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童君就这样驳倒了生命禅院

思童君就这样驳倒了生命禅院

20-10-05 08:39:16, 分类: default
思童君就这样驳倒了生命禅院


雪峰


  生命禅院的宗旨是“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的道。”雪峰导游禅院草的路径是:作为人生,追求开心、快乐、自由、幸福,并努力为人类开创“ 贤不遗野,天下一家,”“道不拾遗,夜不闭户,”万物和谐,风调雨顺,天下太平,人人幸福的生命禅院时代,也就是禅院倡导的跋涉攀登人生的最高境界;作为生命,努力从人间将自己的生命延伸到天国千年界、万年界、极乐界仙岛群岛洲,也就是禅院倡导的跋涉攀登生命的最高境界。

  就这样一个生命禅院,被思童君给驳倒了。

  思童君是如何驳倒生命禅院的呢?请看思童君下面的经典话语。


  “作为一个基督徒,深知自己是一个蒙恩的罪人,了解自己的许多弱点缺陷,因此“挽救拯救”这类的重任是绝对承当不了的。但是从内心深处希望我们大家都能认识耶稣基督,认识耶稣基督的道理,走向永恒的精神自由,走向获救的真理之路,走向永生的生命之路。”
  “大约3年前,雪峰先生在生命禅院网站发了一份帖子,名曰《广义相对论的启示》,读后发现里面有很多常识性错误,于是就写了一篇《aie评述:雪峰大作《广义相对论的启示》(很容易理解的是,这篇文章随后被删除,并且从生命禅院网站开启至今4年, 凡是不符合雪峰先生意愿的帖子都随着一次次改版被删除了),此后不久,雪峰先生就以一篇《桌上不吃肉,桌下啃骨头》作为反驳,在这篇文章里充分展示了作者回避论点闪转腾挪之功夫以及在谩骂之中自娱自乐的才华,对于那些美妙的骂辞,我当然不会与其计较的——因为我一向都认为谩骂不会增加反驳的力量,不会成为支持自己观点的依据,恰恰相反,只能向人们展示其教养该多可怜。有鉴于此,我在网上从未回应过骂辞,并且今后也不会。我坚持认为,文章应该是理性的,一旦 掺入了非理性的气急败坏的谩骂,就相当于把谩骂者自己归为市井无赖的行列了,谁能与一个丧失理性的人一较高下呢?”
  “很简单,雪峰理论的荒谬,在于他说的那些大话空话废话和不自知的假话。”
  “说你是“只有小学数学程度的科盲”你还不服气了?不服气干啥还不懂装懂?你就不觉得很累么?”
  “说实在的,只有像你这样的“小学数学程度的科盲”才会把那些数学公式看成是高深莫测的呀,呵呵。”
  “雪峰你知道思童从不和你对骂,为什么呢?因为谩骂不仅降低了自己的人格,同时还贬低了自己的智商,并且也不符合逻辑。比如说吧,说“雪峰是小学生的数学 程度”是一个事实的陈述;但是说“雪峰是******”就是偷换概念了,因为第一,雪峰与******不能等价的;第二,猪或许不是那么蠢的,至少它不会不懂装懂——如雪 峰那样蠢得可笑。”
  “阿基里斯什么时候成了“骏马”了?这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个有名的悖论,你就不要在这儿显摆了,说实在的,你根本不懂数学,也就不知道无限与有限之间的关系,不知道无限和有限之间的关系,因此你就弄不清这为什么是个悖论。在你看来,无限多的“小段”加起来就只能是无限喽?可笑。”
  “别人不敢说,对雪峰你,我是无法教会你什么的,因为对于一个自欺者来说,对于一个自大者来说,对于一个无可救药的自恋者来说,本身就活在虚幻之中。”
  “有谁指望一个小学数学水平的科盲,能看懂卡-丘空间的数学理论?尽管弦理论目前还没有被科学实验所验证,但是它依然是一个很美丽的理论,它的美丽,绝非禅院作者这样的数学盲所能欣赏的。”
  “人能看到的,是他能在某种程度上理解的东西;很难相信,一个不知维数为何物、不知场为何物、不知微积分为何物、不知逻辑为何物……的禅院作者,能够懂得 什么广义相对论,懂得什么量子力学,懂得什么超弦理论……——盖因这些高级的思维成果,已经远远超出了那个有限大脑所能了解、所能理解、所能接受的范围。 ——哈哈,实在无语了。”
  “别说,口气之大这位跟禅院作者有得一拼,哈哈。”
  “哈哈,这有何难呀,雪峰啊,我可以让你浑身刺挠又哭又笑你信不信?可是我不会对你施展这“法力”的——因为我不屑于这么对待你。”
  “给人以暗示“我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一方面掩饰自己的“实不能也”,另一方面摆出一副“不能”的冠冕堂皇的理由。给禅院作者雪峰先生这么说吧,我也不 要你做更多的奇迹,只要你能说出明天系列批判内容是什么,就能证明你确实具备未卜先知的本领,请吧——别再说来“大地震之前就知道”那种拙劣的谎言了,好不好?”
  “——毫无事实依据毫无理论支持的可笑的主观臆测。”
  “另外,我想作者小时候放过鞭炮吧?你点着一个爆仗捻子,需要什么外力?您不会只玩过摔炮(两截泥巴之间夹着一个发令枪用的硫磺弹)吧?”
  “雪峰几乎不懂数学,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在这类问题上与雪峰的对话,多么不公平。我不愿意欺负一个一个连维数都不懂的人,虽然他在那儿津津乐道地谈论他根本不懂的什么“36维空间”。不懂数学,不懂科学,不懂逻辑——不是禅院作者的错,错就错在将云山雾罩的玄虚野语却冠以“科学”的华丽标签,可笑。”
  “对一个数学程度不足小学5年级程度的人来说,试图了解这类问题,也只能借着一些科学普及性的通俗读物知道一点点,对其深入了解既无必要又无可能。”
  “在某些人的思想里,世界好像只能发生量的变化而不知道质的变化,存在这种机械认识论观点的如禅院作者,产生这样的困惑不足为奇,他的困惑不是科学的困惑,而是囿于贫乏的知识结构导致的。”
  “空间隧道很容易理解,也早就得以实现——多山地区的铁路建设中就有不少。然而把这样一个普通的概念赋予神秘的性质,还真的是禅院作者的一个重大发明:“36维空间相互连接的通道叫空间隧道”。鉴于作者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维度,“36维空间”对他来说是个笑话。正像许多不懂装懂必然会闹笑话的人一样, 作者跟那些人的区别——如果说有区别的话——不过是闹得笑话更多而已。”
  “很纳闷,不通晓数学不熟悉科学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不懂得起码的逻辑知识如禅院作者之类的还是相当罕见的,更为罕见的是,对数学对逻辑学无知的禅院作者却一再公开宣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智慧的千古第一人!”
  “因此数学上没有什么“空间切面”这一说,只有禅院作者不懂装懂才敢生造一个个貌似科学的非科学词汇。”
  “——作者的想象力和科学常识竟然是成反比的,现代科技考察结果,证实了上个世纪魏格纳的大陆漂移说,在2.5亿年到7000多万年前,原始大陆跟现在的模样很不一样,恐怕那时也没有一个叫做“东海”的地方——因为那时还没有形成呢。”
  “本文一开始就说作者的思维混乱、缺乏或者没有逻辑思维的脑细胞,听起来有点儿过分,因为按照作者自己的自我评价,那不叫思维混乱而是高级的“反常思维”啊。”
  “您的错误结论却整个儿地犯了一个“A是非A”的自相矛盾,懂了吗?”
  “看不懂吧?哈哈,您看不懂就对了。说实在的,不仅大家都看不懂(说自己看得懂的拜托给我们解释解释好不好?),我敢断言,作者更看不懂;他只是把一些汉字,七零八碎地摞成堆,就以为完成了一次伟大的“证明”!”
  “一个“迷幻思维综合症”患者的梦呓。”
  “真怀疑作者脑袋里有没有能抽象思维的脑细胞?”
  “你真的以为您能了解爱因斯坦的哪怕一丁点儿科学的内容?就您一个不足5年级小学生的数学水平?”
  “平行线如何“运行”?平行线是您脑袋里的火车吗?您脑袋里有火车还不怎么可怕,可怕的是您口中不断飞驰的火车——莫非形容人胡言乱语的那句“满嘴里跑火车”,就是打这儿得来的?”
  “网上民间科学大师是如何展示自己的无知的?下面这篇大作给了一个很典型的注解。在这篇云山雾罩的奇文中,包含了不少的相当唬人的科学的、数学的“名词 ”:“平行线定理”,“...维空间”,“量子力学超弦理论的平行宇宙”,“空间的变形弯曲”,“黑洞原理”,“平行线会终止在某一时刻点上”,“宇宙全息论”,“直线带有相同的信息”,“物质会瞬间湮灭(进入另一时空)会导致横向时间的产生”,……诸如此类以及等等。单凭这些东拼西凑东拉西扯支离破碎只 鳞片爪的大杂烩就足以断定,作者根本不具备讨论科学的基本素质。因为里面有太多的常识性错误,用来糊弄不明就里的普通公众或许有点儿迷惑作用:“作者真乃 神人也,简直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啊!” 剥掉用华丽的词藻包装的外壳不难看见,这篇大作里头,除了错话空话大话废话之外,空空如也。”
  “哈哈,您自己瞎扯也就算了,怎么敢假冒爱因斯坦的大名蒙骗读者?”
  “但是总有这样的人,把自己根本不能理解的掺入自己的想象,把自己的想象按到科学发现者身上,如果你问他究竟说的是什么?他几乎从来不会做正面回答的——很简单他不懂。”
  “真很佩服禅院作者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如此不懂装懂的勇气,敢于制造一个接着一个的超越“科学”笑料。”
  “作者必须认识到自己对科学的无知和误解,从头学习——这对作者来说,真是勉为其难难乎其难的,以至于他几乎做不到,以至于他只能像把脑袋埋进沙堆的鸵鸟——在他看来,看不懂和没看见是没啥区别的。”
  “禅院作者之“大话时间”与周星驰先生之“大话西游”有得一拼。”
  “大话西游中的唐三藏,以废话多而闻名,禅院作者大话时间,何其相似乃尔。不同的是,人唐长老废话大都是些“正确的废话”,禅院作者呢?”
  “禅院作者的这个奇怪想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恰恰相反,这个可笑的论断只能证实作者的无知和无畏——对无知的炫耀。”
  “还什么“反常思维”呢,真是好笑的很。”
  “还 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的“36维空间”那件事儿么?您可能会面红耳赤地辩解:“我的36维空间不是数学里的36维空间!”说实话吧,你在自己有限的大脑中制造出来的“36维空间”根本就不存在,你也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维度”,否则就不会给自己的幻想物起这么一个可笑的名字了——尽管听上去很美,看上去很令人 眼花缭乱!^)^”
  “——您是在罗列唬人的名词还是在念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
  “您根本就不清楚啥“黑洞原理”,您说的平行线跟黑洞、全息论之类的八杆子都打不着,您说您这么写,得多累呀,没人问您您写的是什么倒也罢了,遇到一个认真的同时略微懂得点儿的,一问您您不就露馅了么?”
  “——真是笑煞人也,自以为是、莫名其妙的胡言乱语莫过于此了。”
  “能否按照作者的上述设想延长甚至无限延长人的生命长度呢?显然不能。因为你不论是在哪儿,不论你在做什么,你都不能改变许多年之前编好了的基因程序。因此用“跟着太阳跑”的方法试图达到延长生命的设想,无疑是痴人说梦荒谬之极。”
  “诺奖评审委员会真是大大地跌破眼镜啊,至今竟未见到获奖候选者名单里面有该文作者的大名!”
  “哈哈,如此自大自恋,还真的非常罕见呢!你以为你是谁?卖弄那些你自己根本不懂也不可能懂得科学名词,的确能唬得了一些善良的禅院草却唬不了对科学稍有一点点了解的人。”
  “如果这种痴人说梦式的呓语也能说成是一个大“发现”,那么恭喜作者——这个大发现的专利权当君莫属。”
  “说实在的,作者缺乏甚至没有丁点儿科学知识不奇怪,奇怪的是,作者竟然如此缺乏最起码的逻辑知识。”
  “如 上所述,作者所“发现”的这八种力,或者就是直接的抄袭借用(遗憾的是抄袭也能抄错),或者是不知所云的胡编乱造。将历史上早已被人建立的科学成果,肢解为既不符合科学有不符合逻辑的梦中呓语,并且毫不汗颜地归为作者自己的“发现”,让稍微懂得一点儿科学的人感到作者如此可怜可悲。正如作者自我表白的自己是文科的出身,那些与科学沾边的文章的“科学”材料的来源不外乎网上搜索引擎的功劳,对也罢,错也罢,跟作者根本不搭界的。因此我不会因作者的相关文章出现许多家常错误就责备作者的科学态度,严肃地讨论科学这件事情本身就大大超出了作者自身的能力。”
  “数学,唯有借助于数学,我们才能对其窥视一二进而把握。离开数学谈科学不啻是隔靴搔痒不着边际。活跃在网上的一些“民间科学家”——“民科”,用专业科学工作者的眼光看,其荒唐表现之所以一望而知,他们下笔千言却言之空空,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他们似乎永远都不能理解他们所津津乐道的东西,绝 不像所谓的科幻大片中所描述的一样玄乎,但毫无疑问地比科幻大片更加丰富多彩。”
  “当一个人自我标榜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物”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维,只有精神病院里那些妄想狂患者才堪与之比肩。”
  “一个既不知科学为何物同时也不知逻辑为何物的人,论及的内容大大超出了他有限的思想,只能留下一堆笑话。”
  “然而看了那么多国内论坛上的民科大师的表演,都不及禅院作者雪峰先生的无知。”
  “说实在的,您在网上抄袭的乱七八糟的东东太多,但是没有哪些是您那个有限大脑能理解的;因为您早已通过您错误百出荒谬绝伦的大作,向人们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
  “哈……作者雪峰先生真是搞笑大师哇!”
  “个别人,应该说是极其个别的人,如雪峰先生,最不能接受的事实是——他不过是一个有限受造物,一个体力智力能力都极其有限的普普通通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方面,都有比雪峰强得太多的但是同样有限的人。”
  “对于不幸生在那个荒诞的年代的人来说(雪峰先生可能不认可这个结论——毕竟雪峰这位前大队党支部书记一再声称要向林副主席一样“高举毛思想伟大红旗”), 雪峰先生的经历一点儿也不寒碜,当然也不辉煌;我也相信此后许多年,雪峰先生必定也读过很多的与科学有关的文章,但是如果没有正规的科学教育背景也没有正规的科学训练,单凭几本“科普文选”(天知道那个年代的“科普”文选里面究竟有多少科学成分——“毛粒子”不就是那个时代的笑话么),显然不能完成雪峰的 “统一大业”的。”
  “说实在的我很难想象雪峰先生是如何凭借着如此低下的数学基础,“探讨”“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量子力学、超弦理论、宇宙全息 论、统一场论,史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的。我持有坚定的“学而知之”的观点,一向对雪峰先生这样的“生而知之”的迷幻者抱有深深的怀疑。他把真正的科学理论和民科八卦并列起来,把科学理论与翻译得很差的科普读物并列起来,足以表明对科学的极端无知,这个话题以后我会在系列批判中谈到的;随便举个例 子,就说雪峰先生津津乐道的“超弦理论”吧?”
  “雪峰先生知道什么是β函数么——这可是弦理论研究的出发点啊,雪峰先生能写出共振的方程么——这可是他一再提到的“同频共振”啊,退而求其次,雪峰先生能求解一个最简单的量子力学问题么?能够理解在二进制中1+1=10么?能理解在三维以上的欧氏空间中存在一个三维正方体么?……大言不惭地说“我进入了准备每天回答300个问题的精神状态”——这样的大胆也只有“狂妄”二字堪可形容了。无知不可怕,也不可怜,更不丢人;我们每个人在许多方面都不得不承认是无知的;可怜的是卖弄无知的狂妄者,因其狂妄之源乃是无知。”
  “跟那种浑沌无知的人,真是有理也说不清。”
  “综观禅院宣称的“科学”,来源几乎无一不是搜索引擎。正如我兄所言,没有互联网,他就一科盲,有了互联网就成了一代“科学智慧大师”,“十个诺奖的候选人”,但是没有一点点科学知识,认为凭借着东拼西凑复制粘贴就能成为速成科学大师,简直也太亵渎严肃的科学了。”
  “科学上通用的科学术语名词,都是公允的为普世科学界承认的。 雪峰生造的“构力”出处何在?有何科学书刊按照你的定义使用过? 有任何科学词典、大全有过你这样的命名和定义?如果你举不出来,就是你雪峰的杜撰,毫无价值的垃圾。你常常随便放个屁就当作真理宣扬,就不怕污染环境?”
  “这才是科学,来不得半点哗众取宠骄奢淫逸。岂是你这个搞政治的支部书记作生意的商人练气功开“佛眼”的科盲学得来的?毫无科学背景,你有什么资格胡诌甚么“构力”?科学界谁会正眼一瞥?科学界有谁正眼一瞥过? 思童观察:”雪峰的数学知识不会超过五年级小学生,物理知识不不过一个技校毕业生的水平,生物学知识更是可怜的不到初中水平……说他是个科盲一点儿都不贬低他。”
  “街痞无赖式的谩骂伤害不了被攻击者,恰恰相反,伤害的正是谩骂者自己的心灵。因为在他吐出这些精妙的骂辞的之前,这些东西已经在他的心里头发酵了。 还有一个主要原因,谩骂者的谩骂,几乎总是理屈词穷的一种无赖行径。如果有道理为何不正面回应呢? 原因还在于,这人极度自卑,明明是我和问号先生的一次严肃的讨论磋商,在他看来就成了对他的讽刺。说他自恋一点不假,难道因为自己不懂装懂,就不允许别人说不懂装懂的人?难道因为脑袋上有疤,就不允许别人说“亮光”?阿Q的思想就是这么传承下来的? “入口的不污秽人,出口的才污秽人”, 试图污秽人的人,首先就把自己给污秽了。 我可以有根据地讽刺,嘲笑,揶揄他,但是我不会骂他,他还不值得人这么认真地对待。”
  “雪峰写《生命禅院》就是惯于生造些狗屁不通的生僻词汇和概念唬人, 什么“反物质世界”“生命是有灵性的反物质”“36位空间”。。。。。 待有空时一一戳穿之。雪峰既然认为是为他宣传,我们就免费为雪峰作广告吧。看看把雪峰骗昏了的魔鬼设下的骗局的真相。”
  “你可曾出版過一本科學著作?你可曾在任何科學刊物發表半篇論文?你可曾出席過任何科學學科的學術會議?你可曾得過任何科學獎?你可曾在任何大學或中學講授過任何科學學科的課程?你可曾拿到過任何科學學科的任何學位?你可曾學習過任何科學學科的基礎課?----你都没有。——小溪?思童?”
  “开始有感动写这个系列,发文之前已经写了好几篇——发还是不发? 讨论这样的问题,或者说与雪峰先生这样的科盲讨论科学问题,不能不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他怪异的思维方式令人诧异。 总也想不明白,一个有限的人为何能够时刻处在一种如此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之中呢?
  实在不愿意“欺负”这样的人,也许只有如此才能让他知道,他多么无知,多么可怜,多么需要帮助; 这帮助就是用他自己的话来揭穿自己的荒谬。 老弟或能看出,愚兄从来没对谁用过这么多的讽刺挖苦揶揄奚落的词汇,把一个沉睡在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的梦境中的人唤醒,是不是很不人道呢?一旦知道现实中的自己与别人没有什么不一样,是不是感到特失望?”
  。。。。。。
  雪峰评语:以上就是基督徒、科学教育工作者思童批驳生命禅院的经典话语。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些证明生命禅院理念错误的科学话语,对他的“科学话语”我已经说过,都是小儿科,我已经就此表达过,如果思童能找到对他的批驳感兴趣的9个人,我就开始对他的核心“科学话语”进行指导,让这位懂数学、懂逻辑的人看看自己的无知到底表现在哪里。
  顺便告诉思童,念你当初对雪峰的好感好心好意,我既往不咎。你认为对的,你去坚持,从此你与雪峰和生命禅院毫无干系,俗话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若继续攻击,那么,你爬上禅院耻辱柱就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
   
  200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