的艺术家,这种感觉愈是清晰。
伟大的艺术家如莫扎特、贝多芬、柯里达司(Kalidas)、鲁宾斯坦、泰戈尔等人,都十分清楚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一支空心的竹子,存在曾经透过他们歌唱,他们是那支窗子,但音乐却不属于他们。歌曲虽然透过他们流泄而出,但却是来自某个不知名的源头。他们唯一做的事就是没有阻挡它的发生,但他们并不曾创造它。
这就是矛盾所在。真正的创造者知道他没有创造任何事情,是存在透过他而展现;存在曾经充满过他,充满他的手、他的存在,是存在透过他创造了某些事物,他只是一个工具。当艺术家消失时,真正的艺术才诞生,此时完全没有自我的问题,于是艺术变成了宗教性的,艺术家变成了神秘家。艺术不只有完美的技术,更有着真实的存在。
艺术家在作品中出现得愈少,作品就愈完美,艺术家全然消失时,他的创造就达到全然的完美。记得这个比例,艺术家的自我愈明显,作品就愈不完美。如果艺术家的自我太多时,他的作品是令人恶心、神经质的,除了充满自我外还能有什么?自我是神经质的。
另外你得记得:自我总是企图达到完美、自我是完美主义的。自我总想比别人更高、更好,它是极端完美主义的;但透过自我,完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这种努力非常荒谬。唯有自我消失时,完美才会出现;然而当自我消失时,也根本不会去思索完美不完美这回事。

有木有?!

吐槽?抱怨?还是纾解,释怀?是感悟,是发现。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