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二

14-07-18

Permalink 08:41:13, 分类: default

完美二

真正的艺术家从来不会想到完美这回事。他没有所谓完美的概念,只是允许自己臣服、放下,允许任何要发生的事件发生。真正的艺术家思索的是“全然”而非完美,唯一希望的是自己能够全然地投入于其中。舞蹈时,希望自己能够消融在舞蹈里。不要自己一直在那里,舞者的自我是种干扰,会影响到舞蹈的优美与流畅,是一种障碍。当舞者消融在舞蹈中,所有阻挡的石块消失了,舞蹈能够宁静、顺畅的流动。
真正的舞蹈家思索的是“全然”——如何全然的投入?而从来不是完美。有趣的是,能够全然的人也往往是完美的,老想着完美的人则从来无法达到完美、无法全然。相反地,当他们愈想要达到完美时,也变得愈神经质,因为他们对完美有着既定的概念,且不断地比较着,所以永远会觉得有所不足与欠缺。
如果你对完美有既定的概念,除非你达到标准,否则你不会认为自己完美。这么一来,你如何能够全然呢?例知,如果你认为自己必须舞得像尼金斯基(Nijinsky)一样,那你舞蹈时怎么能够全然呢?你会不断地检查自己,努力要跳得更好,又害怕犯错。在这种状况下,你是分裂的;部分的你在舞蹈,而另一部分的你在一旁不断地批判、谴责,不断发出各种评论,你是分裂的。
尼金斯基是完美的,因为他是如此全然地在他的舞蹈里。他跳舞时,常会在舞蹈里加入很高的跳跃,人们难以相信眼睛所见,甚至连科学家也难以置信,他跳得这么高,简直违背了地心引力的原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而当他从高空回到地面时,又下降得如许缓慢,像根羽毛一样……这也违背了地心引力。
关于这一点,人们问过他许多问题。人们问的次数愈多,他愈加意识到这个现象,结果这个现象就出现得更少。最后,在他的舞蹈生涯里,这个现象完全消失了,消失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他失去了他的全然性,这时他才了解到它为什么会消失。以前,当他全然投入、忘我在舞蹈中时,他可以跳得很高,在那样全然放松的状态里,他仿佛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跳舞,那是一种不同的定律。
让我告诉你一项定律,一项科学家迟早会发现的定律,我称它为“优美律”。好比自然界中有地心引力一样,三百年前,人们尚未发现地心引力,但早在人们发现之前,地心引力就已经在作用了。
定律不用等到人们发现后才发生作用,地心引力一直作用着,它和牛顿以及那颗掉下来的苹果无关。苹果在牛顿出生前便会从树上掉下来,并不是在牛顿发现地心引力定律以后,苹果才开始掉落。定律一直都存在,牛顿只是发现了它的存在;“优美律”的存在亦然,优美律让人上升。
地心引力使事物往下坠落,优美律则使事物上升;在瑜伽里,人们称它为浮力。当人们在某种程度的沈溺中,沈醉在神圣里,在全然臣服、放下自我的状态里,优美律开始发生作用,人会上升、变得轻盈。
这就是发生在尼金斯基身上的情况。但你无法让它发生在你身上,因为只要“你”还在那里,它就不会发生。
自我好比围绕在你脖子周围的石块,当自我消失时,你是轻盈、没有重量、没有负担的。在生活里,你是否曾有过这种经验,有时你觉得自己是轻盈、无重量的;你走在地面上,但脚却没有碰触到地面,你像是离地六英寸。在那样喜悦、祈祷、静心、庆祝、爱的片刻里,你是没有重量的,是轻盈的。
我说科学家迟早会发现这个定律,因为科学家们相信两极律,没有任何一条定律是单独存在的,每个定律必然有着相反的另一极。这就像电流没有两极就无法作用一样,电流需要正负两极同时存在,彼此互补。
科学家了解每个定律都有正反互补的另一面,所以地心引力必然有着相反的另一面,与它互补的另一面。对于这个定律,这个假设性的推论,我称它为优美律。未来,当科学家发现这个定律时,他们可能会给与不同的名称,可能不会称为优美律,但我认为这是最完美的名字了。


有木有?!

吐槽?抱怨?还是纾解,释怀?是感悟,是发现。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