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灭了32年前的特大“猪流感”?——中国“食人族”!

09-05-05

Permalink 00:19:05, 分类: default

谁灭了32年前的特大“猪流感”?——中国“食人族”!



(一)
1976年,中国、发生了人类近代史上“最大的灾难”——唐山大地震
按着“大灾之后必大疫”的历史惯例,一场可能悲惨得改写现今人世、可能暴发的“最大瘟疫”曾经向全世界扑来……。
因为那是一座无法“卫生”的废虚城!
因为几十万幸存者,无可奈何的就生活在父母、儿女、兄妹的臭尸边。(几十年后还挖出过尸骨)
18




因为空气、水源、食物、衣服、用品甚至泥土都充满了恶尸臭。
因为“饥不择食”、谁还管“食品安全”?我就曾在最饥饿时,灌下半盆馊猪食。
19




因为有太多的裸体,有块布遮羞已很幸运,哪还顾得上那上面爬满虱子跳瘙?
因为……因为……;所有的“因为”哪怕一条,都足够暴发大瘟疫了,何况同时俱备了那“恶棍”所喜爱的许多条……。
到底有多少人当年曾染上了瘟疫?在那个曾无政府、无法律、人人甚至曾可以“自由”抢劫的天地里,恐怕永远是个迷了。仅以我所在的、条件最好的唐山驻军为例;出现发烧、咳嗽、腹泻这些伤寒、霍乱、鼠疫的“疑似”病人,就达百分之十以上。
没法子,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只好用自己“人定胜天”的穷办法,“灭绝人性”的用大批人力甚至飞机,狂撒高浓度消毒济!杀虫剂!强行飘入那些曾如西部牛仔般、散漫 、失控的灾民衣缝,杀死他们身上正和主人同苦的跳瘙、虱子;当然,还有不幸沾光的所有苍蝇、蚊子和小虫们……。

终于,在随处可见、成片祸及的飞鸟、青蛙尸体上;人类同时挥舞“青霉素”的大棒,才勉强把那场可怕的特大“猪流感”暂时镇压下去。
(二)
可是,转眼到了隆冬;就在那一年的圣诞前夜,惊魂未定的人们,突然从最爱去坟场的大批死狗身上发现,埋进脚下的“恶棍”并没有被灭亡。在药物难及的厚厚冻土层下;
怕热、不怕冷,在冰块中都能长期存活、多达1700多种“血清类型”的“伤寒”,正过着舒心无比的好日子,正在重新招兵买马;而怕干喜湿的“霍乱”们,尤其满意烂肉臭肠的“营养”伙食,已不知繁育出多少可怕的军团;最值得一提的要数“鼠疫”,这个天生就生活在垃圾中的恶魔;已经在人类最恶心的地方,把曾经杀死过上亿人的“黑死病”屠刀,再次磨得锋利无比……。
就等着象今天一样,春风草绿的一刻;就等着象今天一样,花开水流的一天!无数个惨绝人寰的史话,将全浓缩在这巨大险情、特大危情中,传遍地球……。
怎么办?!全人类都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然而,当年拒绝了外援的冀东大平原上,却大失所望的出现了一群、仅装备了最“原始”的锹镐和开花烂棉衣的“叫花子”;我就是这群如战俘般“狼狈”的军人之一。
冰冻三尺,往往一镐只能刨出一个白点,为了把最怕烈火的瘟神及它们的美食烂尸统统“绑架”去火化,三个壮小伙一组、换班拼命干!一天要刨上一万两千多镐,累得天旋地转才能刨开一个坟头;公务员们的幸福就是这样拼来的啊!
(三)
记不清有多少一米五的小坑却埋着一米八的大汉,于是乎、死者那“好吃”的双脚不得不恐怖的从坟土中探出“头”来;先喂饱了失去主人后极度伤心的疯狗们,再养育了一窝窝老鼠,待到我们绝不懂“鼠疫”和“狂犬病”的十字镐无奈的啃食它们时,显然只剩下“残羹剩饭”了。即使这样、每当随着寒光有骨肉“自己”飞溅进大喘粗气的口中时,(只发几个口罩,重体力下根本带不住)弟兄们还是“感激”得几乎把胆汁都呕光了,这!还仅仅是“满汉全席”的开始……;
每每刨到一米多深的开化层,双脚常会深深陷进烂尸肚里,(尸坑太小,只能站在尸体上挥镐)顿时,无数郁闷了太久的大病毒被兴高采烈的 “解放”出来,飘在冲天恶臭里、狂吻它们心中“最可爱的人”;拔腿细看,竟有群蛇样的烂肚肠,在小腿流上滑下;于是每一个毛骨耸然者、即尝生不如死之味;这!还不如高举着刨在镐尖上、直滴臭水的大尸头,享受着心胆俱裂后,再让烂尸水流进目瞪口呆中更“雨露”“滋润”;然而,比起每每坑刨偏了、不得不残忍的用锹铲下那些,几个月前还在使用的大腿、胳膊、甚至脑袋来;(碎尸!简直就是在猛撕自己的神精啊!)还远算不上“五味俱全”……。

如此数小时变态疯狂后,“食人”自然就变成最轻松的“家常便饭”了,因为挥镐就得大扣喘气,张嘴就得接受镐刨飞的人肉,虽然那每一小块上都会有上亿个死神,可累得半死不活的人们、已说不清吞咽下多少?于是,象非洲的食人族会染上“埃博拉出血热”一样,中国的“食人族”们几乎都有过疑似瘟疫、“猪流感”的发烧、呕吐、腹泻和咳嗽经历;只是因为军队医生手中那些永远用不完的“巨痛”青霉素。这些为了今天小康快乐、为了人们的高薪、靓车、豪宅而本该死去的“烈士”,才意外获得了对太多瘟疫的“勉疫力”。
(四)
同美兵上战场,每月上万美元不同;所有的人类救星们,当年每月的薪水都不过几元人民币。然而为了保卫“社会主义祖国”,这些可怜虫后来竟在死海中甩掉了烂棉衣,在数九寒天赤膊展开了刨尸大“竞赛”。
这种近似疯子的“玩命”、最明显的“好处”,就是不知有多少渴望“转世”的冤魂,被“惊喜”的喷上了累吐的鲜血。当我带着肠炎、胆囊炎、气管炎和“再次撕裂”的神精,(震初救人已被“炸尸”撕裂过神精)这些终身的“纪念”品,“骄傲”的火化掉最后一车烂尸时,脚边已数不清磨秃了多少大钢镐。
二十世纪最有可能重创全人类、最有可能横扫全世界的这场“来自东方”的大瘟疫——“猪流感”,就是这样被中国的“食人族”们“感动世界”——牺牲自己‘吃’掉的。
32年、一万多个美好的日夜流过后;躲过这场大浩劫今天才能幸福繁衍出13亿人口的共和国,恐怕已没人还记得,曾有人为他们“食人”、“碎尸”而带来的终身伤病。
人类最值得感恩戴德的勇士们,因中国当年极低的报酬,加之退伍后、下岗、买断、失业;绝大多数都陷入了晚年的“绝望贫困”中,更有人早早离世。50多岁依无工作、无住房、无养老、无医保甚至无老婆者大有人在!

不见沧海难知水,不经“猪流感”不知恩啊!
值此“狼又来了”的严重生死关头,为了当年的耿耿忠诚精神不死、后继有人!请祖国看在60年特大庆理应带头感恩份上,赏赐这批已白发苍苍的救国、救命大恩们一个善终吧!
同安享太平的公务员们相比,“食人族”们是否更有“资格”;工龄够30年就能退休???
让腐败滚开,请天良评说!!!!!!!!!!

中央“军委”授予最高荣誉
“唐山抗震救灾模范雷达连”中
唯一荣登《空军报》者(见1976.8.28头版)
集体二等功荣立者
个人三等功荣立者
高岩
2009-5-5唐震老伤兵系列
Email: Zhien1555@163.com

点击(1551) - 评分(111)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唐山大地震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