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和武力征服不了穆斯林人民

威胁和武力征服不了穆斯林人民

20-09-16 22:26:15, 分类: default
威胁和武力征服不了穆斯林人民--驳斥******四



雪峰


  穆斯林,意为“顺从真主安拉旨意”的信徒,伊斯兰教教徒都是穆斯林。伊斯兰教是先知穆罕默德受天使长加百利启示而建立起来的,这些启示就是现在穆斯林尊奉的《古兰经》。

  穆斯林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是受压迫而英勇不屈的人民,他们大都真诚、善良、朴实、洁净、勤劳、信仰坚定、勇敢顽强,他们的身上有许多优秀的品质。

  我成长在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这个地方绝大多数是穆斯林,当年我担任农村大队领导人的时候,其中有两个生产队就是穆斯林,我长期与穆斯林人民在一起,深深感受到了穆斯林人民那种淳朴、善良、真诚的情感,可以说,我与穆斯林人民有深厚的感情。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今年回国探亲时,我的穆斯林朋友们依然是热情地对待我,现在担任我当年任领导的生产大队的穆斯林书记,听说我回来了,专程来我家探望我,我三十年前的一个小学穆斯林同学,听说我回来了,专门从很远的地方来看望我,那份真情实意没有随着岁月的朦胧而消失,也没有被商品物欲社会所玷污和埋没。

  只有深深地了解穆斯林人民,我们才能理解穆斯林人民,只有同穆斯林人民打成一片,我们才能体会到穆斯林人民的深情厚意。我现在公司的旁边有一家穆斯林夫妻开的商店,几年来,这对夫妻对我尊敬有加,那份真诚超过了我的国人无神论同胞。与穆斯林人民在一起,你会感受到什么叫真诚和淳朴。

  穆斯林的信仰坚定不移,他们对朋友和善,但是在欺压他们的人面前,他们决不低下高贵的头,基督耶稣教诲我们,谁为他献出了生命,谁就可以获得生命,穆斯林人民就是这样做的,他们随时准备好为真主安拉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一个穆斯林,当他为了真主的神圣事业而献出生命时,他不仅毫无恐惧,却心神极度喜悦,因为他相信,他的生命献给真主了,他可以获得真主的恩典,从而可以生活在真主的乐园里享受永恒的快乐和幸福。

  耶稣在世时教导我们的主要是一个字:“信!也就是信上帝”。对此,穆斯林人民真正做到了。

  当一个人心中有了信,任何力量都无法征服和摧毁他,你可以消灭他的肉体,但你消灭不了他的精神和灵魂。所以说,威胁和武力征服不了穆斯林人民。只有爱,才能化解民族和宗教之间的误会、隔阂和仇恨。

  有些人,他们对穆斯林人民带有偏见,不仅不想消除自身的偏见,却反而变本加厉歧视和仇视穆斯林人民,煽动教唆强化人们的仇恨心理,我想问:“你想干什么?你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让我摘录一段文章,看看这样制造仇恨的人到底抱一种什么心态。

  “多次遭受暴打,三颗子弹打在背上差点丧命,三次邮包******送到家门口,均在他准备接近时被圣灵阻止,然后召警排除爆炸物。哥哥回家时被埋伏的回教徒用刀和斧头杀死,杀人者却不必受到法律制裁,因为可兰经规定可以杀死犹太人和杀死基督徒(包括巴勒斯坦人)而不用上法庭被判罪。这是我听到来自巴勒斯坦的一位基督教牧师亲口所述他自己的遭遇。(****** boxun.com)回教不认圣经,不认耶稣。巴勒斯坦组织创始人阿拉法特在世时就控制不住内部的恐怖集团势力,阿拉法特去世后,巴勒斯坦内部的恐怖集团更加嚣张,哈马斯集团控制的人20年前只占2%,现在占到三分之一,在耶稣出生地伯利恒,离耶路撒冷仅仅15英里,是个只有15万人口的小城市,充满着枪战暴力和军事冲突,使得这个靠旅游为经济命脉的城市陷入困境,害得那个牧师的教会90%基督徒找不到工作,甚至六天断绝饮水。

  巴勒斯坦由回教占绝对统治地位,99.99%是回教徒,为何比例如此高?暴力强迫,不信回教可被处死。中东的回教现在已经堕落为恐怖主义的营垒。回教只认“真主”,“真主”决不是上帝。上帝叫人信耶稣得永生:“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而回教不认圣经中的上帝,更不认耶稣,把杀死信上帝的犹太人和信耶稣的基督徒作为正义行动写入他们遵奉的可兰经。

  有人居然创立新宗教,把“真主”与上帝画上等号,跟回教一唱一和,不认圣经中的上帝,奉穆罕默德为导师,要把针锋相对的回教与基督教硬拉在一起搞“合一”“归一”。这样的新宗教教义还不邪门吗?

  以上信息的来源据作者说是“这是我听到来自巴勒斯坦的一位基督教牧师亲口所述他自己的遭遇。”

  道听途说的信息成了煽动教唆人们仇视歧视穆斯林人民的“证据”,这还有王法吗?

  我们且不说这位“基督徒牧师”所说是不是真实,是不是加了油添了醋,我们从作者的文章中知道,只有十五万人口的城市伯利恒最多只有15位基督徒,因为作者说“99。99是回教徒。”可想而知,这位“基督徒牧师”具有什么样的心态。

  让我们来回顾历史,回顾十字军东征爆发的契机。

  “三个世纪以来,除了守卫欧洲门户的两个国家--西班牙和东罗马帝国,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一直保持着基本的和平。在公元七世纪,穆罕默德的信徒征服了叙利亚,控制了基督教的圣地。但他们同样把耶稣视为一位伟大的先知,并不阻止前来朝圣的基督徒。在康士坦丁大帝的母亲圣海伦娜于圣基的原址上修建的大教堂里,基督朝圣者被允许自由祈祷。”

  “一些意大利城市在小亚细亚和巴勒斯坦沿岸拥有小块的贸易殖民地,由于担心失去自己的财产,便散布一些可怕的故事,绘声绘色地描述土耳其人是何等残暴如何迫害、屠杀当地基督徒的,听到这些故事,整个欧洲沸腾了起来。”

   接着,摧残生命的十字军东征开始了。

   今天,又有人散布一些道听途说的可怕故事,绘声绘色地在描述回教徒是如何残暴迫害、屠杀基督徒的,这一幕演得惟妙惟肖,可这种道听途说的故事惊心动魄,如果我们缺乏理性,这种故事将成为引发一场摧残生灵的新十字军东征的导火索。

   说生命禅院“邪门”,到底谁“邪门”,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