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疯子

14-07-10

Permalink 13:59:13, 分类: default

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疯子

身体发臭的人需要喷香水。身体丑陋的人需要努力变美。伤心的人必须学会笑,心里充满了泪水的人必须在外表保持微笑。心里充满了刺的人必须把花朵贴在他自己身上。
人完全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他是处在一种完全相反的状态。他在内心是一回事而在外表上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别人被你贴在外表的东西所骗是倒是没什么,但是问题是你自己也被它骗了。如果只有别人被外表所骗那倒没什么—那倒不会太令人惊讶,因为人们通常只看外表而已。但是你自己也被骗了,因为你真的认为你就是人们所看到的外在形象。你经由别人的眼睛来看自己,你从来不直接照你的样子、你真正的样子来看自己。
在别人眼中形成的形象欺骗了你,而你变得害怕往里面看。你想要看别人拥有的关于你的形象,那不是真正的你。别人在说什么?—你变得对别人怎么说你非常的有兴趣。在这种想知道的好奇心之下所显示的是:你认为你可以经由在别人眼中形成的形象来认识你自己。这真是令人惊讶!甚至连要了解你自己你都还要从别人的眼睛来看。
人们害怕别人也许会说他们的坏话。如果别人说他们的好话他们就会觉得很高兴,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知识要依别人的观点而定。他们对自己没有立即的了解;他们没有任何了解自己的直接经验。这种经验也许会发生,但是它并不会发生,因为你试着逃避它。
要与头脑会合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去管别人说什么或者你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如何;而是你必须直接与你的本性会合。你必须在你的单独当中完全的敞开你的头脑,然后看看那里有什么。那是一种勇敢的行为。那是一种进入你内在的地狱的勇气。那是一种看着赤裸裸的自己的勇气。那需要很大的勇气。
从前有一个国王。每天他都习惯躲进一间在皇宫中央的房间。他的家人、仆人、朋友、大臣都对这种习惯很好奇。他总是把那间房间的钥匙带在身上,然后当他进入那个房间的时候他就可以把门从里面锁上。那间房间只有一扇门而且没有窗户。一天二十四小时当中他至少会留在那房间中一小时。
甚至他的妻子也不知道任何关于这间房间的事情,因为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讲过。如果有人问他他也只会笑而不答,而且他不会把钥匙交给任何人。所有的人都很好奇而且他们的好奇心一天天的在增加:「他在那里做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习惯在那间封闭的房间停留一小时,然后他会静静的走出来然后把钥匙放在他的口袋中,而第二天他又会再做同样的事。人们的好奇心最后终于达到了顶点,他们共谋要想办法查出他在做什么。他的大臣、妻子、儿子、女儿都是这个共谋的一部份。
在一天晚上他们在墙壁上挖了一个洞,好让他们在下次他进去的时候可以看到他在做什么。第二天,当这个国王进去的时候,他们就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洞口偷看。但是每个把眼睛凑到洞口的人都会马上让到一旁,然后说:「他在做什么?他在做什么?」但是没有人可以讲得出他在做什么。
这个国王进了房间然后脱掉了他所有的衣服。然后他双手朝上并且说着:「哦,神啊!这个穿着这些衣服的人并不是我。那不是真正的我—这才是真正的我。」然后他开始像个疯子一样又跳又叫。
每个把眼睛凑到洞口的人都马上让到一旁,充满了惊讶,然后说:「我们的国王在做什么?我们一直认为他在做某种瑜珈或是某种祈祷。但是却是这样!到底他在做什么?」
这个国王又对神说:「这个穿着衣服站在你面前看起来很安静、很平静的人完全是假的。他是一个有教养的人。我努力让他变成这样。事实上,我却是像这样的。这就是真正的我,这就是我的赤裸与我的疯狂。如果你接受真正的我那么就没有问题了—因为我可以欺骗人们,但是我怎么呢欺骗你呢?我可以借着穿衣服来让人们以为我不是赤裸的,但是你很清楚我是赤裸的。我怎么能欺骗你呢?我可以让人们以为我是平静与喜乐的,但是你非常了解我。我怎么能欺骗你呢?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疯子而已。」
在神面前我们都像个疯子一样。事实上,就算暂且不管神—如果我们看着自己,甚至对我自己而言我们也将会看到一个疯子。我们的头脑已经变得完全混乱,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还没有发展出对付这个问题的办法。

有木有?!

吐槽?抱怨?还是纾解,释怀?是感悟,是发现。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