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魏庆同的“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论

驳斥魏庆同的“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论

20-10-11 01:05:55, 分类: default
驳斥魏庆同的“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论



雪峰


  魏庆同在其“论‘无私’的本质”中说“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

  首先我们看看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无私”,阳光普照万物,请问太阳的“私”在哪里?太阳是不是无私?大自然养育万物,请问大自然的“私”在哪里?大自然是不是无私?我这样问,魏庆同先生可能会说:“我指的‘无私’不是指大自然,而是指人类。”若这样回答,那你的“世界上根本‘无私’”之结论是错误的,你只能说:“人类中根本没有‘无私’。”

  人类中有没有“无私”?请问,佛陀释迦牟尼的“私”在哪里?基督耶稣的“私”在哪里?出生婴儿的“私”又在哪里?你总不能说释迦牟尼宣扬佛法就是“私”吧?你总不能说耶稣宣扬上帝之道就是“私”吧?你总不能说婴儿吃奶就是“私”吧?若认为宣扬佛法宣扬上帝之道吃奶也是“私”,那么,花蕾绽放也是“私”,大鸟给小鸟喂食也是“私”,人吃饭睡觉也是“私”,许多人为人类崇高的理想而奋斗也是“私”,你是不是把“私”绝对化了?

  所谓“私”,指的是想尽办法把他人财富和大自然资源据为己有的心理和行为,一切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的起心动念和行为方式,而不是按照自然规律和自然法则生存生活的做法,你总不能把人为了生存的辛勤劳作也当作是“私”吧?总不能把婴儿吃奶也看作是“私”吧?

  一个人,当他不计较个人得失,不追求功名利禄,不追求个人拥有,而是忘我地为他人、为社会、为大自然、为全人类而服务奉献,他就是“无私”,而这样的“无私”虽然谈不上遍地都是,起码很多很多。你怎能说“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

  我们说“无私才能成其私”,这个“成其私”绝对不是个人想获得私利,而是指当一个人无私地生活时,天道反而会奖励他,反而会让他活得更好。这也是所有修行修炼者所明白的道理,也就是说,越是无私,天道越会给他丰硕的报酬。这个“成其私”是自然规律的程序,而不是无私者个人的愿望。你去看看前往天堂的那些生命,哪个是有“私”的?真是因为他们“无私”,才获准他们前往天堂的。这就叫“无私才能成其私”。

  一头毛驴,根本想象不到人的境界;一个人,根本想象不到神佛仙圣的境界;一个有私心的人,根本想象不到一个无私者的境界;一只井底蛤蟆,根本看不到大千世界所有的精彩纷呈。你有“私”,不能认为凡是人都有“私”,当你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那是因为你看到的一切是你自己意识的反映和投射,而不是世界的真相。

  除了人之外,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无私”的,猫逮老鼠狼吃羊,那不是猫和狼有“私”,母鸡孵小鸡狗生小崽子,那不是母鸡和狗有“私”,那都是精心设计的维护大自然生态平衡的程序。

  你还要说“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吗?

  2014-10-25


  附件如下:

  论“无私”的本质

  百度百家2014年10月24日 17:28

  文化摘要:阅日本稻盛和夫著《活法叄:寻找你自己的人生王道》一书,先看到曹岫云为该书撰写的“导读”,题目是“无私——西乡和稻盛共有的精神境界”。在“导读”中作者多次指出日本明治维新的元勋西乡隆盛“因为无私”而取得的光辉成就,指出西乡的人生信条最突出的就是“无私”二字。

  论“无私”的本质——读稻盛和夫《活法叄:寻找你自己的人生王道》有感

  作者:魏庆同 从容

  阅日本稻盛和夫著《活法叄:寻找你自己的人生王道》一书,先看到曹岫云为该书撰写的“导读”,题目是“无私——西乡和稻盛共有的精神境界”。在“导读”中作者多次指出日本明治维新的元勋西乡隆盛“因为无私”而取得的光辉成就,指出西乡的人生信条最突出的就是“无私”二字。随后又介绍了创建京瓷和KDDI两家世界500强企业的稻盛和夫,做为实践“无私”理念的典范,以“动机至善,私心了无”这种高度的“无私”,获得不可思议的巨大成功。结论是“无私”才成就了无数英雄的丰功伟业,“无私”就是人类最大的智慧。

  翻到正文,稻盛和夫首先概叹:“昔日,日本社会中随处可遇见品格高尚之人……然而,近些年,环顾世间,闻所未闻之恶劣事件层出不穷。例如,食品虚假标签事件、隐瞒质量投诉案、做假帐、内幕交易,诸如此类。丑闻频传,从根本上否定了企业的社会道德责任。”“每当翻阅报纸,屡次三番读到这类报道,不免黯然神伤:‘这个国家究竟要走向何方呢?’持这种想法的应该不止我一人吧。”

  不错!且不谈美国和西方,中国便有过之而无不及:昔日毛主席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时,中国社会中也随处可遇见学雷锋之人…然而近些年来,环顾国内,许多闻所未闻之恶劣事件层出不穷。这已是众所周知!完全不必举例说明了。

  什么原因呢?

  说起来如此光辉、高尚的“无私”思想、“无私”行为、“无私”品质与“无私”道德,不仅在历史上真正实践者寥寥,而且随着社会发展又日趋衰落,“心灵的不断荒芜,正是日本人品格日趋恶化的体现”(见1-012页)“心灵的不断荒芜”不也是中国人品格日趋恶化的体现吗?

  这是为什么?

  我们的回答很简单,也很难听:因为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有人就有“私”,《私本论》之“私”并不卑下。“无私”就否定了“私”的主体,人是“私”的主体,“无私”等于“无人”。实际上处处有私,“无私”是自欺欺人。那些原本靠“有私”而事业有成的人,自己已经戴上了虚无的“无私”帽子,还想把这个“虚无”传承给后人,让虚伪的“无私”招摇过市,后果便适得其反——全社会在“大公无私”的骗局中失去了“以正克负”的矛盾斗争,在虚伪的“无私”光环下,正面之“私”受到压抑,负面之“私”泛滥,“心灵的不断荒芜”是必然的。

  尽管我们相信稻盛著作与曹岫云“导读”都是真心实意,尽管我们相信西乡和稻盛的能力、智慧、事业与成就无可比拟,我们还是要坚持说: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西乡和稻盛共有的精神境界乃是聪明的“有私”,理性的“有私”。或者说,西乡和稻盛一心一意专注于大事业,完会无视自已的利益,被世人颂扬为“无私”,似乎是实至名归,实际上“一心一意专注于大事业”正是伟大的“有私”。

  “私”是什么?“私”就是“自己的,个人的”。“自己的,个人的”就是“私”。即使西乡的格言是“敬天爱人”,那也是他自己敬天,他自己爱人,也是他自己教导别人、希望别人“敬天爱人”——“自己”就是“私”;即使在明治维新激流中“他的人生波澜万丈,他的故事跌宕起伏”,“置自己的生命、名誉、地位、财产于不顾”,甚至“甘领逆贼之首的罪名毅然投江自尽”,也都是他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行为和他自己的非凡选择。一句话:都是他个人之“私”。同样,稻盛创建京瓷公司时,放弃了让自己财富大幅增值的机会,公开宣布放弃“世袭制”,并不让任何亲属进入企业经营高层,后来他又设立“京都赏”,创办“盛和塾”,特别在创建“日本第二电电”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降低国民的通信费用”,口号只有八个字,就是“动机至善,私心了无”,被誉为“正是这种高度的‘无私’,才成就了他的巨大成功。”等等。果真是“无私”的成就吗?回答是否!否!稻盛确有自己的大目标,有自己为国民利益着想的大胸怀,也有自己一整套从大事业需要出发的选择与放弃,还有信仰宗教受到的教化,但他不是“无私”,而是实在的“有私”——“有聪明智慧的私”、“有远大奢望的私”,并且以“私”为基,以“私”为本,因此是真正理性的“私”,甚至是高尚的“私”。

  以天真的儿童为例:在只有一块糖的情况下,一个懂事的孩子为了保持好同学关系而放弃取糖,另一个孩子不顾一切伸手抢糖。请问谁是“无私”?谁是“有私”?回答很简单:两人都是“有私”;其一是聪明的“私”,理性的“私”;其二是愚蠢的“私”,任性的“私”。如把前者誉为“无私”,似乎是褒扬,其实是对阳光的掩盖,是对理性之“私”的侮辱。

  再举一例:一位学者为了准备到大学做重要演讲而放弃三小时休息,这是“无私”还是“有私”?不用说,舍弃三小时是舍弃了小“私”,换来大报告成功是大“私”;许多有头脑的人都为了大目标而舍弃小得失,为了大私而捐弃小私,这是有智慧的人常见的做法。如果见小不见大、见木不见林,把舍弃小利表扬为“无私”,乃是本末倒置,是对阳光的掩盖,是对理性之“私”的无视与侮辱。

  西乡和稻盛正是舍小私而顾全大私的典范。

  再向世界全局看:资本主义的私有被认为是“有私”,资本家也号召工人“无私”;社会主义的公有被认为是“无私”,异化了的“公有制”剥夺了工人之“私”变为权贵私有,恰恰是最可耻的负面的“有私”。两种制度都是“有私”,又都用根本不存在的“无私”遮掩惯用的欺骗,以达到剥夺广大劳动者之“私”的目的。

  不用说!一切虚伪的“无私”都是为了遮掩“剥削”与“剥夺”。这就是天下“无私”的本质。

  然而以假乱真的“无私”也非同小可。习惯上说“为公”说“无私”好听得多,说“大私”“小私”难听得很!实用上做为精神号召、道德口号与政治教育,本质上做为对劳动者的麻醉、欺骗与利用,“无私”也是一剂千年药方并叫卖天下。从孔夫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到毛泽东的“斗私批修”、“兴无灭资”,都是持续两千年“无私”教导的极致。一切统治者都教导臣民斗私、灭私、无私,一切资本家都要求工人和层层经管人员斗私、灭私、无私。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也是揭露资本家剥夺了工人的劳动创造,把工人阶级之“私”转化为资产阶级之“私”的理论。西乡和稻盛的“无私”正是为了成就其大事业——即为了自己博大之“私”的大目标,而在相对小的事情上带头示范“无私”,但万变不离其宗,其道德说教加上潜意识力量的释放,都是要求下属无私、工人无私、层层无私,从而用众人之“私”聚敛为企业的大私,成就世界500强的巨私。随处有“无私”口号流行是有原因的:《私本论》尚未出山,历史对“私”的误解与贬斥依然如故,对神圣的“私”还未正名与翻案,天赋之“私”即使“以正克负”也要挨骂——而且两种制度下都有人骂——这种日子总还要过些天。我们在带头挨骂中奉劝大家耐心等等吧!谁也阻挡不了多云转晴的天之道。

  读书思考之二:“有私”与“无私”

  人皆有“私”,人类社会是无数“私”的集合。这是明白无误的。偏偏有许多人不知道“有私”是实话,“无私”是假话;不知道“有私”是物质基础,“无私”是精神欺骗;不明白一切自封为“大公无私”的人都是损人私己的小人,一切逼迫人民批私、斗私、灭私、无私的统治者都是剥夺人民之“私”的昏君。

  这种胡涂是千百年来辱私贬私文化毒入五内的结果。那些明明从“私”出发为了“私”而有所作为,却被追捧为“无私”,连他自己也相信是“无私”的好人,也为有私无私的颠倒提供了虚假例证。盛和企业经营哲学研究会会长曹岫云在盛和夫著作的“导读”中写道:西乡的人生信条,最突出的就是“无私”二字。本书第一章标题即为“无私”。西乡遗训第一条就讲“无私”。稻盛说西乡遗训从头到尾、字里行间透出的精神,无非就是“无私”。曹岫云会长不幸也为有私无私的颠倒提供了虚假例证。

  我们说过多遍了:世界上根本没有“无私”!佛教的基本教义“四法印”之二是“诸法无我”,意思是尊重客观规律(“法”),不要参加主观(“我”)的东西,并非生命活动中的虚假“无私”。西乡再了不起也是“有私”;什么人跳黄河也是“有私”;跳河也许为了一死以解脱,或为了以死威慑、报复什么人,或为了某个崇高的目标而牺牲自己——不管为什么,跳河觅死总是自己的决定,自己的选择,总是为自己的目标而采取的手段。都是“自己的”,因此都是“私”和“有私”。

  譚嗣同在戊戌政变时对梁启超说:“各国的变法,无不是经过流血牺牲而成功的,而在中国从没听说过有为变法维新而流血的,这大概就是我们失败的原因吧。如果是这样,我谭嗣同愿意做为变法维新而流血牺牲的第一人!谭嗣同坚守不走,第二天被逮捕。在狱中,他在墙壁上题诗一首“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譚嗣同实现了用自己的血唤醒国人的伟大目标,他是怀着“去留肝胆两昆仑”之“大私”从容赴死的,他不愧是无比高尚之“有私”的光辉典范。

  由此可知:没有什么“无私”;在正面之“私”的队列中,确有为了国家与民族的利益而牺牲个人利益的,确有在大目标的追求中舍弃小私的,甚至有为了崇高的理想而牺牲性命的。总之都是为了自己的“大”牺牲自己的“小”,即为大“私”舍弃小“私”,当然都是“有私”。如果有必要把这种“有私”称之谓“无私”——不计别有用心者,许多正派人和善良的人都愿意这么称呼,虽然不对,但亦无可不可,因为这是历史条件下人们对正面之“私”的尊重,可以理解但却不对。

  把西乡和稻盛的光辉事迹称之为高尚的“有私”,许多人可能不同意。这是历史的惰性,在一段时间内还没有办法。

  待到《私本论》被广泛认同后,正面之“私”,以正克负之“私”,为民造福的团体之“私”、社会之“私”与国家之“私”,以及一切推进社会进步的“有私”,都是光彩夺目、光芒万丈的。那时,“无私”这类空话就会自然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