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

14-03-29

Permalink 14:47:54, 分类: default

安全!

每个人都寻找安全。但那时,你是在寻找一种不可能。每当你寻找一种不可能时,你就遇到了挫折。这是不可能的,安全不是事物的本质。不安全是生命的真正灵魂。不安全是真正的滋味:就像海的滋味是咸的,所以你无论在何处品尝生活,它的滋味是不安全。只有死亡是安全的。生命因为它的本性必定是不安全的。为什么?每当一件事物活着的时候它是变化着的;只有一件死去的东西才从不变化。每当有变化就有不安全。变化意味着什么?变化意味着从已知到未知。一切不安全的基础就是你想依附已知的东西。
  用这种方式来看:一个孩子在母亲的子宫里。如果要安全的话最好是赖在子宫里不出来。你能够有比永远地呆在子宫里更安全的情形、更安全的位置吗?
  孩子没有责任——没有工作,没有办公室,没有问题要解决。一切都自动解决。孩子甚至不必自己呼吸,母亲代他呼吸。孩子的心脏随母亲的心脏跳动而跳动,母亲的血液不停地喂养着孩子。他完全是在天堂里。你能想出比子宫更好的天堂吗——舒适,沉睡,连一个忽隐忽现的梦都没有,在一个安静的睡眼中?那时,诞生降临了!心理学家们说出生是非常有损伤性的,因为孩子被抛出来,从他的安全中连根拔除。一个合适的家,最舒服的……我们不能造出任何像它一样的东西。没有声音进入:就好像这个世界从不存在似的。孩子不必作任何选择,不会被分割;没有训练,没有制约。他只是享受他自身,就好像他是世界的中心。
  那时,忽然间诞生来临了。它是损伤性的;不安全第一次进入了孩子的存在。现在他必须呼吸;现在当他觉得饿时,当他觉得渴时,当他觉得不舒服时他必须哭叫。他必须作出自己的安排,他必须开始担心。如果母亲不在他会担心。他尿湿了,他哭了又哭,没有人听到。现在紧张、不安全来了;他总是怕母亲会离开他。母亲不停地威胁:"听我的话,不然我就离开你。"母亲甚至威胁孩子说:"听着,跟着,不然我会死去。"这是一种威胁!孩子在他的心底里颤抖。他必须跟从,他必须作出安排,他必须作假和戴上面具。他必须扮演角色——即使他不想微笑,如果母亲来了,他必须微笑。他必须变成一个政治家,并关心其他人是如何看他的,不然他将感到不安全。
  现在他将永远不会像在子宫里那样安全。他应该做什么?他应该赖在子宫里吗?看来孩子是赖的,他不想出来。许多次需要医生的帮助把孩子带出来——他整个的存在都在依赖。他反抗;他想要像他本来那样存在,已知的。你能想出对孩子来说比世界更未知、更陌生的东西吗?他睁开眼睛,一切都是陌生的,周围全是声音。他变得害怕。他将成长,当他成长的时候,生出了更多的不安全。他迟早将被送进学校——现在就连家也不再是他的基地。每个孩子都反抗。你不会发现一个高高兴兴地去学校的孩子——除非家里是地狱。没有孩子想去学校,他反抗,他依赖母亲——他被抛出了家门。然后他将开始依赖学校。
  如果你去大学看看,感受一下学生的脉搏,没有人想离开大学。
  有许多人们无意识地作出安排一次次失败的事例,以为大学是安全的。父亲关照着,他寄钱来,你只是像王子一样地生活。世界仍然没有进入,但整个世界把你拖进不安全,你迟早将必须被抛出学校。全世界的人都把大学叫做"母亲"并不是偶然的。它是有意思的。它是母亲——你仍然是个孩子,社会在关照你。但你还是一天天越来越移入不安全。
  母亲有一种安全感。母亲将爱你,无论你爱不爱她。这是一种单向的交通,她将自然地爱你。但现在你必须寻找一个不是自然地爱你的女人。你必须爱她。如果你需要爱,你必须给予爱。对一个母亲来说那是不同的,一切都理所当然。但对另一个女人,它将不会是这样;你必须从这个女人那里去获取爱,那就是为什么有一场持续的争斗。一个男人想要他妻子就像他母亲一样。但为什么她应该是他母亲呢?她不是一个母亲,她是一个妻子。她也处于相同的境地——她想要那个男人——她的丈夫,当她的父亲。
  它的意义是什么?一个母亲的爱是无条件的。它给予你,她分享。父亲的爱是无条件的——只是因为你是他的孩子,他爱你,没有必要获取它。但当你进入世界你必须获取丈夫的爱,妻子的爱。它随时都会被收回。恐惧,不安全……因此婚姻进入了存在,因为情人们是那么不安全,他们想要法律的支持。于是政府保护他们,社会保护他们。不然婚姻有什么必要?如果真有爱,你不必结婚。为什么?有一种恐惧是,爱今天可能有,但谁知道明天?如果爱离去了,那你将干什么?你将依靠什么?法律、法庭,政府——他们成为安全。然后你可以到法庭去,你可以要求爱。
  每个社会都使离婚尽可能地困难,结婚尽可能地容易。这看来很怪,它应该是恰好相反——结婚应该尽可能地困难。因为两个人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让他们等待、观察、思考、细想、静心。给他们时间。在我看来在法庭允许任何人结婚以前应该有至少3年的时间。我认为那时就没有人会结婚了!3年!不可能!蜜月之后一切都过去了。然后人们相互依赖,因为如果他们分离,就会有法律,安全和问题随之而来。孩子来了,现在婚姻成为一种责任,不是欢乐,不是狂喜。如果你忧虑,没有喜乐,社会总是高兴的,因为一个喜乐的人是无法利用的。只有一个忧虑的人可以利用;只有一个忧虑的人能够被塑造成一个奴隶。一个喜乐的人永远不会是一个奴隶,他对社会来说太危险了。他是反叛的,他不需要社会——那就是一种喜乐的存在的含义。他独自一人就足够了。如果他不需要社会,那么社会就无法把事情强加于他。社会想要你担忧,不自在,那么你将依靠它。那么你将走上法庭,你将看着审判员,好像他是某个神。那么政府、国家、警察,一切都变得重要,因为你担忧。但如果你喜乐……情人们会忘记他们,但不是结了婚的人。情人们会忘记警察,一点都不需要他。他们的爱足够了,但当爱离去时,就会需要警察让他们仍在一起。需要一名警察——现在如果你们分离,他将会制造麻烦。就是为了避免麻烦,人们继续在一起生活。
  生命是危险的,但那是它的美丽——它是不安全的,因为不安全是运动、活力、生机的本质。你越是死气沉沉,越是安全。当你在你的坟墓中时是没有危险的。什么还能发生在你身上呢?没有什么!当你死去,没有人会伤害你。但当你活着,你是脆弱的,你会被伤害。但我告诉你,那是生命的美丽。
  一朵早晨的花不能相信晚间它将离去。但那是它的美丽——在早晨它是如此光彩,如此庄严,宛如一个皇帝,到了夜晚它就走了。只要想想一朵由石头或塑料做成的花,——它保持。它保持着,它将永不凋谢。但是当有些东西永不凋谢时那就意味着它从未盛开。婚姻是一朵塑料花,爱情是一朵真正的花——它在早晨盛开,夜间它就离去了。婚姻继续着,它有一种永久性。但是在这个没有永恒的世界里,又有什么东西会真正地永恒呢?
  一切真实的东西必将存在于此时此刻。有不安全;任何时候它都会消失。盛开的花儿将凋谢;升起的太阳将落下。一切都将改变。但如果你过分害怕不安全你会作出安排。有了那些安排,你将杀了一切——妻子是个死去的被爱者,丈夫是个被谋杀的情人。然后事情搞定了,没有问题。但那时整个生命厌烦得要命。
  我不是说爱不能永久——它能够。但不安全是它的本质;你不能把它变得永恒。记住!你必须每时每刻运动。如果它凋谢,你必须接受它;如果它继续开放,你享受它。看情况而定。但你无法对它感到安全。你怎么能对将来感到安全?谁知道你还在不在?如果你对自己都不能安全,你的爱又怎么样呢?
  但你一直在承诺,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当你爱一个人,你感到你将永远永远爱他。这是此刻的一种感觉。不要把它变成承诺。只是说:"此刻,我觉得我将永远永远爱你,但我不知道我下一刻会怎么感觉。"没有人能够说关于下一刻的任何事情,没有人可以承诺。如果你承诺,你生活在一个塑料的世界里。承诺无法给予。这是爱的真实和诚恳,它不能承诺。但每个人都想要承诺,只是为了安全;你越害怕,你要求的承诺越多。那就是为什么女人比男人想要更多的承诺,她们更加害怕,她们自然地觉得更加不安全。她们想要将一切都变得永恒,只有那时她们将跨出一步。于是你不断地给予虚假的无法兑现的承诺。每个承诺都被打破。随着每个承诺你的心碎了,别人的心也碎了。随着每一个承诺的消失,生命变得徒劳和毫无意义;诗意失去了,它成了一篇平淡的散文,一种法律现象。你来与你妻子作爱。它成了一件法律事务,你必须做它,它不是自发的。你必须吻你的孩子,它不是自发的,你必须做它,它是一种责任。
  责任是最丑陋的事情,我告诉你,爱是最美丽的事情;责任是最丑陋的。
  爱情是一种未知的现象,你无法操纵它。责任是一种社会的产物。现在妻子会说:"你必须爱我;这是你的责任,你作过承诺!"你知道你作过承诺。那么你能做什么?如果爱消失了,或者在这一刻你不觉得在爱,或者今天晚上你不想作爱,怎么办?只是为了遵守过去的承诺你不得不弄虚作假。于是你说:"好吧,是的,我作过承诺。"你将干什么?你能按照要求承诺爱吗?这是可能的吗?它发生过吗?你能够制造爱吗?
  你不能,但你会假装。那种假装将变得越来越固定,因为自发性是不允许的。于是每个人都感到受了欺骗,因为一种假装的爱是无法圆满的。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假装的,你能够看透它。你作着一切爱的举动,但没有爱。它就像一次瑜伽功的练习:动作有了,姿势有了,但心不在。你在别的什么地方,尽职或被要求,但你也觉得:是的,我作过承诺。
  我告诉你,承诺也许是完全对的,但每一个承诺都是暂时的。你不能保证你明天会在,你怎么能保证你的爱还在呢?你只能说这是此刻的感觉:我将永远永远地爱你,但这是一种暂时的感觉——如果事情在下一刻消失了,我能干什么?但安全造成了问题——对一切你都需要安全,那就是为什么一切都变得虚假。
  生命是不安全!让这个真理越来越深地渗透你。让它成为你内心深处的一颗种子——生命是不安全的。这是它的本质,对此无能为力——你做的一切将是有害的。你只会杀害。你感到越安全,你将会越没有生机。看看那些靠着财富、特权、围绕着他们的城堡而真正安全的人们——你会看见他们是死的。只要看看他们的脸,眼睛,看上去好像他们是用石头做成的。他们的脸看上去像面具,他们是"角色";他们的举动是自动化的,它们不在他们里面,他们被禁锢而不是流动——冻结和不动。他们不像河流一般舞蹈、奔跑,向着大海。他们是死的、呆滞的池塘,不到哪里去,也不流向哪里。每一刻你必须面对未知的东西。这是不安全:过去没有了,将来尚未到来。将来是不可预测的,每时每刻你都站在不可预测的门前。这是必须欢迎的。每一个未知的时刻都是客人。


有木有?!

吐槽?抱怨?还是纾解,释怀?是感悟,是发现。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